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jpg  

 

戰爭中的暴戾之氣會蔓延,會滲透到士兵與民眾的靈魂中,讓許多人漸漸變成沒有人性的野獸。因此,戰爭的無情與恐怖絕不會只出現在廝殺的戰場上,它還會延續到戰爭結束之後。不管戰勝或戰敗,二戰這首大時代悲歌讓參戰國的士兵與百姓都付出難以估量的沉痛代價。

 

261.jpg   

 

【精采的敘事手法】

 

《拆彈少年》故事主軸敘述19455月二戰結束後,丹麥軍方強迫德國少年戰俘拆解海岸邊數百萬顆地雷,完成任務後才能回德國。我在觀影前就很好奇拆地雷一事如何形塑成一齣戲?事實證明,編導馬汀·贊帝維Martin Zandvliet的編劇技法著實精湛,從開場濃重呼吸聲到結束時回頭遙望都牽引著我的心。

 

英文片名是「Land of Mine地雷區」,場景幾乎都集中在埋著地雷的丹麥西海岸,角色就分德國少年兵和丹麥軍人兩派,劇中場景與人物不多,故事線也簡單,Martin Zandvliet巧用流暢的多重轉折和震撼的爆破影像,凝聚出既驚悚又感人肺腑的好戲。

 

每一處轉折都存在著敵我對立的衝突、人性的試煉與抉擇的煎熬,讓觀眾覺知戰爭所製造的仇恨會在戰後持續發酵,也帶領觀者從不同視角去發掘受害者與加害者在戰爭前後交換錯置的弔詭關係,讓人省思也令人哀嘆。

 

263.jpg   

 

【戰爭遺毒禍延子孫】

 

因德國納粹獨裁者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侵略企圖心興起大型戰爭,將多國人民推入人間煉獄。二戰到了1943年左右,德國能從軍的成年男人越來越少,於是17歲以下的青少年就成為被徵召的生力軍。

 

未成年少年兵被洗腦(為國效忠、當國家英雄)被訓練後,作戰技能、身高雖無法與成年人相比,卻具備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更擁有成年人沒有的優勢能讓敵軍輕忽他們而奪得先機。然而,畢竟年紀小又作戰經驗短缺,德國少年兵團上戰場後人數快速銳減。

 

267.jpg   

 

關於赴戰場一事,這些少年兵是沒有任何選擇權的,服從者穿上軍服上戰場,舉白旗或逃走者一律被處死。同樣以二戰為背景的《怒火特攻隊Fury 》,片中就曾出現不敢作戰的少年被掛上「膽小鬼」牌子並吊死在樹上的場景。

 

本該在學校求學的學生,在家庭受呵護的孩子,因為一場戰爭,將他們全部捲入血腥風暴。1945年,在丹麥西海岸線的少年戰俘咬牙忍耐所有痛苦,逼自己適應逼自己成長,期望能逃出這場拆地雷夢魘,回到故鄉,回到親人身旁。

 

這樣的心願,在拆解地雷的步步驚魂中,被火藥炸得粉碎。在丹麥軍官的仇恨與報復中,回家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成年人世界裡權力之爭所種下的禍根(戰爭、地雷),戰敗後卻由一群懵懂的少年來償還,不但有違人道主義,更是二戰的歷史共業。

 

 269.jpg    

 

【戰爭中幻化的野獸】

 

丹麥國土緊鄰德國,1940年被納粹德國略地侵城,直到1945年德軍戰敗投降才恢復自由。被德軍佔領五年所凝結的怨恨,讓丹麥軍官的滿腔怒氣在面對德軍戰犯時毫不掩飾的宣洩而出。開場一群垂頭喪氣德軍中有一人披著丹麥國旗,被軍官卡爾Sgt. Carl Rasmussen羅倫‧穆勒 Roland Moller瞧見,立即上前火爆的對其拳打腳踢,Carl的行徑正代表丹麥人對德國人的不屑與痛恨。

 

