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jpg      

 

話說第12集結束前的那緊張一幕實在不知發生什麼事呢,後來陸續看了第13集的眾多劇照,發現這一集應該有許多劇情會與原著有諸多不同。然後,好事多磨,第13集足足延後了一天才觀賞到啊!

 

寫這集故事之前我要先誠實報告,觀看第13集前原本對這集有點意興闌珊呦(劇照裡一堆髒兮兮的「野人」,沒有傑米克萊兒的甜蜜照…),觀看後內心卻澎湃洶湧,既感動又感傷,覺得自己憑劇照論斷實在太膚淺,僅能再次對導演與編劇大人獻上敬意。

 

 61.jpg   

 

本集劇情除了傑妮Jenny FraserLaura Donnelly飾演)與克萊兒Claire FraserCaitriona Balfe飾演)的互動和生產一段跟原著內容較符合之外,其餘皆大刀闊斧予以刪修,編劇另增加一群亡命之徒「守護人The Watch」的支線,再巧妙聯結逃兵霍羅克斯(Lochlann O'Mearáin)親臨拉利堡製造出雙重危機,後再延伸出因為霍羅克斯的狡詐陰謀,幾乎為傑米敲下了喪鐘。

 

霍羅克斯因知曉傑米被英軍通緝而為傑米帶來嚴重威脅,之後伊恩(Steven Cree)與傑米Jamie FraserSam Heughan 飾演)聯手除掉此惡人,兩人相知相惜,見證彼此之間的兄弟情深。

 

聰明的守護人首領塔倫麥奎利Taran MacQuarrieDouglas Henshall)探詢霍羅克斯下落時,很快的便了解傑米與霍羅克斯的冤仇和來龍去脈,於是藉此邀集傑米與伊恩代替霍羅克斯與他們同行去進行一樁大宗搶案。臨行前,克萊兒叮嚀傑米要安全歸返,眾人卻因被霍羅克斯的詭計陷害而遭英軍埋伏襲擊,伊恩受傷回到拉利堡,傑米則被英軍俘虜下落不明。

 

 54.jpg   

 

一開場,傑米被守護人首領塔倫Taran當成不肖之徒用長槍抵著腦袋瓜兒時,就為此集烘托出緊張驚悚的基調,此後一路驚險連連難以喘息。

 

這些所謂的守護人The Watch其實不是正派分子,他們以保護之名對村民行恫嚇斂財之舉,更會去搶劫英國領主或商人。因伊恩與塔倫曾參加過歐洲戰役,有一種精神相連的革命情感,也因塔倫對拉利堡居民較仁慈便對他事事配合。內心正直的傑米卻非常不恥塔倫這種小人行徑,他認為伊恩「請惡魔來保護以免受另一個惡魔的傷害」是險棋。之後由於塔倫主動賠償被燒掉的稻草損失、真心激賞傑米的戰士風骨並且絕不會向英軍密告等事讓傑米對他改觀,最後傑米還不忍丟下受到英軍攻擊後受傷的塔倫而被捉。傑米與塔倫間有一種英雄惜英雄的義氣,只可惜生逢亂世,壯志難伸。

 

52.jpg              

 

克萊兒陪同傑妮等候臨盆生產的過程中,一方面開心於新生命即將來報到,一方面緊張傑妮胎位不正,更多時候處於難以逃避的悲傷心境。當傑米說出想要與克萊兒在拉利堡裡兒孫滿堂時,克萊兒憂傷的表明自己可能不孕,含淚雙眼述說「我從沒有預期會愛上你,更沒想到要與你生兒育女,我很抱歉讓你失望了」。其面容之哀戚讓人隨之揪心落淚。此時,感受到克萊兒椎心之痛的傑米淡定的說「也許這樣也好,懷孕和生產過程有許多危險,我不想讓你受折磨(因傑米母親死於難產,傑妮也正在受分娩之苦)」,傑米的一句「我自己能忍受痛苦,卻無法看你受苦」令人淚崩啊!那頸後一吻輕如微風吹拂,然情意深如廣闊汪洋。

 

 66.gif   

 

臨別時刻,克萊兒輕聲對傑米殷殷叮囑儘早返回,兩人對望眼神柔情漫溢,更飄盪著一股無以名狀的感傷,彷彿預知今日一別,佳偶咫尺天涯枉斷腸。纏綿深情吻別,傑米轉身緩緩離去,泫然欲泣矣。這對夫妻凝聚的烈愛得以飛捲層層狂風、翻捲滔滔巨浪。

 

 60.jpg   

 

13集標題名稱The Watch可說涵括多層意義,表面上除了指一群罪犯其浪跡荒野靠威脅良善百姓以斂財並充當「守護人」之外,也指傑米和伊恩對拉利堡子民的照護;克萊兒對傑妮(與小女娃)的徹夜看護;傑米對克萊兒的真摯呵護。The Watch最神來之筆的連結是開場掉落於草地上的懷表與末段塔倫麥奎利從懷中取出骷顱頭盔甲造型的相同懷表。

 

 64.jpg  

 

此懷錶造型特別,傑米把玩時念了一首詩,懷錶與詩營造出典雅蒼涼的意象,令我深深著迷:

Pale death visits with impartial foot, the cottages of the poor, and the castles of the rich.

蒼白的死亡,踏著公正的腳步,拜訪窮人的茅屋;造訪富人的城堡。

 

此詩來自於古羅馬帝國奧古斯都統治時期著名的詩人Horace賀瑞斯(65-8 B.C.西元前)所創作。主要意旨為:「不管窮或富,死神都有可能去尋訪你。」所以,死,並不足以畏懼。這也是戰士塔倫對死亡的豁達觀念。

 

 65.jpg     

 

這只懷錶The Skull Watch大有來頭,據說它是屬於16世紀蘇格蘭女王瑪麗‧司圖亞特Mary StuartMary, Queen of Scots.1542128日-158728日)所有,她於1587年被處決(砍頭)。雖貴為女王仍難逃死神親吻,詩與懷錶道盡人世間一切富貴滄桑。

 

 67.gif     

 

掉落於腐葉滿地上的懷錶,指針停留在遇英軍襲擊的時刻;傑米的生命,滴答滴答,跟著時間競走…

大夥兒準備更多條手絹吧……

 

 

*Directed by Metin Hüseyin

*Written for television by Toni Graphia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