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jpg    

 Murmur......

我要坦承,以我這種不太娛樂的性格來寫電視連續劇影集文章比寫電影文要花費的精神與時間多太多啦!首先,你得先聚精會神看好幾集電視影集,在觀看的當時就要速寫重點與簡要心得;再者,要從筆記中理出這幾集中的故事脈絡與重要議題,前後爬梳後擬定要書寫的大鋼;最後,腦袋邊構思雙手同時答答答答在鍵盤上敲出文章。

 

而像《夜魔俠》這般非僅以動作戲為要而佔大篇幅探討人性又夾帶許多哲思論理的電視劇,寫著寫著自己就迷失在一片文字海裡了,常常要花許多時間釐清糾葛的思緒,反覆補充、修改後才能完成。寫多集電視連續劇影集文章絕對比寫電影文困難,我已完全感受。

 

然而,第13集,警探霍夫曼受夜魔俠指示出來自首,揭穿威爾森暴力王國所做的壞事,並供出一籮筐被賄賂共同參與犯罪的警察、記者、律師、法官、市議員…這些人一一被逮捕時播放的是普契尼Giacomo Puccini歌劇《杜蘭朵Turandot》裡的《公主徹夜未眠Nessun dorma(《不可能的任務:失控國度》也用了這一首喔),以這首著名的詠歎調襯托掃蕩任務,頗令人驚艷!也洗滌了書寫歷程的辛苦囉。

 

121.jpg  

故事緣起

 

《夜魔俠》第一季的內容描述在紐約曼哈頓「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這個貧民區域裡,有一群異國黑幫為逞個人私利而大肆破壞城市秩序,讓良善百姓生活極度不安;從小就痛恨惡人為非作歹的馬修‧默多克Matthew Murdock (查理‧考克斯Charlie Cox)長大後成為律師盡己所能保護民眾為其發聲,但他深知在壞人統治的國度裡正義難以並存,有許多事連法律也無法主持公道,於是夜晚化身為夜魔俠扶善懲惡。

 

這是善惡對立的故事,人物就依此分為兩派,一派是夜魔俠馬特和他的友人弗吉Foggy NelsonElden Henson)、凱倫Karen PageDeborah Ann Woll)、克萊兒Claire TempleRosario Dawson)、班Ben Urich Vondie Curtis-Hall)和神父;另一派是以威爾森‧菲斯克Wilson FiskVincent D'Onofrio,綽號 The Kingpin)為主的黑幫,同夥包含高夫人、日本黑道、利藍Leland OwlsleyBob Gunton)與聯合建設公司。威爾森想以自己的方式建設美好的城市,夜魔俠馬特則無法容忍他的不仁不義,分別以國家律法和個人武力對黑幫抨擊與制裁。

 

一位行俠仗義的英雄,他嚮往正義公道的美好社會,亟欲盡己之力建設理想城市,但他以個人武力懲戒壞人的同時,內心與靈魂也一步步走入惡魔的樊牢中受著煎熬。每一集劇情緊湊環環相扣,人物對話鏗鏘有力,須集中注意力觀賞。這雖是一齣英雄劇,然劇中眾多角色所持多元觀點與夜魔俠的論辯十足精湛,充滿正義/邪惡的哲思與辯證,有時,我覺得觀賞的是一齣哲理劇呢!

 

 110.jpg  

 

絕倫的搏擊動作

 

動作戲與場景的設計毫不馬虎,馬特的後空翻飛踢流暢充滿力感,鎖喉、反手擒拿術、翻滾脫身術招招炫目,救俄國黑幫首領的過程猶如魔幻傳奇;馬特與武術啟蒙師Stick過招時讓人目不轉睛、與日本黑幫首領Nobu信的對決更是激烈,當馬特被Nobu傷得皮開肉綻時,我一邊呼叫一邊半矇著眼不忍目睹,而馬特巧用妙計燒死Nobu,可說神來一筆!

 

另有一段,馬特聽轎車裡傳出的古典弦樂開始追蹤壞人,他在曼哈頓城市大樓頂樓奔跑、翻身跳躍、跨牆與飛奔到另一棟大樓,一氣呵成如入無人之境,雖不是武打動作戲,音樂與奔馳結合得太完美,讓人嘆為觀止。


除了主要角色的拳腳功夫了得,其他黑幫手下的格鬥技也精采有神,都是很紮實俐落的武術動作。劇中不常使用槍枝或先進的武器,馬特的武器則是兩根細長小棍子。順道一提,劇中也鮮有作奸犯科的實際劇情,不堪入耳的辱罵也幾乎絕跡,在以黑幫為主軸的電視劇中真是頗有氣質啊!

