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jpg  

 

近幾年日本導演是枝裕和Hirokazu Koreeda執導的影片在坎城影展上大放異彩,多年耕耘有成2018年更以《小偷家族Shoplifters》獲頒第71屆坎城影展最高榮譽金棕櫚獎。   

 

此片之前,個人觀賞過是枝裕和2013年《我的意外爸爸 Like Father, Like Son》、2015年《海街日記 Our Little Sister》與2016年《比海還深 After the Storm》等作品,留下深刻印象。

 

這三部影片以家庭為主軸敘事,劇中角色由生命進程裡日常生活發生的大小事來探測家人的情感、表達對家人的期望和抒發個人的感受,繼而與自己或與家人達成心靈的和解。影片內涵見微知著,從一些家人相處與生活瑣事啟發觀眾思考社會倫常與價值觀,風格清新自然、溫潤動人。

 

84.jpg   

 

是枝裕和多由自己編寫劇本,往往簡單的故事裡就蘊含著深刻的人生道理。他習慣在故事後段揭露隱藏的真相而造成劇情轉折,也用來呼應前段的鋪陳。

 

不管對家人(父親、母親或小孩)有多失望、多憤怒與不諒解,最後會發現這個家人不是自己所想的那麼單向、片面,或是那麼不近人情,父親、母親(或小孩)還是會在乎孩子(或父親、母親),默默關懷著、崇敬著或以他為榮,然後心裡擺盪多年的不平不滿甚至是心魔漸漸消失了,有了勇氣走向新的人生旅程。

 

77.jpg   

 

上述影片裡,除了《我的意外爸爸》中的建築師父親野野宮良多其家境富裕外,其餘皆著墨於社會的中、低階層家庭。《小偷家族》不但是弱勢家庭,甚至連一般家庭都稱不上,越到後段越釐清這「一家人」的真正關係後,更驚覺到他們根本毫無血緣關係。這是一個由邊緣人集合而成的特殊家庭,孤單靈魂彼此依附相互取暖的多元成家。(多元成家=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制度)

 

在《小偷家族》裡,是枝裕和書寫了與前面三部影片劇情的反向論述。柴田奶奶家庭中的小孩(亞紀和祥太)原本對家人(柴田奶奶、勝太、布子)懷抱著感激與愛,卻在發現事實真相後產生懷疑與憤懣,他們要在愛與欺騙的複雜情緒裡重整心志才能邁向人生下一階段。導演打破原有敘事規則,讓此片也產生了另一層次的高度與影響力。

 

91.jpg   

 

中川雅也是導演御用演員,也是個多才多藝的藝人,身兼作家、插畫家、音樂家多職。他在是枝裕和的作品中不一定挑大樑,有時僅是小配角,在《小偷家族》裡他又回歸主角軌道,演技比《我的意外爸爸》時更有層次。

 

樹木希林是枝裕和電影中另一名常見的演員,外表蒼老許多,在本片看到她時幾乎認不出來。兩個小童星表現佳,城檜吏Jyo Kairi演技流暢,未來的表演讓人拭目以待。

 

是枝裕和電影有其個人特色,值得一提的是,劇中日本傳統或文化無所不在,如:前有庭院的傳統日式房子、家中擺設過世家人的神壇、全家人坐在小方桌前一起吃飯吃火鍋、煙火祭,以及絕對少不了的浴缸泡澡。電影裡處處出現的日本文化符碼在國際影展間大力放送,不啻為讓外國人認識與親近日本文化的好方式。

 

85.png   

 

比起前作,《小偷家族》角色背景和劇情線繁複了些,但仍以對話交代往事的手法稍顯平板而有所不足,故事架構雖較宏大議題也很犀利,帶給我眾多思考面向,可惜卻沒有帶給我太大的感動。

 

《我的意外爸爸》和《海街日記》在前段就出現感人劇情,《比海還深》則是情感慢慢醞釀到最後逼出淚水,相對的,《小偷家族》真相浮出水面時勁爆力道夠但未觸動我心,甚至感覺有些刻意(樹里在服裝店問布子〝不會打我嗎〞祥太在公車上以無聲口語叫出「爸爸」複製柴田奶奶的「謝謝」,我自己都覺得很意外啊!

