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jpg  

 

雖不是戰爭迷,卻因睽違許久未見如此激烈寫實的槍林彈雨戰爭影片,觀影過程中有耳目一新的震撼感,餘韻繞樑。

 

近年來涉及到戰爭的影片不少,如心靈勇者大尋寶家偷書賊等,但在影片中真正作戰的比例佔得並不多,印象比較深刻的是贖罪中一鏡到底的戰後蕭索景象。以二戰為背景的《怒火特攻隊》,坦克車為主要作戰工具,美軍德軍作戰場面盛大,超出想像。劇中以美軍對抗德軍的歷史為主軸,在戰火的煙硝瀰漫中,一支征戰多年的坦克「怒火隊」,隊員並肩作戰,相互照應,為了維持家園的和平犧牲奉獻,刻劃出戰亂時代下的美軍英勇群像。

 

 281.jpg  

 

西元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雖因德國納粹的勢力式微而即將結束,但在德國與德軍正面交鋒的美軍仍天天與死神搏感情兼捉迷藏,因為德軍仍在做困獸之鬥,並繼續發揮強大的戰力攻擊美軍〈連少年兵都出動〉

 

唐恩Don〈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飾演〉領導的裝甲坦克車「怒火隊」Fury剛在一場與德軍的對戰中失去一名弟兄,隊員僅剩戈多Gordo〈麥可潘納 Michael Pena飾演〉、波伊Boyd,別號「聖經」"Bible"〈西亞李畢福 Shia LaBeouf飾演〉、格雷迪Grady〈強柏恩瑟 Jon Bernthal飾演〉三名,之後長官又派了一個僅入伍八周的菜鳥諾曼Norman〈羅根勒曼 Logan Lerman飾演〉給唐恩,重新組織了「怒火隊」。

 

「怒火隊」這五名隊友在短短幾天內出生入死,激盪出戰火中真摯的同袍情誼與光輝。

 

導演大衛艾亞 David Ayer對於戰爭場面的駕馭嫻熟,拍攝出聲勢驚人與流暢度十足的坦克對戰,令人驚豔。英國電影音樂家Steven Price配樂出色,更是有推波助瀾之功,幾場美、德軍的對戰中,在弦樂與合唱人聲的渲染下,時而振奮人心,時而頻頻催淚。

 

開場不久,唐恩授命攻打躲在樹林中的德軍,兩方皆以重火砲轟對方,唐恩發揮驚人的指導長才指揮四輛坦克車作戰,並在精準的策略運用下擊敗德軍。

 

第二場發生於出城鎮不久,在路上遭到埋伏的德軍攻擊。這場對戰因德軍派出一輛超級大型的虎式坦克車,使得戰況更形慘烈,當鏡頭從上空俯瞰,驚覺唐恩的「怒火隊」坦克好迷你啊!然而唐恩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做了正確的判斷,並指揮戈多開到敵軍側翼給予痛擊,最後打得德軍落荒而逃、全員皆歿。這回美軍也傷亡慘重,四輛坦克車僅剩唐恩這輛「怒火隊」,其餘皆毀。這是一場唐恩用兵與用計超完美的精彩坦克對戰,看得我瞠目結舌、心跳加速。

 

最後一場則是在唐恩奉命看守的交叉路口。由於「怒火隊」坦克車壓到地雷而遭到嚴重毀損,這時前方竟又來了一大隊德軍!就在隊員皆收拾裝備要棄坦克而躲避時,唐恩卻堅持遵守命令不逃不躲,要在「怒火隊」坦克上正面迎擊德軍。四名隊友受到唐恩的精神感召,皆留下來奮戰。「怒火隊」雖在原地作戰,卻不減戰力,將德軍的軍力削減大半。「怒火隊」的人員與武器雖與敵方懸殊太大,仍打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勇敢殊死戰。

 

 279.jpg  

 

唐恩與戈多、「聖經」、格雷迪三名弟兄從軍多年,一開始在非洲與德軍對戰,後來又轉戰到法國、比利時,最後親臨德軍國土。他們四人征戰多年,情誼比親兄弟還濃厚,作戰時默契十足,才能一路過關斬將。他們幾乎一致痛恨挑起戰爭的納粹德軍,只要看到納粹必咬牙切齒欲除之而後快,只有「聖經」除外。

 

「聖經」心存上帝的愛,對於兩軍的傷亡心中存著悲憫,對於常伴於側的同袍驟死更是傷痛欲絕,這是戰爭中時時刻刻需面臨的生離死別。「聖經」哀傷的眼橫視戰場,上戰場時卻也只能不停的弒敵,行使戰爭中的必要之惡。剛開場時,對於西亞李畢福飾演的這名「聖經」士兵其實有些無感,但越到後段越感受到他鮮明形象所散發出的熱力。

 

280.jpg   

 

劇中「怒火隊」同袍間情誼的刻劃讓人動容,尤以唐恩與諾曼之間的互動有極深刻的描寫。因諾曼之前做的是文書工作,心中又有虔誠的信仰,剛進入「怒火隊」時,在一次任務中看到少年德軍而不忍開槍,使美軍痛失了一名大將。唐恩逼迫他槍擊一名受擄的德軍時令他痛不欲生,這是唐恩對他的磨練。

 

後來,他們進入城鎮,遇到一對德國表姊妹,唐恩特別製造機會讓諾曼與年輕女子相處,教他在戰爭中仍能保有對愛的憧憬。在戰火無情的洗禮下,諾曼在短短幾天中蛻變成勇於弒敵的士兵,唐恩也特別照護他,就算在生命危急時仍不忘教諾曼如何逃脫。唐恩看到年輕的諾曼彷彿見到初上戰場的自己,經由諾曼,猶如與自己當年的青春生命做了連結。

 

在長年戰爭這種非人生活裡,唐恩卻仍保有真實人性,他在激烈爭戰後仍會驚慌恐懼,然一定遵從上級指令全力以赴、盡全力照顧同袍、不濫殺德國婦女、不曾貪生怕死。布萊德彼特將這名指揮若定、驍勇善戰又具溫暖性格的「戰爸」Wardaddy唐恩賦予了嶄新的生命力,演來渾然天成、光芒耀眼。

 

羅根勒曼飾演的諾曼,由一開始的拒絕殺敵,到失去同袍與德國女友後的痛恨納粹轉而激烈砲轟德軍,與剛進入「怒火隊」的菜鳥諾曼形成強烈對比。羅根勒曼洗去過往的羞澀演技,將受到戰爭環境歷練而改變性格的士兵詮釋到位,也將生命受到威脅時誠實面對自己害怕的心境表露無遺,演技比以往進步。

 

 282.jpg  

 

Ideals are peaceful. History is violent. 

 

雖然唐恩常說在坦克車上作戰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他也把坦克當成他的家不離不棄,但,在戰場上奮勇殺敵卻仍是「一群不認識的人類互相殘殺」的畸形行為,甚至也要殺很多很多他最鍾愛的動物--馬。在德國城鎮的民宅裡,他與諾曼、德國表姊妹共享了短暫的「天倫之樂」時光,很快的就被隨之而來的轟炸行動炸成碎片,他的夢想輪廓,在戰爭底下是無法成形的。唐恩的內心中渴望理想的和平,譴責戰爭之下所形塑的歷史暴力。

 

當「怒火隊」緩緩行駛於煙硝飛灰之中,那巨大的坦克剪影正細訴無情烽火裡的悲哀與無奈。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