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jpg  

**《刺蝟的優雅》是法國小說,作者是哲學系老師妙莉葉.芭貝里 Muriel Barbery,書中有許多哲學的辯思,有時不是很容易懂,但以純小說來閱讀卻不失趣味與省思。在閱讀這本小說時,常常覺得作者是以荷妮與芭洛瑪之口來述說個人的論點,其中不乏精彩的論述與生活觀察的巧思;但過於崇尚日本生活方式而揚棄法國文化,以及濃濃的崇日情懷卻也讓人無所適從。



本書以巴黎富豪區的公寓門房荷妮‧米榭Rene'e Michel (喬希安‧ 芭拉絲寇 Josiane Balasko飾演)與住在五樓的聰穎小女孩芭洛瑪Paloma Josse(Garance Le Guillermic飾演) 為第一人稱,交錯敘述兩人的所見所思,串連起公寓中住戶形形色色的性格、思想與生活片段。荷妮,54歲,擔任門房工作已27年,看起來是個矮胖、粗鄙,有一肥貓相伴的老婦,卻是個閱讀眾多書籍並擁有銳利鮮明思考邏輯,能評賞名畫與電影藝術,將貓咪取為「列夫」的隱藏版知識家。書中許多哲學理論都是荷妮閱覽眾多書籍後的心得。



芭洛瑪,早熟的女孩,擁有高智商,看不起家人與世人的自私與虛偽,決定在她13歲那天吞安眠藥自殺,並放火燒了高級公寓的家。但在自殺前,她要留下一些觀察人生的想法,於是陸陸續續寫下「深刻思想」與「世界動態」兩種類型的日記。



妙莉葉作者觀察敏銳、思想精湛,許多芭洛瑪的「深刻思想」篇章很值得一讀,例如:她觀察自己的奶奶一輩子刻薄、冷淡,未替社會盡過棉薄之力,老年時卻住在 養老中心的豪華套房內;相對的,一輩子孜孜矻矻為家人張羅生活,為社會付出勞力的勞工階層熱水器裝修工,風燭殘年之際仍飽受貧苦之迫,未能安享天年,這樣 的情況公平嗎?



另有「世界動態」篇章則論述自己的母親,接受高等教育擁有高學位,鎮日養尊處優不愁吃穿,卻仍憂鬱症纏身而定期接受心理醫師的治療,治療了十年,也吃了十 年的藥,每天仍花三小時耽溺於替家中的植物澆水並與植物交談中,還在看了心理醫師十周年時喝香檳慶祝。書中芭洛瑪與這位泰德心理醫師的「精采對決」讓人大 快人心、捧腹大笑。

 

107.jpg  

**電影則以芭洛瑪的觀察與口述串聯整個劇情。劇中,預定要自殺的芭洛瑪,天天拿著爸爸送她的攝影機拍攝她感興趣的人、事、物,並旁白她個人的想法(就是 小說中日記的觀察記錄)。因為她覺得「重要的不是死亡,而是死亡那一刻你在做什麼」,於是她決定拍部「生命為何如此荒謬的影片」當作她死前的目標。這段情 節的改編很高明,讓這棟公寓中發生的故事能在電影中流暢的進行。



有一天,公寓裡有一位住戶心臟病過世了,新搬來的住戶是日本老者小津格郎Kakuro Ozu(伊川東吾 Togo Igawa飾演)。他富有、溫文儒雅、待人和善有禮又大肆整修原有公寓格局而受到大家的注目。不久,小津格郎和熱愛日本漫畫、圍棋並正在學習日本語的芭洛 瑪結為莫逆之交;也在與荷妮的短暫交談中(俄國文豪列夫‧托爾斯泰的巨著《安娜‧卡列尼娜》書中的首兩句名言:「幸福人家彼此都很類似,可是不幸人家的苦 難卻不相同」),確認她是一位閱覽群書,故意深藏不露的睿者。於是,小津格郎送荷妮《安娜‧卡列尼娜》精裝書,開啟兩人之間的情誼。而荷妮也是位不折不扣 的日本影迷,她熱愛小津安二郎的電影,熱愛閱讀、音樂與藝術,與小津格郎性靈相通。



電影中有一幕,當荷妮走進門房休息處的另一個房間時,映入眼簾的是倚牆而立的大型書架,排排書架上滿滿的整齊的書籍,煞是壯觀!芭洛瑪與荷妮相識並建立了親近關係,在看了這個房間後,她替荷妮做了「書與荷妮」的紙雕,非常溫馨動人。而芭洛瑪對小津先生敘述她對荷妮的觀察是「她像刺蝟,渾身是刺,一座如假包 換的堡壘;故意裝得很懶散,其實內心跟刺蝟一般細緻、性喜孤獨,優雅的無以復加」。芭洛瑪也對荷妮說「你不是普通的門房,你找到了一個很好的藏身處」。

 

108.jpg  



小津先生與荷妮一起吃飯、看影片、談天,兩人的互動和諧,默契十足,親密的情感也悄悄滋生。但荷妮卻在心中有一種「門不當戶不對」的高攀疑慮,深深困擾她。〈原著中談到多年前姊姊的不幸遭遇,種下荷妮與富貴人家來往的陰影〉



電影另一段重要的改編是「魚缸中的金魚」所呈現的意象。芭洛瑪的姊姊鴿藍白養了一條金魚,芭洛瑪認為姊姊是「魚缸中金魚」的典型人物,外表光鮮漂亮,(雖 想超越父母,贏過周遭的人)卻庸庸碌碌在缸中了此殘生。她雖期許不要變成這樣的人,卻又認為自己的未來與命運已經被注定了,無法逆轉了,這也是她想自殺的 主要原因。終於,看不下金魚傻傻在魚缸中游的芭洛瑪,放了一顆安眠藥餵食金魚,並把昏死過去的金魚丟入馬桶中沖走。這隻金魚,卻在荷妮心生猶疑時「沖」到 了她住處的馬桶中,荷妮撈起金魚滿心欣喜,心中燃起希望,覺得生活或許可以有另一種選擇而勇敢邁出與小津先生交往的一大步。



就在一切事情在軌道上順利的進行時,隔天,荷妮卻為了叫喚一精神狀況有問題的街友而在馬路上被車撞死了。小津先生告知芭洛瑪此事,傷心欲絕的芭洛瑪在荷妮 家看到了這隻原本應該死亡的金魚,此時卻安然無恙的活在水瓶中,她認為荷妮在意外死亡之前「已經準備好要愛了」。芭洛瑪心中彷彿遭受重擊而被喚醒了生存的 渴望,離開了自殺的想望。



**哲學家似乎喜歡以死亡來論定生存的最終意義。但,一個人懷抱前所未有的希望,想在人世間好好活出新生活,創造新格局時,死亡不就是一切的毀滅了嗎?



荷妮的死亡,帶來芭洛瑪揚棄死亡的想法,雖是一種希望的延續,但是,荷妮一定要死嗎?不能與小津先生相互陪伴相互扶持過新人生嗎?死了後如何感受人生,如何實踐愛與希望,又如何散發愛的能量?我無法參透啊 !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