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jpg  

《偷書賊》改編自澳洲文學作家馬格斯‧朱薩克(Markus Zusak)的著作,於2005年出版,算是一本反戰小說。時代背景主要是1938年到1945年二次大戰期間的德國,講述納粹統治下的國度人人自危,猶太人身分低賤到處躲竄,在這樣的紛亂局勢中,一群性情耿直心地良善的小人物相互照護、相互救助,共譜一首大時代的美好協奏曲。

 57.jpg  

電影頗忠於原著,一些改編的情節也很合理。當然,將近500頁的小說中,書中人物的互動極多,電影不可能全部搬演而出,有空還是翻翻小說,更能體會這本書當年為何暢銷的魅力。

 

影片由一名未真正現身的死神Death(羅傑‧亞蘭 Roger Allam獻聲)輕輕訴說整個故事:(但本齣電影以英文發音,唱愛國歌曲與德軍演說時則是德語發音,非常奇異的統合方式)

 

*輕柔的鋼琴樂聲錚鏦入耳,映入眼簾的是一片銀白大地,美不勝收。一列長長的火車在雪地上蜿蜒前進鏡頭轉向車廂內,小女孩莉賽爾Liesel(蘇菲‧奈里斯 Sophie Nelisse飾演)哼著歌坐在媽媽身旁,一轉頭,卻看到媽媽懷抱中的弟弟鼻孔流血,已沒了氣息

 

莉賽爾和媽媽在鐵路旁草草的將弟弟埋葬,離去前從雪地中撿拾了一本工人掉落的書《掘墓工人手冊》,極其珍貴的懷抱著(當作與弟弟的一種精神聯繫),這也是死神第一次見到莉賽爾。媽媽因共產主義者的身分無法繼續照顧莉賽爾,莉賽爾被帶往天堂街Himmel Street一戶人家當養女(這戶人家有兩名子女業已成人到外工作,而領養小孩可以領到補助津貼)

 

養父漢斯Hans(傑佛瑞‧洛許 Geoffrey Rush飾演)初次見到莉賽爾,稱她為「我的女王陛下」,瞬間融解莉賽爾心中的焦慮與畏懼。漢斯發現莉賽爾不識字,既不恥笑也未曾表現出大驚小怪的質疑,拿著莉賽爾撿來的書慢慢教她,並在地下室的牆面上寫上英文字母,讓莉賽爾將學得的新字一一填上,彷彿是一本牆壁字典(雖是以德國為背景,但以英語發音,同樣也看到英文字母)。於是,聰明的莉賽爾很快的學會了閱讀。(但,這段學習認字的過程有些簡化了)一次天堂街的集會遊行中,最後的活動就是德軍下令燒掉一本本的書籍。莉賽爾刻意留到最後,偷偷撿拾了一本書《聳聳肩》藏在懷中,這個舉動被鎮長夫人瞧見,也開啟了莉賽爾之後到鎮長夫人家的圖書室看書的契機。

 

有一晚,一個逃難的年輕猶太人麥克斯Max(班‧史奈澤 Ben Schnetzer飾演)跑來投靠漢斯。多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戰),麥克斯的父親在一次上戰場前幫助漢斯留守而等同救了漢斯一命,那次麥克斯的父親卻在戰場上失去性命,因此漢斯夫婦冒著生命危險收留了麥克斯。麥克斯雖被德國納粹無情的對待,言語中卻無憤恨之情,心中則充滿感激他所接受的救助。他教莉賽爾如何用眼睛觀察四周情境,如何用心思考,如何用言語描述一件看似簡單的事情卻又能具有獨到風格。麥克斯告訴莉賽爾:「文字就是生活。」他將逃難時隨身攜帶的希特勒著作《我的奮鬥》保命書用油漆一頁頁塗白,寫上莉賽爾的名字送給她當日記本,鼓勵她寫出所見所聞。(原著中麥克斯則用此書寫了一篇短篇故事送給莉賽爾

 

長期躲在地下室不見天日的麥克斯生了重病而意識不清,莉賽爾偷偷到鎮長夫人家的圖書室「偷」回一本本書念給麥克斯聽。朗讀故事帶給莉賽爾陪伴麥克斯的力量,也給昏迷的麥克斯一種心靈的慰藉。終於,麥克斯清醒而慢慢恢復健康。麥克斯清醒的那刻,平日面若冰霜愛叨念的養母羅莎Rosa(艾蜜莉‧華特森 Emily Watson)竟特別到學校告知莉賽爾,展現出羅莎溫暖而感性的一面。

 

