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jpg  

 

睽違三年的007系列電影續集上映是年底影壇盛事,一部電影能在瞬息多變的影視圈傲視群倫半世紀而一集接著一集續拍,算是電影星球中的傳奇。1996年英國電影《猜火車》裡的Sick Boy(變態男)是個龐德迷,他對007電影如數家珍,與他同樣熱衷於此系列電影的影迷與粉絲,想必對2015年第24007具有一股特殊情懷吧。

 

 51.jpg  

 

開場墨西哥的槍擊追逐、大樓傾圮與直升機上的正邪對抗火爆刺激,令人血脈賁張,尤其以一場華麗詭譎的“亡靈遊行”當作整個打鬥搏擊的背景實在太吸引了;接下來的動作戲涵括了羅馬街道雙跑車對決、雪地上飛機與汽車追逐戰、火車中007與瑪德琳聯手對付Hinx、惡魔黨總部的爆破逃脫以及倫敦市的殲敵之戰,雖有時帶點天馬行空般的kuso,但節奏明快驚險氛圍到位,還適時搭配了幽默梗以調和緊張氣息,Thomas Newman007主旋律的磅礡配樂與強烈節奏,更讓動作戲達到一氣呵成的巔峰。

 

56.jpg   

 

The Death are alive.亡靈未死—惡魔仍存在】

 

這世界,常常呈現對比的狀態。有欣欣向榮繁華都市,必有貧窮破敗落後地區;有親切溫暖感人的故事,也有恐怖血腥不忍卒睹的慘事;有正義光明志士,更有邪惡暗黑的惡魔。

 

007詹姆斯‧龐德James Bond(丹尼爾‧克雷格 Daniel Craig)受M夫人遺命之託追蹤一名恐怖分子到了墨西哥,得知這個組織即將炸毀體育館,於是龐德先發制人開槍攻擊,後與這名恐怖分子纏鬥到直升機上,拿到他手上一枚嵌有章魚圖案的戒指。

 

得到Q(班‧維蕭 Ben Whishaw)和曼尼佩妮Moneypenny(娜歐蜜‧哈瑞絲 Naomie Harris)的協助,龐德一路尋查,找到關鍵人物Mr. White與他的女兒瑪德琳Madeleine(蕾雅‧瑟杜 Lea Seydoux),終於獲知在全世界興風作浪的邪惡龐大組織--Spectre惡魔黨。

 

惡魔黨首腦Blofeld布洛費(克里斯多夫‧沃茲 Christoph Waltz)正野心勃勃的攏絡英國國安局局長Max麥克斯(代號C,安德魯‧斯科特 Andrew Scott)去串聯九大國通過監控協議,以期掌控全世界脈動,成為最強大的恐怖組織。龐德受到M夫人亡靈感召,準備全力追緝惡魔黨並予以痛擊。

 

 63.jpg   

 

【被監控的世界—老大哥正在看著你】

 

軍情六處處長M(雷夫‧范恩斯 Ralph Fiennes)與國安局局長C走在新落成的國安局大樓迴廊上,聽著C標榜著隨時監聽監視每個人的所有電話、活動內容與跨國監控是現代維安的必要之舉,此時,M雲淡風輕的說了句「喔,這裡會成為喬治‧歐威爾的惡夢」,意即這是個充滿極權專制的空間。

 

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1948年創作小說《一九八四》,講述被極權主義控制的社會,每個人時時刻刻被監控,毫無個人意志與自由。書裡有一句重要標語「老大哥正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將侵犯隱私且無所不在的監視行為表現得淋漓盡致,讓人不寒而慄。而國安局局長C,正是這位假安全之名行監控惡行的老大哥。

 

C認為有了科技化的監控儀器與無人飛機,必能解決恐怖活動的威脅維持國家安全,因此,「00特務」這個組織形同虛設應予以廢除。M則表示,無人飛機、監視器、監聽器等科技產品都僅能作為行動的判斷參考,是否要開槍射殺對方,只有在真實處於當時環境面對真正敵人時才能做決定,所以「00特務」雖領有殺人執照,其實那也是不濫殺人的執照。

 

 61.jpg   

 

【鳩佔鵲巢,咕咕—瓜分父愛之恨】

 

原來這位惡魔黨組織首領Blofeld與龐德從小相識。龐德小時父母去世,由Blofeld的父親收養,這位父親對當年12歲龐德無微不至的照顧與關愛引起Blofeld強烈嫉妒不滿。Blofeld視龐德為搶人巢穴的斑鳩,自擬為遭斑鳩推出巢外的喜鵲,父愛被瓜分到幾近於零讓他心生仇恨,於是,他以山難為布局殺害父親,更刻意奪去龐德生命中重要朋友、長官、愛人的生命,讓龐德品嘗“失去愛”的苦果。