 

柴田奶奶家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些個人故事或交錯或延展,最後拼貼出過往與現今匯合而成的版圖,不過,眾多支線並未適當融合,時而隱晦時而過於跳躍破碎(亞紀為何要離家出走、祥太如何被抱走、柴田奶奶的親生子女呢),零散片段多(4號先生、布子被同事威脅)致使劇情重點被解離,觀影的情感也被切割了。

 

89.jpg   

 

【生與養孰為重?】

 

本片的主旨之一與《我的意外爸爸》雷同,生育的親情(有血緣和養育的親情(沒有血緣)孰為重?《我的意外爸爸》是因醫院的疏忽導致兩個家庭抱錯小孩回家養育,但兩個原生家庭的父母都是非常愛孩子的。而《小偷家族》則是親生父母過於怠忽冷淡,讓小孩有機會被人抱走誘拐或不告而別,並且在孩子失蹤後也沒有特別著急或花心力持續尋找。

 

青少女亞紀(松岡茉優 Mayu Matsuoka)離家出走、小祥太(城檜吏Jyo Kairi)和小樹里(佐佐木美雪 Miyu Sasaki,又叫由里、凜)被刻意抱走,他們與柴田奶奶(樹木希林Kiki Kirin和燙衣服女工布子(安藤櫻Sakura Ando,假名柴田信代)及建築零工勝太(中川雅也Lily Franky,假名柴田治)組合成一個家庭

 

 

87.jpg   

 

沒有好背景好學歷生活已不容易,更何況有前科或有違法亂紀事實的人,生存對他們而言如同一場場殊死戰。布子和勝太外遇後殺了自己的丈夫逃亡,兩人發現柴田奶奶被家人遺棄,但她有年金,於是就充當她的家人一起生活並照顧她。柴田奶奶知道亞紀在原生家庭不快樂,就延攬她加入這個家庭。而布子無法生育,她和勝太就抱走了祥太和樹里回家撫養。

 

這個家庭的結合過程令人心驚,生存方式也遊走於犯罪邊緣。大人們有殘暴卑鄙無恥一面,然而他們與小孩的相處卻是開心自在其樂融融,大夥兒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一起出遊,沒有言語欺凌更沒有肢體暴力,彼此相互關心與照顧,小孩們在原生家庭中得不到的溫情似乎都在這裡補足了。

 

75.jpg  

 

【貧賤家庭百事哀?】

 

靠柴田奶奶的年金和布子、勝太的微薄工資無法讓家庭運作,於是只要能伸出第三隻手的地方就絕不放過。這一家人幾乎都是小偷,偷超商的生活用品和食物、偷衣服、偷釣魚竿,甚且還偷了小孩。亞紀雖不偷,但僅能靠搖擺年輕胴體賺錢。而柴田奶奶每年在前夫的祭日時,都會去向前夫再婚後生的兒子(也是亞紀的父親)敲點竹槓拿3萬元。

 

詭譎拼湊成的家庭感情融洽,不過,祥太沒身分之外,大人們也沒多餘的錢讓他去上學,平時還要幫忙偷竊或把風,而勝太就用一些話術哄他讓他甘之如飴跟隨(沒辦法在家學習的人才需要上學、商店裡的東西還沒賣出前不屬於任何人)。小女孩樹里加入後,也成了小小偷。

 

日子勉強湊合之際,勝太工作時受傷布子被資遣簡直雪上加霜,到最後連老奶過世都只能選擇瞞騙政府繼續領年金。

 

88.jpg   

 

【誰有資格當媽媽?】

 

布子看過太多失職的母親,有感而發對女警說「不是生了孩子就能當個稱職的媽媽」。

 

有些為人父母者的心理和行為狀態都仍像個大孩子,永遠把自己的慾望擺在前面,年紀增長了,但其實心智一直沒有成長,無法體認「當父母」有時是需要犧牲個人自由與玩樂時間的,也不清楚何謂父母的責任。布子會抱走別人的小孩應該是能滿足自己當媽媽的渴望,也可憐孩子未受到良好照顧。

 

但也不排除一些私心,如有小孩住在一起比較像一家人而不會被人懷疑,以及可以訓練小幫手、小小偷。以此看來,只能給予小孩她心中所想的親情,而無法給予他們正當生活環境成長的布子,真的是個適任的媽媽嗎?她又有何立場抨擊別人呢?