鄰居男孩魯迪Rudy對待莉賽爾和善親密,兩人友情彌堅,幾年後,淡淡的情竇初開情意也在心中滋長。魯迪陪伴莉賽爾上學、放學、送清洗衣物到鎮長家。後來也知曉莉賽爾偷偷到鎮長夫人家的圖書室「偷」書與麥克斯的存在。他們在亂世中建立了純粹無暇的情誼。(電影中的「偷書」是看後就歸還。但原著中,莉賽爾真的是偷回家喔。

 

德國樹立的敵國越來越多,世局越形混亂,時時有炸彈投射到城鎮中,住在天堂街的居民必須躲進防空洞。漢斯彈奏著懷中的手風琴(麥克斯的父親所留下的),安撫居民騷動的心。同一時刻,安靜無人的天堂街上出現了麥克斯,他走出躲藏多年的地下室,感恩的望向天空看著滿天星辰,投入久違的真實世界懷抱。此時死神感性的旁白,觸動我心弦。

 

有一天,漢斯替被德軍捕捉的鄰人說公道話而被德國軍官登記了姓名。回家後,漢斯後悔不已,也因此須讓麥克斯離去,免得全家人遭殃。莉賽爾很生氣這樣的局面,麥克斯卻平和的說漢斯是「具有真正人性的人」,他鼓勵莉賽爾多看多寫,他對莉賽爾說:「我就在書本的文字裡,你可以在文字中找到我。」並在一天夜晚離開漢斯的家。

 

戰爭越發激烈,繼魯迪的爸爸被徵召當兵後,年歲已高的漢斯也從軍去了。眾人在防空洞躲藏的頻率越來越高,幾次後,居民們也越來越恐懼。於是,莉賽爾鼓起勇氣怯怯的說起她讀過的故事,讓在防空洞中躲難的居民專注於傾聽故事內容,精神有所依靠而平靜的度過似乎永無休止的躲藏時間。

 

漢斯在一次前線的攻擊中神奇躲過死神的召喚,跛著腳回到妻子與莉賽爾身邊,他感慨的對莉賽爾說:「我實在不了解麥克斯要經歷這些(迫害)的理由,也想不透為甚麼我們(德國)要這麼做?」另一方面,他很高興見到莉賽爾懂事成熟的溫婉氣度,心中著實欣慰。一天夜晚,大地悄然無聲,天堂街的居民在睡夢中編織著未來,此時,空中飛來敵機投射多枚炸彈,漢斯、羅莎、魯迪在夢中被死神擁入懷中,在漢斯的潛意識中最後輕輕呼喚著「莉賽爾」莉賽爾與死神擦身而過。

 

故事最末,上前線打仗的魯迪爸爸沒有死,後來繼續經營裁縫店,莉賽爾就在店裡幫忙。戰爭結束後,麥克斯出現在店門前,與莉賽爾又續前緣,成了一輩子相知相許的好朋友。

 

**在約翰‧威廉斯 John Williams的動人配樂中,戰亂時代中的情誼更顯細膩感人。魯迪對莉賽爾真摯的情意撫慰了她與家人離別的痛苦、養父漢斯對待莉賽爾如親生女兒,教她識字,拂去她失去親人的傷痛,這樣無私的愛,跨越年齡與血緣的距離,建立了緊密的親人關係,成為真正的一家人。漢斯有寬廣的心胸,堅忍的意志,純潔的人性,他幽默、睿智、善良;養母羅莎看似脾氣暴躁、說話苛刻,天天叨念丈夫,卻是極懂人情事理,也支持丈夫理念(再窮也不加入納粹黨欺負良民、冒著生命收留猶太人麥克斯)的堅毅女子。莉賽爾遇到這樣的養父母,是亂世中一種溫柔的救贖。她傳承了養父母的高尚風骨,躲過死神的擁抱,精彩過了一生。

 

串聯本齣電影劇情,用低沉富磁性嗓音旁白的是死神。(原著中的死神則更具「生命力」,讓人竟不自覺產生親近感)死神在人世間遊歷,到處找尋時辰已到需回歸牠懷抱的人類。牠做著人類畏懼的事,卻又懷著溫柔與人道精神。死神對人類的觀察中,發現人類的心志有些極醜陋(如:發動戰爭的人),有些極美麗(犧牲己命照顧他人),而人類這樣極端的性格也讓死神著迷。

 

文字帶給人類想像力,有潛移默化的能量,可以讓人心變得更理性、更堅定,可以匯聚強大的力量,撼動世界萬物。這就是極權主義者不想讓被統治的人群接近書的原因,也是喪心病狂的統治者要焚書的動機。但,文字可以提昇性靈,展現真善美的一面;同時也可能會被狂妄者拿來箝制百姓的思想或蠱惑人心,使人做出泯滅人性的事(如希特勒與納粹黨及德國民眾共犯)。文字是雙面刃,使用它或閱讀它都須謹慎啊!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