 

Blofeld認為自己對世界進行毀滅性破壞是為了創造出更美好的世界,這可說是恐怖份子的一貫謬論,也是偏激思想豢養出的畸形罪惡。美劇《夜魔俠 》中的黑幫首領威爾森‧菲斯克Wilson Fisk也持此顛倒是非理論以鞏固邪魔王國。

 

Mr. White是惡魔黨的重要一員,因無法接受Blofeld老弱婦孺皆殺的殘暴行徑而心生萌退之意,罹患絕症瀕臨死亡的他,死前擔心離家多年的獨生女瑪德琳遭到不測,他選擇相信龐德,讓龐德找到躲藏中的女兒並保護她。無私濃烈的父愛讓孤單怨懟的瑪德琳擺脫對父親的恨,讓生命更完整。

 

兩個父親,一個因為用心照料龐德而被親生兒子殺掉還間接「造就」了混世惡魔;一個本與龐德敵對,後來因信任他而解救了女兒瑪德琳的生命,女兒還與龐德共譜戀曲找到避風港。

 

 52.jpg  

 

【暴風雨中飛舞的風箏—不屈不撓007

 

龐德循線找到Mr. White聽了他的解說後,已知惡魔黨勢力龐大非他一人之力能推翻,但龐德仍願意傾全力一試,Mr. White說了句「你就像暴風雨中飛舞的風箏You are a kite dancing in a hurricane」

 

龐德明知山有虎,不惜犧牲性命仍要向虎山行,他堅毅勇敢的精神讓Mr. White敬佩,因此肯將女兒的安全交付於他手上。風箏在暴風雨中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瞬間即會被吹落撕裂,但龐德大無畏的精神卻讓暴風雨中的風箏有了存在的可能,讓不可能成為可能。

 

「鏟奸除惡」是龐德成為007特務後一直秉持的信念,為了這個信念他不屈不撓勇往直前對抗惡勢力,形塑成正義的化身。

 

60.jpg   

 

【我們每個人都有選擇權—愛情萬歲】

 

龐德與瑪德琳相識後兩人互生好感與愛意,一日,瑪德琳問龐德「當特務殺手是你真正想過的生活嗎?活在陰影之下、狩獵他人也被人追捕、總是孤單一人(是你想要的嗎)?」龐德回答未曾想過這些問題。瑪德琳之後又告訴龐德「我們每個人都有選擇權」,你可以選擇過任何你想要的生活。

 

這些問題這些話在龐德心中慢慢發酵,直到瑪德琳選擇離開龐德和他的殺手生涯,不久,瑪德琳還被Blofeld抓去藏在危樓某處,在生死繫於短暫的三分鐘內,龐德漸漸認清現在生命中重要的人與事,於是,救回瑪德琳後他選擇不殺Blofeld,更選擇與瑪德琳相伴走天涯。龐德做了未曾想過的選擇,突破自訂的框架。

 

瑪德琳是007系列中未被物化且能獨立自主的龐德女郎,Bravo

 

 57.jpg  

 

此片由多人共同編劇,但劇本的主軸卻飄忽不定嚴謹不足。

 

其一、故事線的經營有斷層。有些支線頗完整縝密,有些卻鬆散不知所以,不明瞭為何英國國安局局長C要與惡魔黨組織合作陷自己與國家於不義?他的憂國憂民理論究竟是立基於何點呢?莫非以「監控」大業自豪的他竟不知惡魔黨的底細?

 

其二、沒有旗鼓相當的反派與對手。大個兒Hinx Dave Bautista 雖曾居上風挫了龐德銳氣,但其行事草率未瞻前顧後、Blofeld更是表面看起來老奸巨猾深謀遠慮,其實算是個沒頭沒腦的莽夫,以至於兩次都被龐德輕易擊敗。反派的駑鈍讓龐德立下反恐功勞,過程卻顯牽強。

 

其三、過度誇大心理創傷。Blofeld以青少年時代父親照顧龐德而心生怨恨,就因這樣造成那麼巨大的仇恨足以弒父嗎?此原因的立論實在太薄弱;而他在龐德面前聲稱殺了許多龐德親近的人,既然有這麼多機會可以殺龐德為何又大費周章才欲取他性命?

 

53.jpg  

 

雖說如此,喜愛《Spectre》仍多於三年前的《Sky fall》,Sam Smith唱的主題曲〈Writing's On The Wall〉也喜歡。主題曲內涵兼容龐德跌宕起伏的特務生活與心境多層轉換之意象,旋律帶點憂傷與浪漫,讓人低迴遐思。

 

異國風的情調、精彩絕倫的開場、Q走出他的倫敦城堡出任務、輕盈趣味的對白以及美好的愛情,這些,還是讓人感受到007影片在新舊交替中力挽狂瀾的努力。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