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jpg  

*喜歡動腦看破案影集的人(CSI、福爾摩斯辦案)可以挑戰這齣電影。(而且先別看這篇文章)
觀看這齣電影有兩點教戰守則:
1.片長兩個半小時,一定要一氣呵成看完,如果中斷,很多訊息完全兜不攏。
2.養足精神專心看,許多出現的人、事、物要用心記住,還有每個人講的每一句話都要認真聽,那都是最後破案時每個環節的重要線索。
...切記,魔鬼藏在細節裡。



*兒童失蹤、被綁架事件在美國是頻率極高的案件。當天天相處的孩子,有一天突然無預警消失時,父母的心情絕對無法平靜。焦慮、憂傷、痛苦伴隨著未善盡責任照顧好的自責與壓力,讓父母的心時時刻刻都在極度煎熬中度過。而當百姓倚賴的司法無法給予被害者的家人正義與公道時,被害者的家人是否可自行動用私法來尋求解決呢?而當你動用私刑逼供時,你確定此人真的是罪犯嗎?動用的私刑又需進行到什麼程度呢?以暴制暴真的可以讓被害者的生活恢復正軌,讓動盪的心情回復安穩嗎?



感恩節這天,凱勒多佛Keller Dover(休傑克曼 Hugh Jackman飾演)夫妻帶著兒子女兒到朋友法蘭克林伯奇Franklin Birch(泰倫斯豪爾 Terrence Howard飾演)家一起度過。用完感恩節大餐,大人小孩各自活動,大人們一陣閒聊後卻發現凱勒的女兒安娜和法蘭克林的女兒喬伊雙雙不見人影,經過找尋後 確認孩子不見了。此時,凱勒的兒子訴說稍早曾看到一輛休旅車停在附近,行跡有些可疑。報警後,果然在不遠處找到這輛車並抓到欲脫逃的駕駛者艾利斯瓊斯 Alex Jones(保羅迪諾 Paul Dano飾演)。警方經過詢問,發現艾利斯是中度智障,無法明確回答問題,於是兩天後就交由姑姑荷莉瓊斯Holly Jones (梅莉莎李奧 Melissa Leo飾演)帶回。

 

凱勒得知嫌疑犯這麼輕易的被釋放,心中極度不滿,在他衝動的抓緊被釋放的艾利斯時,艾利斯竟在凱勒耳邊輕聲說了句:「她們直到我離開時才哭。」基於此,凱勒心中認定艾利斯涉案。於是,他跟蹤艾利斯並將他綁架囚禁,訴諸暴力要艾利斯說出安娜和喬伊被藏身的地點。但不管凱勒和法蘭克林怎麼毒打凌虐,艾利斯僅能吐露一些無法拼湊真相的話語。為此凱勒還特意去找艾利斯的姑姑尋求協助,但事情毫無進展,讓這兩家人心力交瘁。



負責這個綁架失蹤案件的羅基警探Detective Loki (傑克葛倫霍 Jake Gyllenhaal飾演)觀察敏銳,心思縝密,是個破案高手。他在追查此事件時冷靜、判斷力強、行事果決,他走訪了艾利斯的姑姑家、凱勒和法蘭克林家以及附近涉及性侵的前科犯處所,很多次都很接近案件的核心。但由於唯一關係人物艾利斯是中度智障後來又失蹤,讓案情陷入膠著。有一晚,社區為兩位失蹤女孩舉 行祈福晚會時,羅基看到一個形跡可疑的男子進而追蹤,當晚卻讓他脫逃了。之後羅基聰明布線,終於抓到這名男子鮑伯泰勒。泰勒的住家家徒四壁,牆上畫滿迷宮圖案,房間中擺滿密封的箱子。羅基一撬開箱子,裡頭都是毒蛇和沾血的小女孩衣物。泰勒被帶回警局盤問時,情緒激動下奪警槍自戕而亡,於是,線索又斷了。



