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jpg  

 

1979年的美國社會,對於同性伴侶的戀情仍處於惡意嘲笑、攻擊的年代。一對男同志伴侶,為了爭取唐氏症少年馬可的撫養權,受盡責難與阻饒。他們與法律體系對抗,與具有敵意的人群角力,在艱辛的抗爭過程中,淬鍊出這對同志伴侶耀眼的人性光輝。

 

少年馬可的媽媽吸毒被捕入獄,他則被社工人員帶走。因社工人員疏於照顧使他夜晚在街上遊盪,被曾為鄰居的魯迪〈艾倫‧康明Alan Cumming飾演〉瞧見而帶回照顧。後來魯迪的同性伴侶檢察官保羅〈葛瑞特‧迪拉杭特Garret Dillahunt飾演〉居中協調,馬可便由他倆照料。

 

 232.jpg  

 

魯迪外表看似強悍,但個性溫和理性多情,他喜歡馬可的天真、純粹,享受馬克信任他的感覺。馬可被毒蟲媽媽拋棄的孤苦無依,其實也映照出身為同性戀不被接受的孤絕。高中時期知道自己的傾向,魯迪又是一個如此真實的人,想必不矯飾的個性帶給他與家人許多困擾與麻煩,成年之後也僅能在變裝皇后餐廳表演。他發自內心愛這個有特殊遺傳疾病的孩子,想給馬可家人般的愛,填補彼此心靈的空缺。

 

 230.jpg   

 

魯迪與保羅善盡責任照顧馬可,為他布置溫暖房間、帶他做健康檢查、為他找特殊學校接受教育。當他在特殊學校畫了一幅兩個爸爸的圖畫,真讓人眼淚不聽使喚滾落下來,就算智能低的孩子,他都能感受被愛與不被愛、被重視或被忽略。喜歡玩洋娃娃、愛吃甜甜圈的馬可很少說話,但只要一說話都直擊人心,讓人淚崩。每當馬可露出天使般的笑容,魯迪與保羅充滿為人父母的幸福。

 

能對沒有血緣且患有遺傳性疾病的孩子付出愛,給予遮風避雨的家,給予真正的關懷,為何會有人想阻止?只因為他們是同志。同志身分限制他們許多事,讓他們被社會邊緣化,最後連想愛一個需要愛的少年都無法如願。

 

同性伴侶組成的家庭可以照顧小孩嗎?被照顧的小孩會因為與這樣的家長一起生活而產生性別認同錯亂嗎?電影《性福拉警報》裡描述兩位女性組成的家庭,兩位女性憑精子捐贈各生了一男一女,給予一對兒女良好的生活教育。照顧孩子的最重要條件是愛,有愛就能克服一切。

 

劇中大部分的人對魯迪與保羅兩人不尊重,也阻撓他們領養馬可。而馬可特殊學校的女老師,是一位真正為孩子需要著想的老師,在特殊學校服務,看得比旁觀者清楚,這些孩子需要的是有能力、能真正愛孩子的家長,她並不覺得兩個男人來撫養馬可有甚麼障礙;另一位觀察員,她從充滿防衛到被馬可的真心回答所感動。只要多接觸,多觀察,就能了解有愛的「同性父母」,絕對能夠勝任教養孩子的責任。

 

《愛回來》劇情節奏平緩,有時甚至步調緩慢,但常常出其不意的一個鏡頭或一句話就觸動人心,讓人為這些無奈的主角抱不平,也為他們掬一把辛酸淚;在沉重議題中也適時加入輕鬆元素、美妙歌曲,提升影片的質感。本片雖以同志伴侶爭取撫養權為主軸,但在其中又放入了特殊兒童照管、吸毒父母是否適任教養小孩的問題思索,也涉及當時社會中黑人被排擠的現象,是一齣探討多元弱勢族群的優質影片。

 

在那個時代,同性戀是不能公開也不被允許的,魯迪和保羅甘冒大不韙在人前攜手並行,需要的不只是勇氣,還要有對抗體制與歧視的魄力與犧牲。魯迪釐清保羅糾結於心不敢觸碰的議題,要他誠實接受自己,用所學為同類捍衛尊嚴;保羅則鼓勵魯迪勇敢追夢,支持他、贊助他;當魯迪終於得到機會上台演唱,那一刻是一種肯定自我的榮耀。兩人真摯關懷對方,真情真愛散發出美麗的光芒。

 

 233.jpg  

 

當法官將馬可的撫養權還給毒蟲母親,保羅憤恨的說「這個世界根本沒有正義」!黑人律師的「正義不存在時不代表我們不必為它繼續努力」一席話,讓人動容。黑人在70年代仍是受歧視的有色人種,與同性戀者、特殊疾病者,彷彿是社會中的黑暗代表,一般民眾不想與之為伍,他們在這樣的環境中努力掙扎。這世上存在許多不公不義,需要有心志士來捍衛每個人的權利,魯迪、保羅與黑人律師是突破社會價值框架的可敬先鋒者。

 

魯迪常用歌聲表情達意,當他充滿情意對著保羅與馬可唱著〈Come to me〉,搭配著兩人與馬可的生活剪影錄影帶:萬聖節裝扮、海邊遊玩、馬可生日…一般孩子得以享受的天倫之樂,卻是馬可的天堂之旅;劇末魯迪演唱一首巴布‧狄倫Bob Dylan1967年歌曲〈I Shall Be Released--將他無法成為馬可守護者的悲傷寄託在歌聲中,歌詞同時將身為同性戀與特殊兒童的無所依情境真切的傳達出來。「Any day now, oh any day now,I shall be released…」字字句句將被社會規範桎梏的痛苦傾洩而出。以歌曲內涵呼應劇情的橋段,配上艾倫‧康明的優美歌聲,為劇情增添歡樂與濃濃憂傷。

 

231.jpg   

 

馬可睡前喜歡聽床邊故事,而且要求快樂的結局。他在世上短短15年歲月中,只有一年過了有大人用心照護,接受好老師教育的日子。結局對於馬可而言當然不是happy ending,孤單死在橋上的唐氏症少年,無聲無息的控訴他的母親、打著為民眾謀福利旗幟卻逆行倒施的法官…那些社會中平庸的邪惡。馬可死後,保羅寫了一封信,寄給曾經阻礙他與魯迪領養照顧馬可的那些人,信裡敘述他倆照顧馬可一年的生活點滴,馬可是多麼值得大人愛護的孩子,但如今,化為泡影,消失於人世間。看似平和的結局,卻是對當時充滿歧視的社會強而有力的撻伐。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