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jpg 

 

去年《瘋狂麥斯:憤怒道 》的視覺震撼尚記憶猶新,今年初則由《神鬼獵人The Revenant》承接,在大自然壯闊美景中,隨著格拉斯體驗美國西部邊境既艱苦又煎熬的荒野求生歷程。兩位力求真實場面不假手綠幕與特效的導演,帶給觀眾的是無盡的滿足與感動。大家一定要去看大銀幕啊!(而且絕對不要事先知道一絲一毫劇情,你才能在電影院中發抖、尖叫)

 

 204.jpg  

 

此劇改編自麥可‧彭克Michael Punke200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一群受美商公司聘僱在森林裡辛苦打獵剝動物毛皮的獵人,他們打獵之地是當地原住民的領域。一日,瑞族原住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這群獵人展開攻擊,搶來的毛皮則交給法國人換了馬匹。

 

響導獵人格拉斯Hugh Glass李奧納多‧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與亨利隊長Andrew Henry多姆納爾‧格里森 Domhnall Gleeson等人躲過瑞族的虐殺,為求保命準備走山路回去公司營地。格拉斯卻在狩獵時遇上大灰熊攻擊而身受重傷,眾人雖對他不離不棄,但又因時勢所逼僅留了格拉斯之子霍克Hawk、費茲傑羅John Fitzgerald湯姆‧哈迪 Tom Hardy和布里傑Jim Bridger威爾‧普爾特 Will Poulter三人照顧他。

 

因一個意外狀況,生性暴烈的費茲傑羅失手殺了格拉斯的愛子霍克,他匆忙活埋了僅剩微弱生息的格拉斯後與布里傑雙雙離去。逃過死劫的格拉斯內心悲憤交加,決心為愛子報仇。他艱難的在雪地上行走,途中遇到一個又一個天災與人禍,在往生妻子與兒子的亡魂保佑下,忍受身心靈極致折磨與痛苦,步步為營走向復仇之路。

 

206.jpg  

除了半殘的格拉斯想方設法要找到仇人費茲傑羅這條主線外,另有法國人欺壓印地安原住民、不同部落印第安原住民相互殘殺等支線,將十九世紀初美國西部民眾目無法紀的亂象如實搬演。故事線雖簡單,然而整個故事架構的布局縝密,主線支線環環相扣精采絕倫,難以臆測的劇情讓觀者保持高度的警覺性,每個段落都有令人瞠目結舌的發展,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清楚事情會如何發生與結束。

 

 202.jpg  

 

這是一齣轉折不斷且期待度滿點的優質影片,導演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Alejandro Gonzalez Inarritu敘事與場面調度能力非凡、影片節奏流暢、人性的塑造與刻劃完整,將簡單復仇故事拍成史詩級巨作的「小題大作」功力驚人。

 

整齣影片能夠使人目不轉睛的重要關鍵在於導演非常注重每個細節的呈現,讓觀眾彷彿跟著演員群走入了另一個時空中,真實的體驗了那個時代的紛亂、動盪與不安;也感受到格拉斯在復仇之路中所受的千辛與萬苦。其中一幕,波尼族原住民在暴風雪夜為格拉斯在樹林中蓋了簡易木屋禦寒並醫治他身上的傷口,真正讓人大開眼界啊!

 200.jpg   

兩位主要演員湯姆‧哈迪、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的演技大爆發,對手戲飆出璀璨火花。我也算觀看這兩位演員很多齣影片了,湯姆‧哈迪從早期沒什麼表情的詮釋方式到現在完全融入這個冷血角色中,還嘴賤到最高點,非常出色;李奧納多則收起以往狂放的表演方式,演技內斂自然餘韻十足,他對妻子的深情對兒子的摯愛相當感人催淚呀!另外兩位配角多姆納爾‧格里森、威爾‧普爾特演出稱職,襯托出主角的光芒。

 

影片中還出現許多野生動物,有超搶戲的大灰熊,還有野狼、野牛、麋鹿以及人類忠實的朋友馬。這些自然曠野中的動物見證了人類世界中的善與惡、光明與黑暗。

 209.jpg   

本片的攝影與運鏡實在讓人嘆為觀止,艾曼努爾‧盧貝茲基Emmanuel Lubezki多元角度的靈活取鏡讓故事與角色間相互輝映。大自然原始山林富純淨空靈之美,廣袤原野景觀映入眼簾,如詩如畫美不勝收;畫面中僅有森林的蒼綠、皚皚白雪與灰黑褐幾個色調,偶爾加入熊熊紅火,卻營造出天地蒼茫廣闊的無限美感,那樹林、山巒、雲霧、河川、雪地與驚悚劇情彼此烘托,映襯出難以言喻的強大張力,過目難忘。

 

 207.jpg  

 

