109.jpg  

 

認識伊坂幸太郎的推理小說始於《死神的精確度》,愛聽音樂的死神千葉到人世觀察要調查的人是否「該死」,在千葉與這些人的互動中,我們隨著死神的視角看到多元的人性,從中感受人世間的冷暖溫情、傷心與無奈,最後這些看似獨立的故事又巧妙的產生關聯,綻放生命的光輝。這部小說與改編電影所產生的迴響在心中激盪多時。

 

 115.jpg  

 

伊坂幸太郎的小說擅於布局,在多重支線行進中慢慢描繪出事情的原貌,前後人物與事件相互交錯,最後彙整成一條主線,真相也隨之出現。小說《蚱蜢》中以高中老師鈴木、殺手鯨和蟬三人的視角來敘述所觀所思所為,原本互不相識的人物因為寺原犯罪集團而產生連結,最後交織出人性的善良與醜惡以及邪不勝正的宗旨。

 

電影做了許多刪修以精簡人事物,另將眾多支線重新編排組合,讓主要人物與事件能更聚焦;由鈴木(生田斗真 飾演)、鯨(淺野忠信 Tadanobu Asano )和蟬(山田涼介 飾演)三位主角與其他相關人物之間的互動,牽引出善惡兩股對峙的力量,並從鈴木的悲傷絕望中看到高貴人性散發出的光明與希望。

 

 113.jpg  

 

導演瀧本智行將這齣懸疑劇拍得律動感十足,尤其以的初次殺人大會極具黑色喜劇精髓,配樂生動、割頸殺人幕幕流暢狂放,是劇中最亮眼一段;鯨與蟬兩人對決一幕賦予了獵人與獵物角色相互轉換的衝突張力及之後成為彼此可敬敵人且相知相惜的反差諧趣。日本具有黑道色彩的電影其動作戲時常流於浮誇,本劇則展現了另一層次的暴力美學。

 

 116.jpg  

 

殺手仲介岩西(村上淳 Jun Murakami)對於歌手傑克‧克里斯賓的迷戀與蟬對於蛤蜊的喜愛是同出一轍的,就如岩西愛引用歌手傑克的話與蟬愛看著蛤蜊吐泡泡,他們都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心安,得到安身立命的自在。他們倆人如鏡像般反射的相仿性格以及到最後相濡以沫的情誼在劇中有動人的刻畫。

 

 111.jpg  

 

從文字化成影像後,原著中多人視角的紛雜敘述能快速整合,以爬梳出人物與事件的輪廓,進而深入主題核心;但另一方面,卻也彰顯出劇情的幾處不合理。

 

其一、寺原黑道王國的少爺死於非命,應該會出動整個集團的菁英與殺手去緝凶,如何會只靠未接受過訓練的新進員工鈴木去跟蹤調查嫌疑犯「推手」,然後其他人沒事般的守在電腦前用GPS鎖定鈴木行蹤?後來又只憑一通電話一張相片不必經過嚴謹調查就認定鈴木是幕後主謀而欲殺之。

 

其二、寺原身體有疾無法行走,平日蝸居於他的豪華皇宮下達指令,當然大可以將鈴木抓到他的宮殿審問凌虐,又何必大費周章出巢穴去辱罵鈴木,讓敵方有機可乘一舉殲滅這麼大的非法組織?(我本來以為寺原外出是要參加兒子的告別式,還刻意下了一場磅礡大雨呢)

 

此外,既然與寺原黑道相抗衡的暗殺組織這麼強大,有「推手」這樣的人物可以輕易解決掉寺原之子,又何須引導鈴木這位手無縛雞之力的高中老師去假面復仇?

 

推理懸疑電影中看似雲淡風輕卻自然而然環環相扣的劇情自會產生一股震懾的力道,如《死神的精確度》;但如果迂迴的支線處理失當則會成為稍嫌刻意的矯情,可惜,這齣《蚱蜢》電影因某些情節的鑿痕太深即屬於這一類。

 

 112.jpg  

 

電影以「蚱蜢」命題是取蚱蜢因數量眾多群聚相爭相鬥產生型變而成兇惡蝗蟲,來譬喻密集群居人類與蝗蟲類同的異常與惡質;導演則以澀谷街頭人群來來往往萬頭鑽頭的快速攝影來表現出蝗蟲過境的意象。

 

每個民眾都如一隻蚱蜢,當人口越來越密集擁擠,形成資源與利益分配不均,此時貧富差距越形擴大,幻化成蝗蟲的惡人或犯罪組織便橫行霸道肆意作亂。如:萬聖節的澀谷夜晚,因一起車輛故意暴衝而撞死多位路人,雖有民眾上前搶救,但也有民眾拿起手機拍照上傳死人屍體而興奮不已,這些就是變形的「蝗蟲」;又如寺原的非法組織更是殘暴的蝗蟲大軍。(但其實小說中只以綠色蝗蟲和變成凶暴的黑色蝗蟲來論述,沒有提到“蚱蜢”轉化成“蝗蟲”過程。)

 

 110.jpg  

 

飄忽來去的鬼魂對鯨說了句「人無法逃避過去」。過去曾經傷害過我的人、過去我曾傷害過的人、過去用盡心意去愛的人、過去付出的情感、辜負的感情…都無法抹去。尤其是自覺虧欠的事更會形成一股氣圍繞在你四周,隨時隨地都能感覺到,所以,鯨會看見自殺群象的幻影、蟬會耳鳴,那是心底承認的罪惡幻化成的特定干擾形式,它會不定時出現在生活中折磨你、凌遲你,至死方休。

 

這兩個江湖殺手潛意識中背負著一股愧疚,於是自絕於塵世,鯨除了執行任務之外就住在廢車場的拖車內不與人往來,蟬則只有岩西一個朋友。他們執行任務時是絕對冷血的,平日對於四周人群是絕對疏離的,保持疏離才能冷血;而在有限空間中的人類則是因為過於密集而產生情感的疏離,疏離又造就出冷酷。最後鯨與蟬打鬥時一起躍下大樓,雙雙死亡後成了浪跡天涯的鬼友,竟打破了他們之間的疏離。

 

 114.jpg  

 

而人世間雖有這麼多的不公不義,鈴木與百合的善良與博愛,在幾近無聲無息的奉獻中,凝聚了另一股正義的力量制衡著疏離與冷血,宛如美味食物封存於「時空膠囊」,成了溫暖情誼的延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舞影‧艾蜜李~~Emilee's movieland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