 

109.jpg  

 

善與惡的內心衝突

 

《夜魔俠》第一季算是這位英雄人物的養成前傳,因此運用許多篇幅來闡述劇中相關角色的原生家庭、成長背景、性格與角色之間的情誼,以架構夜魔俠和反派邪魔對立的立場。從第六集開始,常常都會以一位人物為敘述要角,讓觀眾走入其內心世界,探究這些人物的價值觀;從多元角度觀察這些正派、反派人物內心的善與惡。

 

因此,劇情看似善惡對立,但其實劇中的善與惡不是絕對的二分法,善惡會並存,會在內心產生衝突。

 

122.jpg 

壞人不全然都是一肚子壞,他可能是個愛護子女的好父親(利藍保護兒子)、照顧弟弟的好兄長(俄羅斯黑道弗拉基米爾Vladimir疼惜弟弟阿納托里Anatoly)、孝順媽媽的好兒子(威爾森侍母甚孝)、愛惜情人的好伴侶(威爾森呵護凡妮莎Vanessa)

 

威爾森想要建設美好新都市,卻以不法企業為執行手段。身為黑幫首領呼風喚雨的他,卻也時時刻刻戴著父親的袖扣,提醒自己不要像父親那般殘暴邪惡,每天夜晚,心裡也在善惡之間掙扎,在噩夢中驚醒。威爾森對於母親、助手韋斯利,對於愛人凡妮莎Vanessa Marianna Ayelet Zurer)都是發自內心的關懷與愛護。

 112.jpg  

好人也不一定事事都判斷正確處理無誤,當夜魔俠自以為行使公正之道時或許會因個人的主觀或偏見而誤判傷害了不該傷害的人,導致某些家庭的崩毀。而就算夜魔俠不殺人,被懲戒過的壞人也可能因此而命喪其他黑道之手。如第三集末,就有一名遊走法律邊緣的殺手斥責夜魔俠制伏他卻不殺他是懦弱的行為,因為被問了重要訊息卻不殺死他反而是禍連九族的慘事,於是他一轉身將頭刺向銳利鐵條而亡,留下震驚的夜魔俠(和我)。

 

此外,痛斥犯罪集團以暴力逞凶作惡多端的凱倫,被威爾森得力助手韋斯利James WesleyToby Leonard Moore )所俘時,卻於搶到手槍時也當機立斷殺了韋斯利,以善為根基行事的凱倫,殺人則是向另一種惡屈服。(若要自保可以射腳)

 

 116.jpg  

這些人那些人之間發生的種種,讓觀眾能跳脫主觀的善惡二分法,客觀去理解去觀察所謂的好人與壞人他們所做的事,去思考善惡的存在與衝突,再從中拼貼出複雜的人性版圖。

 

若以古希臘蘇格拉底、柏拉圖時代的哲學來看待善與惡,又是另一種論點,當時的善是指「有用的事」,惡則是指「沒有用處的事」,而不是以道德規範來論善惡。若以此觀點來看威爾森重建城市的思維與做法就較能理解。當然,理解並不代表可以接受。

 

 124.jpg  

私藏物的震懾力道

 

連續劇有一個劇情上的優點,就是可以用很長的時間來形塑一個人的性格,來經營一件與劇中角色相關的事,然後再赫然呈現出一樣有價值有紀念性會影響人至深的物品。本劇,便細水長流的匯集出許多令人感動、震撼的私藏物。

 

1. 傑克‧默多克的拳擊衣

 

馬特的父親傑克是個技藝超群的拳擊手,但迫於生活經濟常常被迫打假拳讓對手贏,讓操作賭盤的惡勢力能分配賭金盈潤。馬特雙眼失明後,聽覺變得異常靈敏,他聽到父親與賭徒操盤手的對話,心裡很渴望父親能真正贏得拳擊場上的勝利。

 

傑克了解兒子對他的期望,於是違背莊家的要求,他預先為馬特留下豐厚的存款使其成長無慮,贏了拳擊賽的那一晚,也是傑克人生中的最後一晚。馬特成了夜魔俠後,有一晚拿出私藏的大箱子,箱蓋一開,傑克最後一次穿的赭紅拳擊衣映入眼簾,這套拳擊衣聯繫起這對父子彼此之間濃郁的情感與堅忍不屈的性格。

