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jpg  

 

這不是一部在海上冒險犯難後取得勝利凱旋而歸的勵志影片。這是一則懷抱著希望出海,歷經兩百多個日子後終究無法歸航的悲傷故事。故事裡有溫情、有期待、有寂寥、有徬徨、有欺瞞、有恐懼,還有最後的溫柔慈悲。

 

223.jpg   

 

19681031日,參加英國《週日泰晤士報》金球盃不靠岸單人環球航行賽Sunday Times Golden Globe Race」的唐諾·克羅赫斯特Donald Crowhurst揚帆啟程,經歷七個多月的航行,在家人、報社記者、投資者與故鄉民眾盛大歡迎其歸來的前夕,卻得到Donald失蹤的訊息。

 

1969710日,Donald駕駛的「廷茅斯電子號Teignmouth Electron」被尋獲,但Donald仍行蹤不明。

 

224.jpg   

 

根據Donald留在船上的航海日誌記錄,眾人推斷Donald已投身於大海。《週日泰晤士報》專欄編輯尼可拉斯·托馬林Nicholas Tomalin和羅恩·霍爾Ron Hall合作撰寫的報導文學《The Strange Last Voyage of Donald Crowhurst》則於1970年出版,而2006年時,英國將此事件拍成紀錄片《深水Deep Water》。

 

到了1989年,法國人Philippe Jeantot創立「旺迪單人不靠岸環球航海Vendée Globe」比賽,自1992年以來每四年舉辦一次,它是單人環繞世界一圈共五萬公里的帆船比賽,號稱是全世界最殘酷極限運動。2014年影片《逆轉風帆Turning Tide》即以此競賽作為主要內容。

 

225.jpg     

 

曾執導《愛的萬物論Theory of Everything 》的英國導演詹姆士·馬許James Marsh,在距離Donald參賽的五十年後拍攝《獨帆之聲 The Mercy》,除了儘可能還原Donald比賽前與航海時的處境,並選擇較平鋪直敘及隱晦的方式來述說Donald夢想幻滅的悲劇。片中Donald在汪洋大海中與暴風雨的搏鬥、與故障船的角力等場景幽幽微微,力道顯然不夠強勁,但對於主角心情起伏的刻畫則十分傳神。

 

導演捨去另八名參賽者的相關支線,劇情聚焦於和Donald有關的兩條主線:一是Donald的海上航行生活與心情;一是Donald的家人、朋友在英國等候的情境。此外,藉著Donald和家人溫馨互動的層層回憶,以極壓抑困頓的氛圍烘托出Donald百轉千迴的煎熬與痛苦。觀者能走入Donald的內心世界,為其掬一把同情淚。當然,這也要歸功於柯林·佛斯 Colin Firth的細膩詮釋。

 

221.jpg   

 

【播下夢想種子】

 

19668月到19675月期間,英國水手弗朗西斯·奇切斯特Francis Chichester完成了一次單人環球航行(途中僅停靠澳大利亞一站),回到英國後被伊莉莎白二世女王封為爵士。這樣的事蹟與榮耀掀起了航海熱潮,贊助Francis Chichester的《週日泰晤士報》決定舉辦一場不靠岸的單人環球帆船賽,以5000英鎊獎金吸引航海水手參加。

 

當時,唐諾·克羅赫斯特Donald Crowhurst(柯林·佛斯 Colin Firth)已成立一家無線電子公司,無奈生意一直沒有起色。看了Chichester爵士的經歷,平日喜歡乘風出海的Donald決定參加帆船賽,一來可以有機會得獎金解除經濟困境,再者可以推廣自家的產品「航海導航儀器」。

 

「不能決心成為非凡之人,要下定決心成就非凡之事。」於是Donald策畫訂做一艘三體帆船「廷茅斯電子號Teignmouth Electron」進行單人環球航行,Donald在未知的旅程裡播下夢想種子,並期望這顆種子在此帆船上發芽茁壯。

 

219.jpg   

 

【海上的極限挑戰】

 

在家人與贊助商的支持下,Donald的航海計畫如火如荼進行著。但很多事都是初次接觸,計畫趕不上那源源不絕的變化,因此從預定的19686月要啟航,一直延後到10月時「廷茅斯電子號」仍沒有完全製造好,心急如焚的Donald想打退堂鼓卻不被投資者接受,最後只好在1031日出航。

 

在心理、生理與帆船都沒有準備周全的狀態下,Donald又遇上船艙進水以及自己遠航經驗和技術不足的殘酷現狀,一波波考驗襲來,思念家人的Donald既寂寞又惶恐。海上的日子變幻多端,平靜時觀看海鳥弄潮、海豚嬉遊頗愜意悠閒;暴風雨來臨時忙亂的操作儀器、控制帆船,在死神旁邊擦身而過。

 

所有極限挑戰的身心痛楚都比不上見不到妻子克萊兒Clare瑞秋·懷茲 Rachel Weisz和三個兒女的椎心,聖誕節前Donald獨自吹奏口琴,〈平安夜〉的每個音符化成悲傷的旋律。不能辜負家人和投資者的期待又自知難以承接南冰洋試煉的Donald,在心中下了一個無法原諒自己的決定。

 

220.jpg   

 

【迷失的靈魂】

 

好幾次想放棄的Donald,一想到當初承諾要為投資者帶來名聲帶來商業利益、想到此次遠航是為了帶給家人穩定的幸福生活、更想到要為孩子留下父親的典範…他失去了返回廷茅斯小鎮的勇氣。種種壓力讓沒人可以交談、靈魂漸漸迷失的Donald成了大謊言家。

