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電影在輕柔的印度音樂中開啟序幕,被陽光籠罩的動物園,動物們在晨光中悠閒的活動,充滿寧靜喜悅的幸福。畫面顏色飽和、艷麗,如一幅幅異國風情畫,讓人心生暖意。

一位作家(拉夫‧斯包爾 Rafe Spall飾演)經人介紹找到加拿大印度裔移民派‧帕帖爾Pi Patel(伊凡‧卡漢 Irrfan Khan飾演成人Pi),因Pi在少年時代曾遇到船難,搭了救生船在海上漂流了兩百多天,是一種難見的奇特經歷,作家想聽聽這個漂流的故事。於是,Pi娓娓道來:

印度少年Pi(蘇瑞吉‧夏爾瑪 Suraj Sharma飾演)的爸爸在印度棚迪謝里Pondicherry管理一座動物園,Pi觀察了自家動物園的動物生活與野生動物的生活後,下了一個明確的結 論:不管住在動物園的動物多無聊,少了多少活動的空間,動物們一定會樂於住在不必親自去找尋食物,不必受天敵時時刻刻生命威脅的動物園中。尤其他們家動物 園的動物受到妥善照顧,更像是動物的天堂。

幾年後,因為印度發生政變,Pi的爸爸決定關閉動物園並將動物賣掉,舉家移民到加拿大展開新生活。Pi一家人與一些動物搭上日籍奇桑號貨輪開始航行,卻在 一天夜裡,大海風雲變色,刮起狂風驟雨,畫破整片天空也翻攪整座海洋,人世間生離死別瞬間而生。全家人只有Pi搭上了救生船,在滾滾大浪顛簸之際,日籍貨 船在Pi的淚眼中逐漸向下沉,終至消失無影。

一起上了救生船的除了Pi,還有四隻動物:斑馬、紅毛猩猩、鬣狗、孟加拉虎。救生船上的動物就像生物圈的縮影,同時也是一個食物鏈。腳受傷的斑馬被鬣狗攻 擊啃咬;紅毛猩猩起而反抗也被鬣狗咬死;最後,鬣狗又被老虎咬死。原本Pi也應是老虎撲殺的動物之一,但Pi有智慧,他想了辦法馴服老虎,終於逃離食物鏈 中被噬咬的命運,得以適者生存。

印度居民大部分信奉印度教,Pi卻同時還受到基督教與回教〈伊斯蘭教〉的感召,總共信奉了三種宗教之神祇:毘濕奴、上帝、阿拉。由於是他親身接觸並由內心 認同,因此,Pi每日非常虔誠的行了三種宗教大禮,這也是他在太平洋上漂流時的精神依歸。救生艇上放了求生手冊和一枝筆,Pi用這枝筆寫下海上的漂流日 記,讓他維持思考的能力保持警醒。

Pi在海上漂流,意識清楚時會進行深入的思考,他發覺生命中的敵人就是恐懼,迎向恐懼並克服它才能獲得真正的安寧。於是Pi不再躲藏孟加拉虎理查帕克,決 定理智的面對牠並馴服牠。Pi利用哨子和捕捉來的魚,一邊餵食理查帕克,一邊吹哨子宣示他是主人的主權,並讓理查帕克乖乖的待在救生船的下方,不任意出來 活動與亂發脾氣,整個訓練過程步驟明確、指令清晰、有條有理,堪稱具有馬戲團大馴獸師的資格。於是,理查帕克被Pi馴化,二者在救生船上各據一方相安無 事。

海上漂流的時間,Pi最需解決的事除了理查帕克外就是水和食物。救生艇上有一些瓶裝水和乾糧,也有製造蒸餾水的儀器,再加上下雨時也接收了雨水,因 此,Pi用極長的時間捕捉海裡生物,舉凡海龜、飛魚…都是他和理查帕克的美食。只吃肉是不行的,聰明的Pi拖曳了漁網讓海藻類寄生在上面,他也大把大把的 吃海藻以維持身體營養素的平衡。

一望無際的大海,讓漂流的時刻彷彿沒有終止線,令人絕望萬分,遇上暴風雨,更是身體與心理極限的挑戰。有一回,Pi看到遠處有一艘漁船,當他回過神施放求 生煙火時,船早已快速離去不知去向。這是Pi在海上漂流唯一親見的船隻,失去這個絕無僅有的機會,使他陷入苦痛深淵。另有一回,暴雨狂虐的打在Pi的身 上,讓他悲憤交加,直指上天無情…當大海寧靜的時刻,鯨、飛魚、海豚等海上生物從救生艇旁一一經過,又讓Pi見證了世界生物的奇妙。

漂流了半年多,Pi和理查帕克近乎奄奄一息,此時,前方出現一座小島。島上有植物、果實、淡水,還有一群狐獴。Pi和理查帕克解決了饑渴,逐漸恢復元氣。 卻在一天夜晚,發現了白天的淡水湖泊,晚上竟成了侵蝕性極高的酸水,Pi在一朵奇花中找到了一顆人類的牙齒,隔天,他就帶著理查帕克離開了這座神奇島嶼 (食人島)。

到了第227天,船終於靠岸〈奇桑號於1977年7月2日沈沒,Pi於1978年2月14日到達墨西哥海岸〉,當虛弱的理查帕克走下救生艇往前直走,癱在 沙灘上的Pi原本以為牠會回頭,然而理查帕克頭也不回的走進叢林,一種被朋友拋棄的受傷情懷讓Pi哭到斷腸,不能自已。

Pi在醫院接受醫護,身體逐漸好轉,日本漁船派遣調查員前來調查。聽到Pi與動物在救生艇上的事蹟嘖嘖稱奇,尤以理查帕克與Pi同時在救生艇上度過兩百多天最不能置信,直陳這是不可能的事。

因此,Pi又講了另一個真人版漂流故事,故事中包含惡廚師(鬣狗)、中國船工(斑馬)和Pi媽(紅毛猩猩)。那麼,理查帕克呢?據說牠代表Pi的黑暗面, 亦即惡的本質。很多看過電影的影迷認為第二版本才是現實的故事。我在看過電影與原著後,雖知真人版的可能性極高,但卻一直無法接受!原因是前面近五分之四 的鋪陳,讓人覺得事情就是如此奇幻,甚至帶點弔詭的浪漫(人和老虎相互扶持,發展出特異的情誼),怎麼會有真人相互虐殺的情節呢?我的心好糾結,我是寧可 相信動物版本的奇幻漂流。

導演李安 Ang Lee擅長將文學原著改編成電影,他以小說為架構,加上自己的組織、解構及個人的文化觀,賦予電影更高層次的生命力。揚‧馬特爾Yann Martel的《Life of Pi》,包含了宗教信仰觀、動物觀、生命的存在與價值、孤獨與恐懼、心靈與成長…是本拍攝難度極高的小說,李安將其揮灑出如詩如畫奇幻詭譎的影像,充滿禪意,孕育出與眾不同的人文視野與動人的影片。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