 

2. Stick的紙手環

 

傑克一死,馬特被送往社福機構,整天躺在床上鬼吼鬼叫,不肯下床過正常生活。後來,同樣是失明的Stick用另類方式教導他正視已存在的事實並善用天賦,經過啟發後,馬特接受現況並開始訓練其他四種感官的靈敏度。

 

Stick還教馬特格鬥技、擒拿術,為馬特開發另一層次的技能。一天,馬特送給Stick他親手編織的紙手環以感謝Stick的教導,那是用他們認識第一天所吃的冰淇淋外包裝紙所製成的,Stick卻自此離去,兩人再“見面”時已悠悠二十年過後。

 

馬特與Stick為了某一任務該不該殺人而動武,一陣激烈對打後,待Stick離去,馬特整理客廳時,竟撿到這個手環,原來Stick不是不管馬特而離去,是因為太愛他而不得不走。從紙手環當中傳遞Stick這位亦師亦父長者對馬特的愛,讓人感動得淚濕衣襟。

 

 117.jpg  

 

3.白茫茫一片的畫作

 

威爾森在畫廊看上一幅名之為「暴風雪中的白兔Rabbit in a Snowstorm」畫作,他在這幅畫之前駐足良久,引來畫廊女老闆凡妮莎與之交談。這幅圖畫遠看近看都是白茫茫一片,實在說不上甚麼特別的感覺,威爾森買了這幅畫後繼而又擄獲凡妮莎的心。

 

威爾森回憶小時候,威權的爸爸常強逼懦弱的小威爾森對他人反擊,有一天,爸爸叫他坐在牆壁之前面壁思過…這面牆壁,竟然就與「暴風雪中的白兔」畫作神似!每當威爾森半夜做惡夢醒來,他就盯著牆上的畫,宛如回到盯著白牆壁的小男孩時刻。他痛恨暴虐的爸爸,又無法原諒自己殺死了爸爸,他就如暴風雪中的白兔那般無助、懼怕,這樣的煎熬在白色畫作前反芻,永無止盡。

 

4.威爾森父親的袖扣

 

威爾森有一間專屬的豪華衣物間,裡頭陳列高級西裝、長褲、領帶、袖釦…但每當威爾森打開袖釦抽屜,永遠拿的都是爸爸留下的那一副袖釦。凡妮莎不解,威爾森悠悠說道:「我戴著父親的袖扣,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不要像他那麼威權暴力。」

 

平日,威爾森的確斯文有禮。但當年無能為力的小男孩形象使威爾森深受強烈自卑之苦,當他被激怒時,就以“展現權威”的暴力行為來鞏固自己的有力形象,沉浸於虛偽的優越情結之中。

 

因此,實際上,威爾森的暴虐殘酷超越他父親千百萬倍啊!

 

 120.jpg  

正義與邪惡的界線

 

白天是以法律專長為民眾主持公道的律師,夜晚變身為痛擊壞人維護正義的夜魔俠,前者藉由國家公器執法,後者以私人武力仗義;兩者都在追求正義公道,但使用方法截然不同。以私人方式來制裁罪犯,看似維護道德,但沒有依歸的準則,也沒有約束的力量,如果個人的制裁手段使用過火了呢?傷害人到無法再過正常生活呢?甚且若殺死了人,是不是形成另一種暴力?

 

劇中正派反派角色對於這個世界這個社會都有自我解讀的方式,從他們與夜魔俠的對話中,可以清楚發現夜魔俠的內心對自己運用私刑的方式從篤定到懷疑以及尋求解惑的歷程,觀眾同時也可從對話中思索這些議題。

 

俄羅斯黑道弗拉基米爾VladimirNikolai Nikolaeff)逃亡時被夜魔俠馬特所救,因為馬特想從他口中得知威爾森的相關訊息。弗拉基米爾對夜魔俠說:「你覺得你跟我不一樣嗎?不過,你遲早也會和我一樣(走入墮落之境)。」今日夜魔俠以正義之士行道,他日必定會遇到難以控管的事讓你忘記初衷變成另一個人。就如弗拉基米爾與弟弟遠離家鄉原本想在美國功成名就,同鄉眾多且行事小心的俄羅斯黑幫最後卻仍落得屍首異地。

 

弗吉不知道夜魔俠就是同學朋友兼工作合夥人馬特前曾批判:「戴面具者多有所隱藏,戴了面具就如野獸關入籠中,野獸不會停止戰鬥,除非有一方先死去。」雖說馬特戴面具情非得已,但弗吉的這段論述仍擊中馬特心中潛伏的暗黑思想。