 

Donald決定在較安全的海域航行而不往既定路線前進,他偽造行駛的航線並提供報社假新聞,在當年沒有GPS定位且無線電通訊也容易「失聯」的狀況下,眾人根本不會想到Donald的計謀,大家還高興的慶祝Donald航行進度順利並且超越其他選手。

 

航行第125天到達阿根廷時,Donald甚至還靠岸並登陸。Donald心中冀望另一名表現很好的選手泰利先順利返回後他再回去,這樣民眾就不會嚴格審視他的航海行程,他也能順理成章對投資者和家人有交代。

 

天有不測風雲,泰利為了不讓Donald趕上而加速航行,結果竟翻了船而失去比賽資格,Donald成了海洋中唯一的參賽者,這成了壓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Donald幾乎失去了生存意志。

 

217.jpg   

 

【無法歸航的風帆】

 

Donald深深體悟到在大海中航行,不是用英呎、英吋來測量,而是以恐懼的程度來衡量。當只剩下他一名選手時,他的心情瀕臨崩潰,開始幻聽幻視呈現半癲狂狀態,感覺隨時都可能死去。

 

大自然迫使宇宙的生命犯了隱瞞之罪,作假的Donald無臉見江東父老,自知無法逃脫輿論和道德譴責,此種沒有後退之路的絕望,讓他僅能以自己的性命來贖罪。

 

在神智清醒時,在風和日麗時,Donald為自己的命運譜下終章。Donald自認為此時此刻回不了頭並不是上天殘忍,因做錯事的自己還保有決定權,也有選擇怎麼做以降低對家人傷害的機會,這是一種慈悲。陽光燦燦,Donald抱著大鐘投向大海,結束七個月又2天,共一萬三千哩的航程。

 

Clare對記者們說「真相總是不精采」,今天Donald成了無法歸航的水手都出於你們激進的心態,航行時過度期望與不成功時的責難,讓「你們不殺DonaldDonald卻因你們而死」,如果他真的跳海了,也是被大家推下去的

 

Donald一家人對彼此的愛無限,Clare帶著兒女到碼頭為Donald祈福想著同一件事就能心意相通期望在未知世界的Donald能感受到家人對他永遠的愛。

 

222.jpg   

 

【原著相關資訊補充】

 

﹝一﹞、唐諾·克羅赫斯特Donald Crowhurst生於1932年,參加環球航行賽時居住在英國薩莫塞特郡布里奇沃市,1968年出航時36歲,1969年投海自盡時僅37歲。

 

〈看看柯林·佛斯 Colin Firth(1960年9月10日生,現年57歲)飾演小他二十來歲的角色竟毫無違和感,更驚奇的是在船上打赤膊工作時更顯年輕~〉

 

﹝二﹞、「金球盃不靠岸單人環球航行賽Sunday Times Golden Globe Race比賽規則

 

1.起點與終點必須是不列顛群島的港口。

 

2.必須行經所有位於南半球的世界三大海角:〈a〉好望角〈b〉露紋角〈c〉合恩角。

 

3.出發時間於1968.6.11968.10.31之間(所以Donald才會在趕在10.31當天出航)

 

﹝三﹞、航線說明

從英國港口出發Donald在廷茅斯Teignmouth港口出航)→行經大西洋到達非洲好望角→橫跨印度洋到達澳洲露紋角→穿越太平洋到達南美洲合恩角→行經大西洋回到英國港口。 

 

Donald從英國廷茅斯出發後其實只在大西洋海域航行。

 

﹝四﹞、Donald造假傳回英國的訊息讓不知情的人振奮不已,不過弗朗西斯·奇切斯特Francis Chichester爵士曾對Donald的航程、回傳的方位及航行速度提出質疑,但一直沒有被即時處理;還有一位比賽單位的航海顧問提出疑問也未被正視。總之,大家猶如集體被下蠱般完全信任Donald的說法。

 

﹝五﹞、Donald航行大約5周後就有意識的進行欺騙行為,航海日誌從125日後是偽紀錄,他傳給經紀人羅德尼·霍爾沃斯Rodney Hallworth的電報語焉不詳,而且永遠只有下一個要到達的地點而沒有現在的定位,但Rodney不疑有他,總是盡可能美化這些電報內容,並將這些訊息傳給電視與報社。

 

﹝六﹞、根據航海日誌與相關人士訪談,Donald自認無法駕船穿越南太平洋「咆哮40度」,故在南大西洋附近漂流,計畫接近可以歸航時間時再北上返回英國。但他發現自己無法寫出真實的航海日誌,內心飽受折磨。

 

Donald的航海日誌寫到1969624日,無線電紀錄到629日。1969710日,他的三體帆船在北大西洋正中央被一艘巨型油輪「卡迪號」發現,此處距離英國廷茅斯港口約1800哩。

 

※事件發生後,大家體認Donald因為過度樂觀(以為假日航海經驗與短期受訓就能勝任環航)又極度混亂(帆船設備不周全、機械故障、孤單恐懼),故造成這個悲劇。

 

若以成功與否論英雄,一旦故事有圓滿結果時,大家會讚美這是Donald決心與勇氣的表現;反之,則成了負面教材。然而,不論成功或失敗,有時候一件事情的結局不是一個人所能掌控的,它可能是集眾人之力而促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lee 的頭像
Emilee

舞影‧艾蜜李~~Emilee's movieland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