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jpg  

 

上個月預先查看暑假檔期院線片時就有點兒傻眼,怎麼許多影片都是具有“歷史淵源”的續集或重啟之作啊?這對於近幾年才花多一些時間接觸電影的我而言,常常會陷入天人交戰的境界:to be or not to be?去看或不去看?(這句經典台詞是這麼用的嗎)

 

關於曾經觀賞過前集的影片,因為當時沒有寫電影文加上記憶力欠佳,所以雖然看過也差不多忘了;而從來沒有看過的,不是要追前作就是要先閱讀大筆相關資料;《星際爭霸戰:浩瀚無垠》即是屬於後者。由於今年欣逢ST五十周年,於是就“外行看熱鬧”般首度飛入這宇宙觀無邊無際的故事裡了。

 

特別看過重啟的3ST資料與介紹短片後,真正在電影院觀看此片時,新舊故事輪軸就在大腦裡神奇的聯結了,也感受到此系列影片所帶來的震撼。總之,導演林詣彬Justin Lin拍攝此續集電影成果不凡喔,觀看新一集ST後的心情,要改編余秋雨的語錄來描述:ST,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你的未來我將一路跟隨(實在演很大)

 

 22.jpg  

 

本片結合現實與想像的宇宙觀望之驚嘆,節奏明快配樂磅礡,對立雙方的攻擊爆破場面聲勢浩大。此外,故事線完整,呈現多元種族和文明融合的主題,核心議題明確。最令人稱道的是,劇中人物性格鮮明,主角配角皆有所發揮,對話頗富哲思,企業號成員之間情感交流深刻,濃厚情義讓人動容。

 

 19.jpg  

 

唯一的疑惑是潔拉Jaylah(蘇菲亞波提拉 Sofia Boutella)雖刻意隱藏了富蘭克林戰艦,但我仍對阿塔密德星領導人克羅Krall(伊卓瑞斯艾巴 Idris Elba)為何不清楚他的星艦所在地而不解。(題外話,克羅的造型和《冰與火之歌》裡的異鬼首領好像啊)  

 

23.jpg  

 

落入克羅詭計的寇克艦長Kirk(克里斯潘恩 Chris Pine),因企業號受到蜂群艦隊猛烈攻擊,眾艦員於企業號墜毀前駕駛救生艇逃離,劇情分成四條支線並進,具體描繪出企業號成員的個性與相互扶持的情誼。

 

 18.jpg  

 

分散的艦員中,寇克艦長與契可夫Chekov(安東葉爾欽 Anton Yelchin2016年6月19日意外身亡,默哀)想方設法找尋夥伴;麥考伊醫官"Bones" (卡爾艾本Karl Urban)照顧受傷的史巴克Spock(柴克瑞恩杜 Zachary Quinto);史考特Scotty(賽門佩吉 Simon Pegg)一人獨行,後來碰到友善的異星人潔拉;而烏胡拉Uhura(柔伊莎達娜 Zoe Saldana)為了救寇克艦長被克羅抓走,之後與蘇魯Sulu(周約翰 John Cho)等人在一起。

 

這些四散分離的艦員後來在一艘失蹤甚久的富蘭克林星艦而再度會合,共謀解除宇宙危機大計,眾人不分你我各獻所長各司其職,勇敢的完成艱難任務。

 

 24.jpg    

 

這回,企業號艦員對抗惡勢力的活動範圍比之前廣闊,除了在兩艘飛行船艙內,還到達異星球阿塔密德星和23世紀科技大都市約克鎮Yorktown,因此,視野也隨之無限延伸。

 

阿塔密德星的尖銳岩石景觀充滿冰冷與蕭索,約克鎮則與之截然不同的洋溢著朝氣與活力。尤其是約克鎮的外圍透明玻璃圓罩與超現代化的城市造景,其魔幻魅力讓人心嚮往之,也因此理解了企業號在宇宙間探索未知世界和生命體其任務的可貴。

 

25.jpg     

 

片中出現許多對比反差的符碼,賦予了這齣科幻動作片特殊的人文溫度,饒富興味。

 