 

 113.jpg  

護士克萊兒對於夜魔俠復仇的熊熊烈火瞭然於胸,她知道馬特打擊罪犯的方式遊走於光明與黑暗之間,若逾線則與罪犯無異。克萊兒對夜魔俠說道:「你說你是這城市需要的人,我認為你也是這城市創造出來的…自古以來,殉道者、聖人、救世主的結局都是:全身沾滿血和孤獨一人。」--若不改變做事的方式你也會是如此下場。

 

119.jpg   

馬特也認為自己心中有惡魔拼命想跑出來,於是,他去教堂尋求神父給予指點解惑。神父回應:「或許你想召喚天性中好的一面才如此掙扎,你心中存在著天使與惡魔,惡魔使人墮落令人恐懼,這也是警示眾人:讓我們走向正義之途」。但想做好事的人往往也會因禁不起挫折或煎熬而向邪惡靠攏,那麼就如摻了毒的井水般有害,因為這些罪孽會蔓延給親人、朋友。

 

「他人的惡不是你的善。歷史上常有人用他人的惡來辯解自己的惡行」--黑暗與光明交接的時間是一片灰,你必須拿捏得宜。

 

◎至此,我們也可以思考這個問題:

 

夜魔俠是因為父親受到不公不義的對待而枉死所激起維持正義之志才訴諸武力懲戒惡人?或是想釋放身體與內心的惡魔才以正義為名實行暴力之道?

 

想必兩種皆有之,這也讓他徘徊於正義與邪惡界線的邊緣痛苦掙扎。

 

 118.jpg  

威爾森曾對馬特說「你和我有許多共同點」,此言不虛。兩人從小家庭貧困,父親們都想有一番作為卻壯志未酬。威爾森的父親行事偏激殘暴,造就威爾森扭曲的性格;馬特的父親拳技超群卻為了撫養兒子而甘願受威逼打假拳,最後死於非命,讓馬特痛恨惡勢力。兩人都想改造從小居住的城市,方式卻十足暴力與激進。


威爾森所謂的建造美好城市,卻是跨足黑白兩道,用了賄賂警察、買通媒體、綁架、販賣人口、爆炸、殺戮等陰狠手段,這些違法亂紀之事是他重造新都市的必要之惡。威爾森想讓深陷於貧窮罪惡泥淖的城市有新氣象,必消除讓市容或城市衰敗的貧窮低下階層民眾,這與希特勒消滅猶太族又有何異?以犯罪方式若能建立嶄新都市,也是充滿罪孽的都市吧。自詡為城市救世主的威爾森,顛倒是非又振振有辭,他,就是亂世裡的魔鬼;也是足以與夜魔俠相抗衡的強大力量。

 

 107.jpg  

期待第二季

 

劇中偶爾也有些矛盾之處,但通常我發現不太對勁時,劇情就會有所解釋將它兜攏,蠻佩服編劇的嚴謹。比較沒有需要的是威爾森講奇怪的中文。比較有疑問的是第10集受重傷又跳入河中的夜魔俠是如何回到自宅的?第11集韋斯利獨自抓回私下調查威爾森私事的凱倫卻不殺她,還給她一個去勸服周遭同事的差事,結果反被凱倫所殺,依劇情走向與人性而言這是個奇怪的安排,也不符合韋斯利謹慎的作風。而凡妮莎明知威爾森的背景不單純卻仍決定與他在一起也有些牽強。

 

此外,夜魔俠的聲音識別度其實頗高(因為聲音很特別很好聽),照理說閱人無數的威爾森和記者班應該可以在與馬特面對面說話時聽出來才是。

 

至於我覺得這齣電視劇最不足的是甚麼呢?當然就是沒有夜魔俠的愛情戲了!希望第二季給一點愛情的甘霖吧!

 

 108.jpg  

The things you’ve done what you’ve made of yourself.

你做的事使你成為那樣的人

 

夜魔俠面對敵眾我寡,他心中的正義使命要如何達成?他如何正視內心善惡的糾結,把持正義與邪惡間的道德線?

 

要看到光明,就得先經歷黑暗。然而,就如Stick所言「聰明是在正確時間做出正確抉擇」,經由這麼多人事的洗禮,夜魔俠更能接納朋友的意見傾聽內心的聲音,必淬鍊出更無畏無懼的英雄風範。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