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jpg  

 

第一冊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中,一群被抹去重要記憶的青少年在迷宮幽地中想方設法對抗鬼火獸求生存,逃出迷宮後,他們才知道「移動迷宮」是一種實驗,自己是被實驗者。因為地球已瀕臨末日滅亡,「災後世界狙殺平台實驗處WICKED」組織必須從實驗中尋得解救地球的正確方針。

 

而在《移動迷宮》未說明的地球現狀,第二冊《焦土試煉The Scorch Trials》便做了解說:“太陽閃焰”在世界各地肆虐,毀滅眾多地球人類,並帶來「閃焰症」的恐怖致死疾病。於是,各國政府便攜手合作組織「WICKED實驗處」來解決此當務之急問題。

 

 037.jpg  

 

湯瑪斯Thomas與夥伴民豪Minho、諾特Newt等青少年好不容易從移動迷宮實驗中逃出,被送到宿舍中才度過一天安穩日子就紛擾四起,過了幾天即接收到來自WICKED組織嚴酷考驗的指令,已感染「閃焰症」的他們必須從「平運」走到戶外焦土區,朝北行進160公里,於兩周內抵達安全區,以完成第二階段實驗:焦土試煉。

 

湯瑪斯等人謹慎通過「平運」時仍頻出意外,有人受傷,有人死亡。走出「平運」來到戶外焦土區,除了要避開熾烈陽光的無情照射、恐怖暴風雨及閃電的摧殘外,還要當心一大群發作階段不一的閃焰症病患「狂客」的偷襲與攻擊。聰明的湯瑪斯說服一位狂客首領荷西,讓他與另一個狂客布蘭妲加入他們的行列一起到安全區,解決了一起狂客紛爭。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其他狂客也紛紛來找碴,湯瑪斯與民豪分開各自行動,經過一番冒險犯難後再度會合,卻又在一時大意中受到手槍擊傷, 萬般折騰後才回歸隊伍。焦土區原來還有另一組青少女也要通過考驗走到安全區,湯瑪斯念茲在茲的朋友泰瑞莎是這群青少女的領袖。但泰瑞莎的思想飄忽,行為也跟著難以捉摸,她對湯瑪斯的態度時而溫柔時而惡劣,湯瑪斯從相信她到質疑她,心中痛苦、憤怒又萬分煎熬。

 

AB組存活者和狂客荷西、布蘭妲終於到達安全區,迎接他們的是一批長相奇特的怪物。經過激烈戰鬥廝殺,湯瑪斯與泰瑞莎等人通過實驗,進入WICKED組織「大堡」飛船,飛船即將前往總部,讓這群實驗者接受治療。

 

039.jpg   

 

《焦土試煉》作者詹姆士‧達許納James Dashner的文筆流暢、譬喻句運用精湛,小說文本有65個章節再加上“尾聲”,章節之間醞釀眾多懸疑支線、人物與新的危機,增加閱讀的吸引力。有別於第一冊《移動迷宮》的設定符合邏輯,第二冊《焦土試煉》因人物眾多、場域廣、實驗項目與過程繁瑣,雖走出密閉空間,多了緊張刺激氛圍,但卻也使得內容出現了一些不夠合理之處。條列於下:

 

小說開場篇章就出現的「狂客」樣貌可怖狂亂病態,似乎對一般人會具有生命的重大威脅。這些染上閃焰症被丟棄到焦土區的「狂客」,應該都有某些程度的瘋狂與精神失常甚至失去人性,但湯瑪斯等人遇到的狂客如荷西、布蘭妲症狀都在輕微階段,稍稍嚴重的狂客其破壞力與毀滅性也不是很強,整個狂客的設定頭重腳輕,離所謂的喪心病狂有段距離,並未發揮實驗中應有的考驗功能。

 

《移動迷宮》中接受實驗的是一群青少年與一個女孩泰瑞莎,之後在《焦土試煉》裡延伸出其實同時間有另一組青少女組和一個男孩亞里士接受迷宮幽地的實驗,男女兩組分別為AB組,而且B組的青少女戰鬥力更強,逃出迷宮的人更多。既然做了這樣的設定,理應對B組青少女多些描述,但在《焦土試煉》內文中B組青少女出現時刻非常少,只用幾段文字便交代完畢,稍顯不足。

 

 040.jpg  

 

第一冊裡湯瑪斯喜好思考的習慣延伸到第二冊,但第二冊中也包含了湯瑪斯不少無意義的男女之情遐想,重複幾次後讓人無感;泰瑞莎對於湯瑪斯的「腦語」和耳語真真假假、故弄玄虛,令人無奈。此外,湯瑪斯在實驗行動中思考許多相關問題無人能解,但他一次次作夢,夢境中竟把他的疑問一點一滴的解惑了。因為,神奇的是,他能在夢境中思索,還能把夢中的對話記得一清二楚。作者以此方法處理他在書中撒下的眾多懸疑支線,雖說作夢是一種潛意識的橋樑,但使用頻率過高降低新鮮感。

 

因太陽閃焰之故,焦土區一片焦土,狂客以幾種口味罐頭維生,湯瑪斯一群人當然也是如此。就算只吃罐頭真的可以活命,焦土區居然有取之不盡的罐頭與瓶裝水,而且都不會因太陽閃焰的高溫而敗壞,神話一則啊!

 

湯瑪斯一次被狂客的槍打中受了重傷,實驗組織特別派員帶回去診治,除了這次之外,其他所有在「焦土試煉」實驗過程中受傷的青少年青少女均無藥可擦,身體好像都有超強自癒的能力,例如民豪臉部受傷嚴重,不會發炎嗎?另外,一些戰鬥的過程描述也避重就輕,最後一場怪獸之鬥,在混亂中,重要的人物都安全過關了。

 

 038.jpg  

 

湯瑪斯與民豪等A組的青少年和泰勒莎一群B組的青少女,在兩次實驗中要經歷許多嚴格的考驗,若稍有輕忽,每項考驗都可能讓人失去性命。在生命遭受這麼多重的威脅下,湯瑪斯也有想放棄一切的念頭,但在同伴相互照顧鼓勵與扶攜之下一次次通過難關,鍛鍊出鋼鐵般的求生意志。作者以許多篇幅描述這群青少年內心百轉千迴下仍勇於接受挑戰、思考解決方案,暨而於逆境中成長的過程,無啻是這本小說最可貴的精神。因此,書中縱有一些不盡合理情節,青少年團結合作與生命拚搏的光輝仍不斷閃耀,溫暖人心。

 

 

本冊裡提到一種名之為“極樂”的麻醉劑可以延緩閃焰症在腦部的病毒威力,但無法治癒閃焰症,這就是WICKED組織需要找來青少年青少女當做實驗裡的變項,尋求有用常模的原因。通過第二階段「焦土試煉」考驗的這些人,將會被恢復記憶,進入實驗的最終階段,找出閃焰症的《死亡解藥》,拯救世界脫離災難。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