依司法途徑找尋罪犯的羅基和擅用私法與私刑凌虐可疑嫌犯的凱勒,在整個事件停擺時,法蘭克的女兒喬伊卻在此時逃出來了。她告知凱勒她們被封住嘴巴無法說話,但她確認凱勒曾去過她們被囚禁的地方。凱勒靈光一閃,直覺驅使他立刻到艾利斯的姑姑家,劇情至此峰迴路轉。原來,感恩節當天,艾利斯的確載走安娜和喬伊,但他只是帶她們去兜風,真正綁架安娜和喬伊的是艾利斯的姑姑



這個故事看起來不怎麼複雜,但是當導演把所有細節切割得很瑣碎再插敘、倒敘時,過程中很難釐清與串聯這些線索。中場再加上舉槍自戕的可疑男子泰勒,一直出現卻不明所以的迷宮圖騰、還有毒蛇、女孩的血衣、神父家地窖的無名屍、艾利斯語焉不詳的話語使得案情更撲朔迷離,也多次讓我的腦袋打結。導演與編劇拋下的道德、司法與人性問題值得思索,故事的懸疑性也十足。但當我釐清所有支線後,回頭想想整個劇情,卻又覺得有些布線太刻意,鑿痕過深;有些情形過於自圓其說;結尾則太急就章,不甚合理。



*回到開場的問題,「以暴制暴」或「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其實是【作用力與反作用力的相對道理】。你施行了某作用力,必會有反作用力迴向給你;作用力越大,反作用力也越大;作用力越殘暴血腥,反作用力必也不仁慈。劇中的父親凱勒是虔誠的教徒,他在動用私刑時須祈求上天的寬恕以平息心中傷害人的痛苦。動用私法與私刑在一開始雖能稍稍撫平切膚之痛,但延續下去,如果變調了,超出原有的想望與控制該怎麼辦呢?更何況,如果傷害錯人了呢?那與綁架者的殘忍何異? 凱勒是個性情堅毅,強烈保護家庭的好父親,但中度智障的艾利斯其悲慘遭遇更是讓人不捨啊!



話說從頭,真相大白:
二十多年前,瓊斯夫婦有一個兒子,是和樂幸福的家庭,一家人常常出外發教會傳單,宣揚上帝的福音。但有一年,他們的兒子得了癌症死亡,夫妻倆傷心欲絕。瓊斯先生認為上帝背棄了他們,於是決定向上帝宣戰,開始誘拐綁架小孩,讓人失去信仰。艾利斯就是在二十六年前被綁架的孩子(巴瑞),因被餵食太多藥物而呈現智能不足。泰勒也是被瓊斯夫婦誘拐綁架的孩子之一,他逃脫後心中一直有陰影,長大後浸淫在犯罪氛圍中無法自拔,於是模仿犯罪模式,想像自己是主導綁架案的主謀,也因此才行跡詭異被列為重大嫌疑犯,他在警局自戕其實是一場悲劇,因為他也是受害者啊!


五年前,瓊斯夫婦在一次激烈爭吵後,瓊斯先生離家出走,他就是後來出現在牧師住宅地窖的無名屍。後來就由荷莉瓊斯一人獨自犯下誘拐安娜和喬伊的綁架案。



*因此,看起來很可疑,有涉嫌綁架行為的艾利斯和泰勒,實際上是無辜的,並且也曾是受害者;而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壞人的老婦人荷莉瓊斯,卻是作案長達二十多年,身繫多名失蹤兒童性命的累犯!那麼,囚禁凌虐艾利斯的凱勒與在警局激動毆打泰勒的警探羅基,因個人過於主觀的錯誤判斷以至於傷害了兩個無辜弱勢的人,在司法的天秤上,是否也該列於有罪的一方?


最末,泰勒的遭遇也讓人一掬同情淚,他的性命就繫在聰明的羅基警探身上囉。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