戰爭期間,德軍預期盟軍會從丹麥西邊海岸線登陸,所以沿著海岸線埋了數百萬顆地雷,這些地雷區在戰爭結束後成為丹麥迫切處理的大事。於是,留在丹麥的德軍戰俘就擔當起拆除地雷的重任,這些德軍中包含了尚未成年的少年兵。

 

265.jpg   

 

從軍前少年兵被訓練殺敵技能,戰後被丹麥軍官訓練拆解各式地雷的技巧。這群少年匍匐在海灘上,用一根細棍插入沙中尋找地雷,然後慢慢旋轉開地雷孔蓋,再把中間的雷管輕輕拿起,看似簡單的拆除步驟,只要稍有輕忽就被炸得血肉橫飛。220萬顆地雷是多麼沉重的負荷啊!

 

這些少年要與拆地雷作戰,也要與飢餓和恐懼對抗。他們將回家當成信念努力活下去,但丹麥軍官的刻意虐待,讓少年兵只有水喝,幾乎沒有食物可以吃。餓到受不了,半夜偷回吃下肚的糧食卻是老鼠屎,集體嘔吐虛脫。

 

士官長Carl後來偷渡食物給少年兵吃,被長官艾比Lt. Ebbe JensenMikkel Boe Følsgaard 飾演發覺。一晚,Ebbe帶著其他丹麥軍官將睡夢中的少年兵叫出來,朝他們灑尿、強逼其做猥褻動作且極盡所能的嘲笑,對少年兵施以精神與肢體的凌虐。

 

戰爭時的受害者(丹麥軍人與民婦幻化成沒有人性的野獸,在戰後成為可怖的加害者。這一顆顆復仇心重的人性地雷比海邊地雷更令人膽顫心驚,更無從拆解。

 

266.jpg   

 

【地雷區的人性光輝】

 

原本對德軍恨之入骨的Carl,負責帶領十一名少年兵拆除地雷。Carl與他們朝夕相處,發現他們只不過是一群被納粹利用的小棋子,一群單純又想家的孩子。在少年兵威廉因疲累飢餓誤觸引信被炸斷雙手,又在賽巴斯汀SebastianLouis Hofmann飾演的誠懇建言下,Carl也對這群孩子動了惻隱之心。

 

Ebbe對少年兵的刻意欺負,更讓Carl看清德國、丹麥成人的卑鄙殘酷與少年的不幸與無助,他漸漸與少年兵站在同一陣線,給他們充足食物、夜晚不再上鎖,還和他們一起踢足球、賽跑。陽光下奔跑的少年,彷彿已遠離戰爭荼毒的苦難。

 

260.jpg   

 

美好時光來去匆匆,愛犬不幸被地雷炸死讓Carl情緒失控,決定收回對少年兵的人性化管理。不久,海岸邊民宅的小女孩Elisabeth竟誤闖地雷區,少年兵不計前嫌(被誤導而吃了老鼠屎),立刻跑去救Elisabeth,最後被雙胞胎弟弟恩斯特Ernst救回(報了麵包之恩)Ernst隨後自踩地雷,隨著思念的哥哥Werner上了天堂。

 

這一幕幕映入Carl眼簾,讓他感動又自責。原本敵對的兩國人民,在艱難的年代裡讓善念發了芽,綻放出人性光輝。

 

 264.jpg  

 

少年兵終於拆解完地雷完成任務,六名少年們邊搬地雷邊訴說回鄉後的夢想時,一個未拆除的引信又爆,瞬間炸死六名少年,最後僅剩四名。計畫裡已經可以返國的四名少年兵,長官Ebbe卻食言並準備將他們送往另一地雷區,Carl抗議無效,決定堅守諾言違抗軍令。

 

陪伴少年兵拆除地雷期間,Carl經歷了跌宕的心境轉折,認清了戰爭所製造的罪惡,德軍少年兵的純真,洗滌了Carl的仇恨與狂暴Carl願意為他們犯軍隊之不韙。四名少年跑向德國邊界時的背影,是重生,也是彼此的救贖。

 

268.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舞影‧艾蜜李~~Emilee's movieland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