 

布子的想法或方法雖不正確,社會現況中,失職的母親依然存在,並且製造著未來的社會問題,看看劇末又被關在家裡且無人聞問的樹里,只能望天興嘆。

 

90.jpg   

 

【脫離家族暴風圈

 

樹里加入這個家族後發生了四件事,讓逐漸成長的祥太有了反思的力量。一是勝太和布子抱走樹里後明明已成社會案件還把她強留下來、二是大和屋商店老爺爺對祥太的規勸、三是柴田奶奶過世後未替她辦葬禮,還把她偷偷埋在房屋裡以繼續領年金、四是勝太去偷汽車物品時讓祥太回想到當年自己被擄走的往事。

 

到此,祥太體悟到自己可能是被勝太利用的棋子,他故意在偷橘子時失風被抓,藉此脫離不健全家庭的暴風圈。

 

去監獄探監,從布子口裡了解自己當初是怎麼被抱走的,祥太內心五味雜陳,他心中的矛盾如童書《史伊米Swimmy》,小魚聯合起來把大魚趕走,表面上是對的,可是這樣大魚小偷家族的大人可憐啊!坐在公車上無聲的叫出「爸爸」,祥太還是感謝勝太的,但他已經不能和勝太住在一起了。

 

祥太思考著當初你誘拐我,雖有可能不是為了錢,卻仍是一種自私任性的決定,而且也可能傷害了我的親生父母,傷害了我的原生家庭。照顧我時你給我許多愛與關懷,但我無法讀書、無法認識新朋友,你同時也剝奪了我的人身自由與生活權利。

 

要不是我親眼看到你抱走小女孩,要不是雜貨店老爺爺的開導,要不是我看到你撬開車窗回想到自己過往,或許我永遠都只能當個小偷,一輩子沒有辦法想自己到底喜歡甚麼該做甚麼,永遠在社會低階生活圈浮沉。你是養我的父親,卻也是限制我高飛的罪人。

 

耳邊聽著你的聲聲呼喚,但我無法再回頭,我會帶著你們給我的愛繼續往前走~

 

78.jpg   

 

【補充~柴田家的組織過程】

 

柴田初枝奶奶嫁給柴田讓,柴田讓與柴田初枝離婚後又娶另一名女子並生下兒子,這個兒子生了兩個女兒,一個是亞紀、一個是沙耶香,沙耶香倍受寵愛,亞紀離家出走後被柴田奶奶收留(算是沒有真正血緣關係的孫女),亞紀的父母則謊稱她去澳洲留學。亞紀靠女色工作時就故意取名沙耶香,可見她憎惡(也嫉妒)這個妹妹。

 

而離婚心有不甘或有劣根性的柴田奶奶於每年或每月柴田讓忌日時必去亞紀家拜訪,亞紀父親每次拿給她三萬元當作補償(因當年自己母親搶了人夫),柴田奶奶共拿了15次,但是她都沒有花掉,這些錢直到她死後才被勝太找出來。亞紀得知此事後心裡很受傷,她一直以為奶奶真心愛她。其實,亞紀可以保留自己所賺的打工錢又不必出生活費,也不必偷東西,柴田奶奶是真的疼她。

 

年輕的布子工作時認識客人勝太,之後兩人搞外遇(布子手上有傷可能被丈夫家暴)並被布子的先生知道了,三人爭執的火爆場面中,勝太和布子殺了布子的先生後將他偷偷埋葬起來。布子發現柴田奶奶被遺棄,布子就和勝太一起與她過生活。當然,這也是柴田奶奶同意的方式,一般人無法選擇家人,自己選擇的就產生羈絆,所以她在海邊才會對布子說「我選擇了沒有血緣關係的妳」。

 

祥太的父母或其中一人到柏青哥打小彈珠,把小兒子留在車子裡,勝太要偷東西時看到他便抱走他,取名祥太,與他名字諧音。樹里常常被勝太看到孤單一人在家,一天晚上就把她抱回去,原本要讓她回家,在布子聽到樹里父母大吵特吵決定不還小孩了。布子因為無法生育,先抱走了祥太,又撫養樹里。她認為這兩個小孩的父母都沒資格當父母,不如讓她養,她會擁抱他們,會用愛灌溉他們。就這樣,六人組成了小偷家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milee 的頭像
Emilee

舞影‧艾蜜李~~Emilee's movieland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