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jpg  

 

一般大眾常認為名作家總有源源不絕的靈感,有寫不盡的故事。其實,身為一個有名氣的作家,總會有許多人想提供他們的故事給作家知曉,好讓這些發生過的事件在作家筆下化為家喻戶曉的名作,成為經典在世間流傳。以下這則故事就是一位作家「聽來」的……

 

1985年,年事已大的作家想起年輕時的奇遇,不禁掉入回憶的深淵,緬懷那段奇異的歲月。回溯1968年,得了「作家病」的作家,到達遠於歐洲山上的布達佩斯大飯店養病。經過早年戰爭的洗禮與光陰的變遷,昔日光輝的布達佩斯大飯店,如今外貌殘破老舊,盡顯風霜。作家住了幾天後巧遇垂垂老矣的飯店管理者季諾,季諾邀作家吃晚餐,說起了遙遠的故事。

 

1932年,布達佩斯大飯店位於巍峨高山上,外觀新穎典雅美麗,吸引許多富豪貴婦來這裡度假,享受尊榮的恩寵。門房總管葛斯塔夫Gustave(雷夫‧費恩斯 Ralph Fiennes飾演)親力親為用心打理飯店內的大小事務,讓大飯店的業務蒸蒸日上。一日,來了一名新的門僮Zero(東尼‧雷佛羅里Tony Revolori飾演),總管便擔任教育他學習門房事務的重任,兩人脾性相通,不久,Zero便隨侍在側像葛斯塔夫的小跟班。

 

一天,總管葛斯塔夫的忘年好友德夫人(蒂妲‧絲雲頓 Tilda Swinton飾演)突然死於自宅,他和Zero立即整裝搭火車前往德夫人的豪宅莊園。在火車上受警察盤查時,葛斯塔夫才知道門僮Zero是一名沒有身分國籍的移民,但他仍非常有義氣的照料Zero不被警察欺負。趕到莊園,德夫人家族中一票覬覦她財富的親戚早已聚集在大廳,當律師宣布德夫人收藏的一幅名畫「蘋果少年」將贈予葛斯塔夫時,引起德夫人兒子狄米崔Dmitri(安卓亞‧布洛迪 Adrien Brody飾演)的不滿。葛斯塔夫帶著Zero欣賞名畫時,讚嘆之餘,想起戰爭即將爆發,又想起狄米崔兇狠的態度,於是動了心念將名畫偷偷帶走。

 

過了幾天,警察便找上門來,總管葛斯塔夫被捉走,穿上囚衣成了奪走名畫謀殺德夫人的嫌疑犯。Zero有一女朋友阿嘉莎Agatha(莎柔絲‧羅南 Saoirse Ronan飾演)在著名糕餅店工作,他便常常帶糕餅店的蛋糕去監獄探訪葛斯塔夫。而葛斯塔夫總是不吝嗇的與眾牢友分享糕餅,竟因此結交了囚犯朋友一起越獄成功了。Zero來接應葛斯塔夫之前告知女友阿嘉莎藏畫的地點,隨後便與葛斯塔夫去找尋德夫人的管家--唯一知道謀殺者的關鍵人物!當他們找到管家後,卻被狄米崔聘雇的殺手裘普林Jopling(威廉‧達佛 Willem Dafoe飾演)破壞了計畫,生命也遭到威脅。所幸,好人終於受到上天眷顧,兩人又平安回到布達佩斯大飯店。

 

此時,布達佩斯大飯店同時聚集了警察、總管葛斯塔夫、門僮Zero、去取名畫的門僮女友阿嘉莎、德夫人之子狄米崔…眾人展開了一場kuso槍戰,雖激烈卻無人傷亡。就在名畫掉落,掛在窗外之際,大家才看到德夫人的管家在名畫後方藏了一封重要的信。德夫人在信中更改遺囑,將所有財產全數留給葛斯塔夫。因真正謀殺德夫人的,便是她貪得無厭、暴戾又狠毒的兒子狄米崔!

 

原來,講故事的老飯店管理者就是當年的門僮Zero。當葛斯塔夫繼承了德夫人的所有財產(包含布達佩斯大飯店),Zero與阿嘉莎也結婚了,眾人過著幸福的生活。一日,當葛斯塔夫與Zero搭火車,在火車上接受警察的盤查時,葛斯塔夫又為了沒有身分證明的Zero挺身而出,這回,葛斯塔夫卻因伸張正義而死。過了幾年,Zero的太太、兒子則死於一種今日看來非常輕微的疾病。Zero一人獨得葛斯塔夫所有財產,卻孤單寂寞過日。而就算布達佩斯大飯店業已破敗、蕭條,他仍繼續經營。這是他人生中擁有最美好回憶的地方!

