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jpg  

 

劇情接續第一季 保羅‧史派特Paul SpectorJamie Dornan)與家人分別從蘇格蘭返回北愛爾蘭首都貝爾法斯特後,因妻子莎莉安Sally Ann SpectorBronagh Waugh)對保羅莫衷一是的態度感到困擾而分居。保羅去綁架了洩漏他祕密的蘿絲Rose StaggValene Kane ),還去擔任第四個受害者安妮Annie BrawleyKaren Hassan 的創傷輔導員,而喜歡保羅的青少女凱蒂Katie BenedettoAisling Franciosi 被保羅所惑成為共犯。在女警史黛拉吉布森Stella GibsonGillian Anderson飾演)鍥而不捨的追緝下,又因天時地利之故,保羅終於被警察手到擒來。

 

基本上第二季的劇情發展可以分為兩大區域,第一區域是1-4集,保羅不管犯了多少傻,留下多少線索都不會被抓到;第二區域是到了第5集情勢立刻逆轉,警察抓到了保羅,而且所有的人證物證都水到渠成一一匯流到史黛拉的警察部門;到了第6集,一直不肯說話的保羅突然願意接受史黛拉的偵訊並且有問必答,於是,我們終於可以拼湊出保羅犯罪的心理動機。

 

史黛拉分析保羅想握有權力來決定大家的生死,他可以做出任何可怕的事,因為他不把受害者當成人。他的心中有一股邪惡力量催促慫恿他將暗黑幻想變成現實,這是一種成癮行為。

 

 40.jpg    

 

通常邪魔之人做壞事,其心中自有一套偏執理論支撐他的想法和行為,如此他們才能撇下所謂的世俗道德觀,肆無忌憚義無反顧的做出世人難容與不齒惡行如同那位戀童癖的神父,看他說出那一番「教導孩子探索身體」的冠冕堂皇驚人之語還真震撼。保羅還小的時候媽媽就自殺他的父親在當兵,保羅被送到福利育幼院,他在此開始覺察到世界上的不公不義;青少年期起對美女心生怨妒應該是跟母親有所連結,覺得她們能夠獲得比他人更豐厚的照顧更多的注意更多的呵護就是對他的蔑視挑戰,這些事猶如毒針螫著他的心,他開始侵入民宅偷取女性內衣,後被抓到進入少年感化所,而等到他真正犯下謀殺罪時已三十歲結婚生了小孩。

 

保羅曾對凱蒂洗腦,那些人生勝利組的幸褔快樂,就是對我們這群不受重視者(loser)的冒犯與挑釁,我們有權去制止此類事情發生。但是,保羅未曾想過七歲女兒Olivia有一天也會長大或刻意不去想,或因人格分裂所思所想壁壘分明互不侵擾)成為標緻動人的女人,如果掌上明珠遭遇不幸被壞人謀殺性侵,保羅又該做何是想?

 

戀童癖的神父與嗜殺美女的保羅,邪魔之人以其毒液釀製滿足暗黑慾望的香膏。

 

34.jpg     

 

史黛拉也是個值得討論的女人。在第一季中她就顯現出不讓鬚眉的強度,在工作上如此,在感情方面亦然。被她“瞧”上的男警官就會成為她的入幕之賓,然後,歡愛之後一拍兩散互不牽扯反而是男方黏答答不乾不脆,史黛拉對男女情感的態度接近雲南省摩梭人母系社會「走婚」的女性,你要說她是個「大女人」也沒錯。

 

似乎,我們看大男人遊走於感情世界,遊玩於眾女情慾之間不覺得太訝異,認為那是雄性狩獵的天性之一,但,真正看到一位女子在職場上與男人平起平坐甚至還超越許多)尚能接受若見識到這女子能遊走於男人情慾世界並具有掌控權,還將愛與慾分得很清楚又提得起放得下,此時恐怕會瞠目結舌不以為然或不能忍受不可原諒?了,劇中史黛拉的男長官與男性同僚就很難認同她「狩獵」的行為。

 

不過,像史黛拉這般具有自信與認同感的女人,才不管男人們怎麼看她或評價她,對她而言,工作上全力以赴是必須的,而感情生活的作為就不必他人揚著道德旗幟瞎操心了。史黛拉擁有超越一般世人意識的思維與行動力,因此容易遭到誤解和排斥,因為世俗之人總會以傳統陳腐的理解框架來看待她的“與眾不同”。

