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jpg  

 

北愛爾蘭首都貝爾法斯特近幾個月來發生了兩起女子謀殺案,警局請來倫敦女警史黛拉‧吉布森Stella GibsonGillian Anderson飾演來幫忙追緝,就在史黛拉剛來貝爾法斯特不久,又發生了第三起謀殺案。

 

心思敏銳聰慧的史黛拉依現場情況與命案的共通性判斷兇手是同一人,但因兇手聰明冷靜未留下蛛絲馬跡,使得命案懸宕毫無進展。越來越噬血的兇手又犯下第四起謀殺案,卻因未充分準備而發生了致命性的疏忽,第四名女子被醫院救活了,等著史黛拉去問話…

 

愛爾蘭電視台BBC2)於2013年所製作的電視劇《The Fall》,劇情有很特別的設定,第一集開場兇手就開始勘查欲犯罪的地點,然後就從容的殺死了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並且也一開始就讓觀眾知道連續殺人犯是創傷心理輔導員保羅‧史派特Paul SpectorJamie Dornan飾演)。至於為何保羅會做這些事的動機卻不清楚,因為劇中沒有交代任何有關保羅的成長背景,都是史黛拉用心理學和社會學的角度去推敲、猜測他的行為趨向。

 

一直到第一季的第五集才稍稍了解保羅從小在許多家福利育幼院度過,觀眾me藉此抽絲剝繭他有一個孤單甚至是不快樂的童年,導致心理失衡必須以非常手段來滿足心靈的暗黑渴望。

 

連續殺人犯保羅‧史派特是個創傷心理輔導員,然而其本身就是一個心靈布滿創傷的男人,他靠著殺害女性得到控制的慾望與生理的快感。這般充滿矛盾的工作與性格,在助人和害人之間拉扯出巨大反差的張力。

 

保羅是典型的雙重人格代表,白天正常工作,在家是個還不錯的先生,更是個愛小孩的父親;到了晚上,心中的暗黑慾望便蠢蠢欲動。他會潛入事先鎖定的女性被害人家中,摸摸女子的貼身衣物,挪動一下家中的擺設,預告自己的即將到來,然後下一次便動手殺人。

 

 23.jpg  

 

被保羅選上的女人有些共同特徵:深色頭髮、苗條、美麗、能幹、高社經地位。九年前,保羅在大學時代曾在失心瘋下差點失手殺了具有上述條件的女伴蘿絲Rose StaggValene Kane ),因此他自己娶的太太莎莉安Sally Ann SpectorBronagh Waugh是個金髮、微胖、新生兒護理人員,非常普通的女人,免得自己忍不住殺了枕邊人(←純屬我的推斷)

 

保羅看上的第三名女子莎拉Sarah是個漂亮的律師,他先將她制伏並壓在床上,然後掐著她的脖子連續施力將她扼死。保羅抱著死後的莎拉,為她沐浴洗頭,吹乾頭髮擦乾身體,再幫她擦上紅豔豔的指甲油,最後抱著她輕放在乾淨的床上(床單被套也一併先洗過了)擺放典雅的側躺姿勢,潔白床單繞過上身與臀部,看起來就像純潔無瑕的美麗女神,心滿意足的保羅拿起相機拍攝他的傑作。觀眾就隨著保羅,看著他冷血殘酷又優雅的殺死一個無辜的美女

 

就我看來,保羅其實不應該娶妻生子的,因為他滿足慾望的方式絕對不是婚姻生活中的正常版方式。可能的理由也許是:他的潛意識裡也想擺脫不正常的思維,想過正常的人生,這是雙重人格的一種平衡方式吧!又或者他想以正常家庭男人形象來掩飾欲犯下的罪行。

 

 21.jpg  

 

劇情部分其實有些不合理之處,例如:保羅晚上出門時都告訴妻子自己去工作,妻子卻完全沒有查證他的工作量怎會這麼重;保羅將重要物證藏於七歲女兒房間的天花板上實在太大意;保羅沒有事先做計劃就闖入一地域觀念強的社區裡而自陷險地,不符合冷靜思考的作風;保羅讓15歲青少女保姆Katie隨意進入自己收藏物證的房間,態度輕忽到不可思議。另外,有些支線警察被殺編劇也沒有特別延伸處理,就突然斷了線。

 

為甚麼會看這齣電視影集,是因為飾演保羅的男星是50道陰影的格雷先生傑米‧道南Jamie Dornan2013年他演了《The Fall》第一季後獲得愛爾蘭電視大獎Irish Film and TV Awards的最佳男主角Best Actor與最佳新星獎The Rising Star,這是很崇高的榮譽。而我看電影《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時,卻一直覺得這位格雷先生很盡責的演了總裁大人克里斯欽,卻又常常心不在焉很有距離感,表現不如預期,所以很想看看他得獎電視影集《The Fall》裡的他是甚麼樣子,演技又是如何(別的事有這種研究精神嗎!!!)