 

◎劇中總管葛斯塔夫做事腳踏實地,待人真誠。貧苦無父的小男孩、孤單恐懼的老婦人、被囚禁的罪犯、顛沛無依的移民,他都能出自於內心給予溫情。因此,小男孩長大成為警佐能回報他、德夫人死後將所有財產留給他、囚犯帶他一起越獄。葛斯塔夫也能自省並承認錯誤:越獄成功當日,他因門僮Zero忘了帶他最愛的香水而大發雷霆,極盡苛薄的數落了一頓,最後在Zero攸攸道出他是因為國家戰爭父母雙亡才逃亡到此,葛斯塔夫自覺自大蠻橫而羞愧難當,真心對Zero表示歉意。所以,因戰爭移民的Zero忠心對待葛斯塔夫並一輩子感念其恩情。擁有高尚的人格,自能形成純粹的典範,感染與影響身旁的人。

 

葛斯塔夫熱愛吟誦詩句,擁有詩魂,血液中流著詩意。任何場合任何時刻,他只要有感觸必定吟誦詩句以表達心中感受。因此,當他擔當總管執行會報勉勵員工時,吟詩;當他成為階下囚時,吟詩;當他逃難時,吟詩;當他由衷祝福友人時,吟詩…有時,吟詩的時刻看似非常不恰當,卻又形成一種妙趣橫生的諧趣。受文學薰陶者也淨化了心靈,展現腹有詩書氣自華的大器。

 

基本上,這齣電影的基調就是如此,無厘頭、天馬行空、荒謬卻又溫暖幽默。其中一段,總管葛斯塔夫與監獄中的囚犯竟成了好朋友,囚犯老大籌畫了越獄計謀,邀常常分享蛋糕的葛斯塔夫「共襄盛舉」,看似一場兒戲的越獄大計,卻在每個關卡皆精準的達陣,讓人嘖嘖稱奇。之後,越獄成功的葛斯塔夫與Zero逃亡時,葛斯塔夫打了一通電話給另一個飯店的總管,這位總管又打電話給另一個飯店的總管,經過多家飯店的總管聯繫幫忙後,竟有一輛接駁車快速到達,載著兩人一起到火車站搭火車,既詼諧又傻眼。

 

另一段,殺手裘普林追蹤到葛斯塔夫和Zero與德夫人的管家會面,在管家要說出重要秘密時被裘普林殺死,裘普林滑雪橇快速逃離,葛斯塔夫和Zero也立刻駕雪橇座一路跟隨,一場追逐戲如冬季奧運般的競爭賽事高潮迭起!最終,在葛斯塔夫命在旦夕之際,又被Zero神奇的救援成功,殺手則被推下山崖命喪九泉。像這般逗趣的橋段,拍攝的流暢自然、趣味橫生,讓人嘆為觀止。雖然有些畫面稍卡通化,卻無損強烈的視覺風格。

 

導演魏斯‧安德森 Wes Anderson的電影充滿奇思妙想,影片的風格特殊,這是一齣充滿懸疑、奇幻、幽默的黑色喜劇,也像一則醒世寓言。搭配的音樂也同樣擁有這樣的特質,僅使用了一些簡單的樂器(如俄羅斯三角琴Balalaika),卻發揮了極飽和的聽覺效果。法國電影音樂家Alexandre Desplat擔任配樂,混搭捷克、匈牙利、波蘭、德國、俄羅斯等國的傳統音樂,貫穿整齣影片的音樂調性很統一,處處有驚喜,與影片的奇幻內涵相互輝映,不時讓人嘴角上揚。此外,冷冽雪白的冬景、如詩如畫的歐洲風情、精雕細琢的飯店裝潢,也讓視覺在異國美景中流連忘返。

 

《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要傳達的理念,未曾大張旗鼓的張顯,而是選擇幽微形式緩緩流洩:以高尚的人格對照貪婪的人性、以太平盛世的繁華對照戰爭的苦難、以平凡順遂的人生對照生命的無常…人性與生命的百態,在熱鬧喧嘩的劇情中呈現了現實的具體形貌,讓人歡樂之餘也咀嚼反芻,餘韻深遠。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