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jpg  

 

連續三年,伍迪‧艾倫的電影幾乎都在年底時刻上映,這也快成了他所執導影片的特色之一了。繼去年的《魔幻月光 》後,艾瑪‧史東仍是伍迪‧艾倫新片的女主角,而她的演技也更流暢靈動,超級吸睛;變成中廣體型又有點不修邊幅的瓦昆‧菲尼克斯與《雲端情人 》時期判若兩人,幾乎完全認不出他,卻將哲學教授的倜儻不群揮灑得魅力無窮啊!  

 

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電影風格獨具,自編自導的影片特色鮮明,我們來複習複習:1.絕對會有叨叨念念的主角。2.女主角戲份重,絕不會是花瓶。3.沒有特別為電影製作的音樂,配樂不用時下流行的音樂,會採用歌劇、爵士樂或古典樂(本次採用了巴哈的鋼琴曲與無伴奏大提琴曲)4.劇情都帶有懸疑性,甚至會有命案。5.常有些天馬行空不可思議的巧合橋段。6.文學、哲學信手拈來引經論點(這齣則談了杜斯妥也夫斯基、康德、齊克果、沙特、西蒙波娃)7.擅於剖析嘲諷矛盾極端人性與光怪陸離社會現象。

 

 89.jpg 

 

這幾年伍迪‧艾倫的作品較回歸現實,這齣《愛情失控點》就很寫實啊!以哲學系學生吉兒Jill艾瑪‧史東 Emma Stone和哲學系教授亞伯Abe瓦昆‧菲尼克斯 Joaquin Phoenix相識相戀的互動與進程,架構出一段失控的愛情與人生。更以熟稔哲學理論卻被不如意人生綑綁的哲學教授際遇,來探討其逐漸失衡的價值觀,致使哲學教授奉行的存在主義變成了另一種異想天開的荒謬,帶來了他人與自己的毀滅。

 

 95.jpg  

 

對人生喪失熱忱、生活陷入索然無味窠臼的哲學教授亞伯,來到新學校新環境仍然意志消沉欲振乏力,以往充滿樂趣的教書、聯誼、寫文章等事都成了苦差事,就算有女同事麗塔Rita帕可兒‧波茜 Parker Posey和女學生吉兒的溫情軟語體貼相待還是意興闌珊。直到有一天,他聽到一位不公正法官的惡行,決定為辛苦爭取監護權的傷心母親討回公道,此刻,他開始計畫「行俠仗義」行動,生命也隨之重燃希望火花。

 

亞伯以往花許多時間對眾多事件作辯論與辯證,卻發現許多事情的結果仍然無法改變。生命跌到谷底後,亞伯的想法跟著扭轉,他要跟著直覺走,讓思考與做事方法單純一些,以求更宏大的成效。

 

96.jpg   

 

吉兒潛入亞伯房間要找尋線索時,發現桌上有一本兩人喜歡的俄國文學家杜斯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evsky1821-1881)作品《罪與罰Crime and Punishment(2005年伍迪‧艾倫的《愛情決勝點 Match Point 》中也出現過此書喔),亞伯在書中還寫了一句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的名言「平庸的邪惡」,於是,吉兒對亞伯的內心想法已瞭然於胸。

 

亞伯認為法官未公正判案讓愛孩子的母親傷痛絕望是犯了人性惡質的罪,理當接受處罰,但是平凡的人類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允許這種不公不義的事發生,這種「平庸的邪惡」(意即脫離現實與缺乏思想能力等同於惡)猶如成了不義法官的共犯,而他要以身作則打擊這些罪與邪惡。

 

亞伯真的坐而思起而行,開始策畫謀殺法官的方案,他跟蹤法官找出他的生活規律性與固定習慣,用氰化物在柳橙汁裡下毒終結了法官的性命。此時的他,自認為「殺死法官,拯救傷心母親與無辜小孩」乃對生命賦予了非凡的意義,肯定了自己存在的價值,更能重新快樂的擁抱人生。他用實際行為將自己變成審判他人生死的大法官,卻成了真實的邪惡。

 

 97.jpg  

 

原本,亞伯經歷了好朋友死亡與妻子外遇而厭世,對任何事都提不起勁如行屍走肉,來到小地方的大學任教仍天天無精打采、酗酒、無創作能力,甚至可以毫不猶豫拿起裝了子彈的手槍玩「俄羅斯輪盤Russian roulette」自殺式玩命遊戲想了結生命;而當他對生命重燃巨大熱情與希望後,卻不惜毀掉他人的性命,即使是無冤無仇的陌生人(法官),或是交往中的大學生女友(吉兒);亞伯前後態度的對比交錯出失控的人生。他準備謀殺法官那一刻起,感覺全身細胞漸漸甦醒;殺了法官後則再也不肯拋棄越來越充實美麗的人生了。

 

法國哲學家卡謬所著《異鄉人L'Étranger 》中的主角莫梭因一起槍殺案被審判,但檢察官對整個審判過程卻以旁觀者、局外人的說法為主,對於事件主事者莫梭本人的回應反而相應不理,呈現出「荒謬」情境。亞伯過往的放蕩私生活與不羈性格也常常成為他人茶餘飯後的八卦消遣,被進行著類似「法庭上的莫梭」般荒謬的社會評論與審視;然而,亞伯同時也翻轉了康德的「理性」、沙特的「存在先於本質」等哲思,更讓自己去扮演《異鄉人》書中檢察官主觀、獨斷、固執的審判者角色,成了另一種荒謬。

 

 91.jpg  

 

大學生羅伊Roy(傑米‧布萊克利 Jamie Blackley )在亞伯尚未出現前就將亞伯視為會奪走女友吉兒的假想敵,然後吉兒彷彿就依照他的預言般一步步走進亞伯的懷抱裡。羅伊體貼、包容、紳士作風,卻讓吉兒覺得平凡無特色而心生離去之意,而羅伊沒有想方設法挽回他口口聲聲說愛的女友,就這麼放棄了;卻又在女友求合時感恩的接受了。他所自認為重要的人與事其實是可以輕易捨去的,他所認為的分手情傷也是可以輕鬆止痛的,這又是另一種荒謬。

 

 93.jpg  

 

哲學系學生吉兒認同西蒙波娃《第二性》女權主義論理,想跳脫中產階級的乖乖女形象,不願被社會倫理與道德束縛而勇敢追求愛情,她對亞伯有一種崇拜,對浪漫主義有一種嚮往,更對幫助亞伯脫離憂鬱苦海有一種女性主義的偉大幻想。吉兒愛上教授,其實是實踐一種帶點禁忌與刺激所形塑成的浪漫愛情。那麼,她到底是真正愛上亞伯,還是愛上自己所推崇欣賞的前衛觀點?這解答就在亞伯承認殺了法官,破滅了吉兒的浪漫想像,讓她捨棄亞伯又去與前男友羅伊重修舊好昭然若揭了。當然,年輕的她具有人道主義且尚未隨亞伯完全沉淪,仍閃耀出了善念的光輝。

 

 90.jpg 

 

麗塔Rita主動積極追求歡娛的愛戀,開誠布公請先生讓她離開,也算是一位女性主義者;但另一方面,她又是個十足的小女人,需要依附在另一個男人的臂膀上才有出走的勇氣。

 

吉兒與麗塔獨立自主的性格都是假象,這何嘗不是另一種荒謬?Irrational者不僅僅是亞伯啊!若沒有殘酷現實來搓破假面人生的彩色泡泡,眾人將繼續沉醉於自釀的荒謬中。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