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jpg  

 

今日看來覺得有些扯的科幻電影,其敘述的內容或許會成為未來的真實也不一定。觀看奇思妙想、天馬行空的電影故事前要清空腦袋、丟掉固執,才能吸收到影片所傳遞的精華。

 

自從寫電影文章後,看電影前絕不會先去看電影的內容介紹(電影院中的預告片就無法避免)與先驅部落客寫的文章,原因是會在潛意識裡受到影響(或干擾),寫不出自己真正的想法。這樣的做法好則好矣,卻有可能會在不太懂的電影議題中迷失方向。如上一齣《超時空攔截》與本片《成人世界》,我在觀影的某些時刻,心裡一直納悶與不耐,直到柳暗花明或觸動我心的劇情與影像出現,才驚覺自己的大腦是多麼固著、頑固啊!經歷這樣的過程與奇異的電影內涵可說相映成趣。

 

 31.jpg  

 

南非約翰尼斯堡是罪犯的天堂,整個城市幾乎被擁槍自重又不怕死的亡命之徒所掌控。直到特創伏TETRAVAAL公司的工程師製造出機器人警察,這群比人類警員更驍勇善戰且刀槍不入的機器警察快速降低了犯罪率。機器人工程師迪昂Deon(戴夫帕托 Dev Patel )致力於研究具有思考能力的A.I人工智慧機器人,在他研發成功之時卻被三名罪犯綁架,使得這個擁有自我意識的機器人查皮Chappie(沙托卡普利 Sharlto Copley 配音與表演捕捉),在看似對立的兩方共同「教育」之下,成長為一名另類的機器人。特創伏公司裡不得志的工程師文生摩爾Vincent Moore(休傑克曼Hugh Jackman )嫉妒迪昂與他的機器警察,也想盡辦法要毀掉查皮,在他帶來毀滅性的破壞之際,卻又促成另一番意想不到的重生。

 

南非導演尼爾布洛姆坎普 Neill Blomkamp執導的三部科幻電影《第九禁區》、《極樂世界》與《成人世界》都參與了編劇,擅於以科幻的角度去詮釋社會議題:《第九禁區》以外星人和地球居民來影射南非早期的種族隔離政策與種族歧視、《極樂世界》論述貧富差距造成的對立衝突、《成人世界》除了同時含括前兩部影片的議題,另外讓人思索教化的力量、家庭的功能與過度依賴機器、人工智慧所可能潛藏的危機。開場的機器人警察執勤虎虎生風,而末段麋鹿機器人大顯神威,此兩場機器人戰鬥戲特效頗吸精;幾首極具奇幻元素的插曲讓影片更顯繽紛熱鬧。

 

 28.jpg  

 

身負教育查皮的除了創造者迪昂外,尚有三人罪犯組織,其成員有尤蘭蒂Yolandi、忍者Ninja與楊基Yankie。查皮剛被輸入人工智慧,他會像小孩子的成長過程般慢慢學習新事物與思考,而一開始得知查皮是個小孩的尤蘭蒂就對查皮展現了豐厚的母愛,不但自稱為媽咪且對查皮呵護備至。一晚,尤蘭蒂講了一個黑羊的故事給查皮聽(對,就像媽媽說床邊故事),說明我們不需太注重表相,要看重的是內心與靈魂之所在,因外表會腐化,靈魂能長存。教化意味濃厚,卻是本片的主旨之一。

 

像小孩般的查皮事事都須旁人教導,他對於周遭的學習是多麼迅速,而大人給予的教育又是多麼具有決定性,他就像一張白紙,教導他的人塗上黑色他就形成炭墨,塗成紅色就一片嫣紅;好的、壞的觀念都在教化中與潛移默化裡凝聚成形。迪昂教查皮絕對不能從事犯罪事務、尤蘭蒂要查皮叫她媽咪忍者要查皮叫他爹地、忍者教查皮拿刀割人甩人是為了讓那人睡覺、忍者與楊基用巧計教查皮劫車…查皮像海綿般吸收了這些教導。直到後來查皮發現忍者無法給他新的身體,知道忍者與楊基在說謊,延伸出「為何大人都用謊言來欺騙小孩」這種常見的親子爭執;大人們狡猾、暴力、欺瞞等種種行為也帶出「成人世界」的惡質習性。

 

劇中雖分為警方、機器人製造者與犯罪集團兩派,卻沒有明顯的善惡之分。所謂的善人也可能為一己私欲走上歧途,如:迪昂為了獲得研發人工智慧的成果就在罪犯前組裝查皮並三番兩次竊取公司重要物品金鑰匙等物、文生摩爾為了打擊迪昂不惜說謊欺騙上司並以武力攻擊;所謂的罪犯又充滿著家庭溫情,如:尤蘭蒂真心愛護查皮、忍者最後也能將查皮視為親人並坦承錯誤、罪犯集團成員相互扶持照顧。人有一體多面,本就無法以二分法一語道之。導演打破善惡的界線,純粹的好人壞人、絕對的善與惡不再存在,似乎更合乎人性的設定。

 

 29.jpg  

 

機器人警察能出生入死替代人類警察,但過度依賴,有朝一日機器人癱瘓時也正是城市崩毀時刻;而人工智慧過度發展產生了不可預期的效應,適得其反之下造成災難的可能性也會升高。

 

公司、企業中不得志者有時正像一顆隱藏的炸彈,如:文生,他主張要以人的思維來控制機器人,因為人工智慧的變數太大迪昂則認為那是一種不求進步的需遭淘汰的做法。文生所言也有道理,但若操縱機器的思想是邪惡的,則機器人就變成龐然怪物了,而迪昂的人工智慧充滿不確定性,若訓練的人具有利己毀人的思想,一切仍是危機不管機器人的硬體設備或人工智慧進步到如何精良的層次,所有取決的要件仍在於人與人性。

 

 30.jpg  

 

劇中的bug實在不勝枚舉,幾乎每個段落都會出現。諸如:迪昂可以隨意拿取公司的重要物品外出保全人員完全像在辦家家酒、文生能隨意進入電腦更改程式系統不加密嗎?如此容易進入與修改,公司早就被摧毀了)、忍者與楊基教查皮耍刀槍弄武器時不怕被誤擊嗎?畢竟查皮是小孩耶!為了展現導演的科幻之夢,許多情節呈現一廂情願到謬誤叢生的境界。導演的新意創意與劇情的合理性若能取得平衡會更佳,也更能彰顯這則科幻故事的衝擊力。

 

劇末,瀕臨死亡的迪昂被進化到能操作神經元與思考轉移的查皮「救」回,以機器人重生;已死亡的尤蘭蒂更將以此方式再生;呼應了黑羊故事所引申出的「外相消失,精神留存」真義,並讓機器人擁有了真實人性與真人思維。對於人類世界而言,又增加了另一個新人種。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