 

看了The Fall》第一季5集後,我必須很誠實的說,格雷和保羅的外表雖一清爽一留絡腮鬍,但表情幾無二致,直白的說,就是沒表情啦!格雷和保羅這兩個角色因小時候其父母的缺席與失職而導致成長過程充斥陰暗灰階,造成他們內心的創傷,於是外表憂鬱、眉頭深鎖,但從頭到尾幾乎喜怒不形於色也實在很難讓觀眾隨之投入於他的角色中啊!我並不討厭Jamie Dornan喔,然而客觀而言,他飾演的保羅具有雙重人格或多重人格,理應有不同面向的性格表現才是,但他和妻子在一起,沒啥表情;當心理輔導員,沒啥表情;和女兒說話,稍稍溫柔些…反正就是個陰鬱至極的人物就是了。

 

不過,我倒是覺得他的肢體動作有生命力多了,跑步時,野性奔放、活力十足;素描繪畫時,纖細又充滿感情;清洗女體(屍)擦指甲油時,小心翼翼柔情滿懷;記錄文字與寫詩時,理性又感性。這些細微動作的演技優於表情多更多。或許他扮演殺人魔表情不須太多;也或許他當過模特兒,習慣沒表情(走姿也很模特兒風);可是我覺得「情緒與表情」是他當演員應該要再多琢磨的部分。那麼,為何能夠得獎呢?只能說評審只看其中一集,他演的又是心理變態殺人犯,所以沒表情可能也算恰如其分,再者,這齣戲收視率頗佳也有助長氣勢之功吧!總之,看了《The Fall》,也瞭解了傑米道南飾演總裁大人格雷為何不太入戲了,同樣的演出方式,放在不同的角色設定與氛圍中,於是出現了截然不同的結果。

 

 20.jpg  

 

編劇塑造出保羅這樣冷靜聰明的殺人魔,同樣也塑造一位可堪匹敵的對手--倫敦女警史黛拉吉布森,她是理性與智慧的代表,所有保羅的想法與行為,史黛拉都十分準確的解析正確,甚至能預測保羅的下一個行動。

 

史黛拉會依保羅進行式中的行動修正她的想法,她會故意塗紅色指甲油在電視記者會上魅惑他。保羅與史黛拉是相互對應的鏡子:聰明、獨立、具控制欲、性格有些極端、也深知人的心理,一人表現理性,一人順從黑暗慾望而失去理性。他們倆人在第一季裡不期而遇短暫會面過幾秒鐘,保羅知道史黛拉要追緝他,但史黛拉不知道要抓的殺人魔是誰,第五集中兩人通過電話說了話,史黛拉在短短幾分鐘內就以犀利言詞逼得保羅無法招架丟掉手機。然後飾演史黛拉的吉莉安‧安德森Gillian Anderson演戲時從容優雅,卻也沒啥表情。

 

 22.jpg  

 

愛殺美女的殺人魔保羅讓人心驚膽跳,但他可不是把人殺掉就算了喔,他會很有計畫的為他要殺的這位美女製作專題。以第三位美女死者莎拉來說,攤開保羅為莎拉設計的專屬筆記本,裡面有莎拉的大頭照、素描畫像、死時的淒美相片剪貼與周邊的鉛筆素描,然後,還有詩。做好莎拉專題時他以美/英詩人艾略特T.S.Eliot (1888~1965)創作於1925年的詩作〈 空心人The Hollow Men〉第5小節詩做ending:

 

Between the idea And the reality. 在理想與現實之間

Between the motion And the act. 在動機與行動之間

Falls the Shadow. 落下了陰影

 

天哪!多麼藝術家氣息又多麼文青!短短三句詩呼應了保羅的撒旦心思(好像同時也呼應了格雷先生的心思),他在心靈痛苦邊緣產生了強大力量傷害別人以求生命平衡,真是個讓人痛恨又讓人憐憫的悲劇人物。

 

 【英劇】《The Fall墜落/墮落》第二季(1-6集)--由毒液釀製的香膏 

 

PS.保羅後來還在一封信中使用了德國哲人尼采《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的文句:

 

one must have chaos in oneself to give birth to a dancing star

必須有混沌,才能產生舞動的星

 

而艾略特的〈空心人The Hollow Men〉與尼采的文句都需看上下文才能更了解保羅的魔性。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