除了新舊兩艘星艦以及阿塔密德星與約克鎮的景觀互相映襯外外,開朗、衝動、知變通的寇克艦長與拘謹、冷靜、重邏輯的史巴克中校其性格也形成對比。

 

連麥考伊醫官對待這兩人的態度也是,麥考伊對寇克知心貼心(生日前夕與當天的慶賀),卻習慣對史巴克吐槽唱反調,但這部分倒是製造許多幽默與笑料就是了。最強力的設定開場寇克艦長拿去異星球示好卻不被接受的小小禮物,竟是可以改變宇宙現狀的巨大神器。

 

21.jpg  

 

對同一件事情的不同角度解讀,則產生了雙面對比哲思,更帶來反思力道。

 

Spock: Fear of death is illogical.

Bones: Fear of death is what keeps us alive.

 

當史巴克獲知老年的自己死亡消息時感嘆:「害怕死亡是不合邏輯的(死亡是每個人的終點站,何須畏懼)。」麥考伊則回應:「恐懼死亡才使我們努力生存下去(因為怕死亡那天太快到來,就更要活得精采)。」而平行時空裡,史巴克的「生」與「死」也是一種對應。

 

克羅問烏胡拉為何犧牲自己去救寇克,烏胡拉回應寇克遇到此狀況也會如是做,而且只要寇克沒有死就一定會來救他們。此時克羅說:「團結不是你們的『強項』,團結是你們的『弱點』。(因為團結,你們反而會為了救隊員而陷入危機)

 

克羅的話聽似有幾分道理,但事實證明,克羅想錯了,企業號墜毀造成艦員“分散”,卻凝聚他們更強大的能量“團結”一致抵抗外侮。

 

20.jpg   

 

面對眾人對廣闊宇宙所生的迷惘,寇克直陳:「『未知』從來都不存在,它只是還被隱藏著。(現在的“未知”絕對會是將來的“已知”)」就如約克鎮、開場的小矮怪星球與阿塔密德星,這些場域皆從「未知」而變成「已知」了。

 

然而,星際聯邦在宇宙間探索未知的大舉開疆拓土,卻又成為引發克羅仇恨心結的引爆點,幾乎摧毀了約克鎮。有時,同個事件產生相對立面時,可能會造就出相異的結果。

 

末段,寇克與克羅兩人在約克鎮大氣調節氣器中互搏,寇克對克羅說:「我寧可因為救人而『死』,也不願『活』著卻來殺無辜的人。」

 

26.jpg   

 

這生與死的泰山鴻毛之對比也牽引出本劇的核心議題--「迷失」。

 

開場,寇克對於日復一日的星艦任務有了倦怠感,甚至產生了懷疑,他想申請不必在太空中航行的中將職務,將艦長職務交給史巴克;瓦肯星滅亡後,史巴克也對自己在企業號的工作產生質疑,他想放下與烏胡拉的感情,回新瓦肯星去追尋另一個救贖。這兩位企業號的重要成員對於未來產生困惑,在信念裡迷失。

 

克羅原是舊星艦富蘭克林號艦長,後因執行任務時戰艦成員傷亡慘重僅剩下三人,他的痛苦形塑成復仇的執念,之後轉由挑戰星際聯邦。原本致力於宇宙和平的他,良善初衷迷失於仇恨中,最後成了製造動亂與想要毀滅宇宙星球的殺手。

 

27.jpg   

 

由於克羅艦長的復仇對宇宙星球投下劇變的震盪,激起寇克和史巴克當初參與星際冒險的熱烈情懷,為了宇宙安定、為了太空船艦、企業號成員,他們終於走回當初選擇的道路。

 

當史巴克看著老史巴克(李奧納德尼摩伊Leonard Nimoy2015年2月27日過世)的遺物裡那張在艦橋留影的照片,心中感慨萬千。未知是神祕的、危險的,卻又是迷人的、華麗的,繼續探索宇宙未知的使命傳承,將是企業號成員未來不變的職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舞影‧艾蜜李~~Emilee's movieland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