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jpg  
  

 

勞倫斯.卜洛克Lawrence Block以馬修‧史卡德Matthew Scudder為主角的偵探小說有17冊,2014年以第10本《行過死蔭之地A Walk Among the Tombstones》拍成電影《鐵血神探》,由連恩尼遜Liam Neeson飾演Matthew Scudder,而《八百萬種死法Eight Million Ways to Die》是此系列的第5本,此書出版於1982年。於1938年出生於紐約水牛城的勞倫斯.卜洛克,小說以紐約為主要背景,成為全球知名推理小說家後獲得「紐約犯罪風景的行吟詩人」美譽。

 

馬修‧史卡德原本是警察,因為有酗酒問題,在一次執行任務中流彈誤殺了一名女孩,後來就辭去警察工作,做一名沒有執照的私家偵探,靠朋友們耳語相傳接受偵查辦案工作,獲得應當的酬勞度日。

 

在本書中,馬修原接受妓女琴‧達科能之託,去和她的皮條客錢斯斡旋以取得引退離去的許可。馬修找到錢斯並達成任務,琴卻在幾日後死於非命,被剁得體無完膚。馬修氣憤錢斯下此毒手,卻在錢斯親自登門告知未殺琴並委託馬修找出真正兇手,整個故事從此進入尋找兇手的探案過程。

 

如果看過柯南‧道爾的福爾摩斯系列推理小說再來看卜洛克的偵探小說,就會發現兩名作者對偵探本身的設定是大相逕庭的,福爾摩斯幾乎是神人,可以依照他對科學的豐富知識與演繹邏輯而辦案;而馬修常常踽踽獨行於紐約的街道,思考案件的縱橫脈絡,思索相關的人事物,拜訪詢問案件中涉及的人物,他親力親為,整個人融入案件中,慢慢抽絲剝繭,找出最主要的證據與論證。他常常花費許久來思考兇殺事件的流程,又何其敏銳的找出別人都會疏忽的關鍵點,一片一片將事件拼圖重組。剛看馬修辦案時還真的有些不耐煩,但,進去了他的世界,體會他的人生哲學時,又覺得非常耐人尋味。他不是「神」探,是個真實的偵探。

 

作者以馬修為第一人稱敘述事件,馬修與他人的對話精簡扼要,對話的人回答也是一絕。有一段他與妓女唐娜的對話:「錢斯把妳賺的錢都拿走,妳不會起反感嗎?」「有這必要嗎?」「不知道」--這種漫不經心的回答,這些無厘頭的對話實在有趣,也能分散一些殘忍凶殺案的沉重氛圍。馬修喜歡看報紙的社會版、喝咖啡喝個不停、吃的食物看起來不怎麼注重營養均衡、拿到酬金總是想捐1/10 給教堂。

 

馬修辦案的過程非常緩慢,決不會有福爾摩斯那綿綿不絕的福至心靈,再加上他有酗酒問題,讀者常常跟著他到不同的戒酒無名會參與戒酒人的見證活動。他在心情低盪時常常受酒精的呼喚而酩酊大醉,卻因年齡漸長與受酒精多年殘害後已有嚴重的後遺症,會發抖、失憶、喝過量會無法動彈。他孤單、有脆弱無助的一面,這位偵探就像你我周遭的一般人,但,馬修的自身弱點卻讓他可以站在與罪犯同一個高度來看事情,他為人正直無欺,只領取自認為適合的酬金絕不貪婪,接受任務拿了錢之後也絕不輕言放棄,就算他的生受到嚴重威脅,他仍能摒棄騷擾的夢靨認真的找出兇手。馬修雖平凡卻信念堅定,雖固執卻有情有義。

 

由於馬修正直的形象鮮明,在追索兇殺事件的過程中得以接受許多人的幫助,有警察、橫跨黑白兩道的包打聽、酒保、皮條客錢斯、妓女。這些人也無法用一般的價值觀來框限,如警察德肯,處於壓力極大的紐約城,無數的案件等他偵辦,他卻能勉力幫助馬修給予最大的協助;皮條客錢斯風雅斯文具藝術品味,真心關懷他旗下的六名妓女;錢斯的妓女有的會演戲,有的會寫詩。在紐約這個大都會中所孕育出的人物真是無奇不有,顛覆想像。

 

當時紐約的人口數約八百萬人,警察喬‧德肯和馬修在討論琴‧達科能的兇殺案件時,提及有一個節目的收尾都講同一句話「這個都市叢林裡,有八百萬個故事,今天播的是其中之一」,然後警察德肯說:「八百萬個故事,你知道這城裡有甚麼玩意兒嗎?這個他媽的都市叢林臭爛污裡,有甚麼你可知道?有八百萬種死法。」紐約充滿了暴力、黑暗、孤獨與死亡,一個住了八百萬人口的叢林都市,有八百萬個故事,就可能會隨時發生意外而出現八百萬種死法。

 

在高度文明中又充斥著野蠻的紐約市,有了馬修這麼一個人,傳達了他的真、他的善,也為有八百萬種死法的都市帶來了一絲絲光明與希望。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