 

38.jpg   

 

傑米道南Jamie Dornan與吉莉安‧安德森Gillian Anderson在第二季裡的演技明顯比第一季時來得親民,表情自然且豐富許多,對話中也更富情感。傑米道南除了露出迷人笑容,還常常裸露上半身。第三集裡,保羅潛入史黛拉的下塌旅館套房,找到史黛拉的手帳日記,他分析史黛拉不為人知的祕密時著實讓人看得目不轉睛;而兩人於第六集裡首次面對面,史黛拉偵訊保羅,一來一往的攻防論戰堪稱本季的一大亮點。史黛拉不用世俗現存的善惡標準來評斷保羅,她以保羅掙扎生存的立場成為生活中的弱者來評價他,史黛拉能理解保羅的罪行,但理解不代表同情與接受。相對的,從史黛拉的日記裡,保羅了解史黛拉有戀父情結保羅則是戀母情結,如《The Fall 墜落/墮落》第一季一篇所論,他們倆人是相互對應的鏡子,也同時是獵人與狩獵者。

 

The Fall》編劇Allan Cubitt對犯罪的心理與動機自有一番精湛論述,也頗知觀眾喜愛刺激的心理,常常會安排某些勁爆點讓人操心驚嚇一番,但,某些情節卻顧前不善後,不免出現不合邏輯之處。

 

舉例說明,第一季最後一集保羅和妻子遠走蘇格蘭,第二季第一集也沒特別說明就又返回貝爾法斯特,之後僅用妻子的類似抱怨說詞輕輕帶過;保羅因為生氣蘿絲告知史黛拉吉布森他曾勒她脖頸的往事,並且還畫了肖像刊登於報紙上,於是保羅跑到蘿絲家綁架她,還和蘿絲的女兒說說笑笑蘿絲丈夫還睡在客廳喔,這不是自陷險境嗎?綁架蘿絲後保羅還用蘿絲的手機打電話給史黛拉,會不會太誇張?保羅在民宅前直接開走一輛房車代步,會不會太大膽?甚至,保羅還去醫院當第四名受害者的輔導員,這些都會留下致命的線索,不是嗎?

 

此外,當警察鎖定與保羅有往來的青少女保姆凱蒂時,只要跟蹤凱蒂就能找到保羅,警察卻還瞎忙了好一陣子,等凱蒂銷毀了證物才抓到她;保羅謊稱他的行徑是為了整目中無人的史黛拉,凱蒂就相信了,她難道忘記有一晚保羅匆匆返家時臉上還帶著血跡嗎?最後,保羅當創傷輔導員介入女輔導者的家務事,被其丈夫吉米Jimmy與友人痛恨著,這兩個男人有必要為了厭惡保羅而與警察展開槍戰對峙而送掉自己性命嗎?有必要因為憤怒犯下殺警之罪嗎?這般火爆無腦真令人匪夷所思。

 

39.jpg   

 

The Fall》編劇以驚悚、暴力、懸疑的梗來布線,卻又往往無法自圓其說,這在講求千絲萬縷應各有其所的懸疑劇中是一大敗筆。要知道,懸疑驚悚劇Thriller常常伴隨推理成分,是需要嚴格布局的,它不是《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那種虛擬時代背景的奇幻片,也不是《來自星星的你》那種天馬行空的穿越劇可以奇思妙想任由發揮,它應該是《新世紀福爾摩斯Sherlock》具嚴謹與合理性的推理劇才是。此編劇還真的寫過2004Sherlock Holmes的電視劇 

 

評估第一季與第二季的劇情,第一季含括保羅犯罪的過程,較具驚悚度,保羅本身也充滿神秘感讓人想一探究竟;史黛拉聰明機智,剖析保羅犯罪動機時條理分明,觀眾可隨之瞭解殺人魔的心理。第二季因為牽涉的人事物增多,編劇對於劇情的掌控能力失去精準,主軸雖仍支撐著故事脈絡,支線卻顯得支離破碎不盡合理。

 

第一季結局收得漂亮,第二季開場卻虎頭蛇尾啊;而第二季結局,保羅被莽夫吉米槍殺,全身是血臥躺於史黛拉懷中奄奄一息,那麼,《The Fall墜落/墮落》第三季 的開場呢?編劇會端來何道菜?期望第三季能有完美的收場。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