坂本龍一Ryuichi Sakamoto的配樂以鼓聲、鐘聲搭配弦樂為主,並融入自然界蟲鳴鳥叫流水聲風聲,在以寒冬蒼涼影像為主調的劇情而言,帶有禪味的音樂其實蠻搭調的,甚至有時完全沒有任何樂音,僅憑格拉斯的喘息聲也能凝聚出驚駭急迫的氣息。比較可惜的是後段未顯現出兩位主角對峙時的緊張氣氛,鼓聲、鐘聲僅在快、緩不同節奏做變化,有時旋律同質性過高,未能區隔出不同情境的氛圍。

 205.jpg 

【邊境族群食物鏈】

 

The Revenant》以十九世紀初為時間背景,時值美國獨立(1776年)後不久的拓荒年代,美國西部為原住民族群的居住地,他們也是土地與水域的擁有者。獵取動物毛皮的獵人深入此地原始森林打獵是冒著生命危險的,辛苦工作時還得防範印地安原住民的攻擊。電影開場時,以亨利隊長為首的隊員們正在打獵與處理動物毛皮,槍聲劃破天際,瑞族原住民大舉進攻,刀槍光影交錯,格拉斯的同伴死傷慘重落荒而逃。

 

對於美商毛皮公司的獵人而言,瑞族原住民族群龐大又強悍,格拉斯等人絕非對手,僅能面對現實快速逃離。而瑞族原住民則受掣於法國人,因法國人的國力武力更強大,他們表面上對原住民部落維持虛假的平等協商,實際上將原住民視為次等落後民族。法國人欺壓原住民,強奪豪取其土地與資源,甚至到原住民村莊去燒殺擄掠,原住民族群敢怒不敢言。


美國西部的原住民族群分屬不同部落,劇中除了瑞族外,還提到蘇族與波尼族(格拉斯妻子的部落),這些原住民族群彼此之間是你爭我奪的狀態,強悍部落居上風,反之,只能被吞噬。

 

法國人侵門踏戶欺負印地安原住民→印地安原住民殺戮美國白人→原住民族群相互攻擊→美國白人反擊→…… 文明與野蠻的界線又在哪裡?

 

十九世紀初美國西部廣闊的土地裡,天天上演弱肉強食戲碼,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因為民族自大心態、種族歧視、貪婪,演變出難解的衝突與仇恨。

 

 201.jpg       

【獵人群像】

 

以打獵剝取毛皮為工作的獵人大部分是社會階層較低的,當年的毛皮買賣利潤可觀,也讓這些獵人甘冒生命危險為之。這齣以男性為主充滿陽剛的影片,花了許多篇幅鋪陳這群獵人的道德與情義。

 

瑞族突然攻擊亨利與其獵人團隊時,這些朝夕相處的獵人相互扶持幫忙,雖然最後死了三十多人,但仍有十餘人成功逃過一劫。 

 

當格拉斯傷重需要眾人抬擔架,除了費茲傑羅碎碎念外,其他人都義不容辭照顧他,直到山勢與氣候險惡不得不留下格拉斯時,費茲傑羅是為了賞金,布里傑則是發自於真心留下來看護格拉斯。

 

費茲傑羅殺了霍克後欺騙布里傑有瑞族原住民即將入侵,布里傑只好痛苦的留下格拉斯跟著費茲傑羅離去。一路上布里傑良心難安並在識破費茲傑羅說謊後欲制裁他,可惜布里傑非其對手。回到公司營地,布里傑想對亨利隊長說真話卻被費茲傑羅制止,他未拿任何賞金內心抱憾鬱鬱寡歡。

 

布里傑與費茲傑羅抵達公司營地前,兩人曾經過一個剛被摧毀的原住民村莊,布里傑看到一名僅存的原住民婦女,他眼露憐憫留下一塊肉給她。布里傑年紀雖輕,卻能夠判斷是非善惡,心中更是充滿善念與溫情。

 

211.jpg  

 

亨利隊長仁心寬厚,善盡其責照顧隊員,他器重格拉斯,並能一視同仁對待霍克。在格拉斯傷重拖累眾人行程時他以獎金激勵隊友留下來照顧格拉斯;可能是霍克使用過的水壺一出現時,他立即帶領隊員出去尋找而救回格拉斯;當他知道費茲傑羅所犯下的惡行後,立刻騎馬追緝欲捉拿其回來接受審判,為自己受奸人蒙蔽未善盡職守贖罪,也為格拉斯討回公道。(亨利未帶領其他隊員一起去捉拿亡命之徒是不該犯下的錯誤)

 

格拉斯為人謙和不與人爭,他拖著殘破身軀,生命之火將熄之際受到一位波尼族原住民的救助,這位原住民慘死後,格拉斯找到法國人紮營處並救了一個原住民女子(格拉斯原本可以自己騎馬就走的),原來這名女子正是瑞族酋長跋山涉水尋找的愛女Powaqa(不知與法國人交易買賣的瑞族酋長為何沒想到女兒就在法國人手中)。格拉斯心存良善的救人之舉,讓他報了弒子之仇,也獲得瑞族不殺之恩。

 

亨利隊長的下場令人不勝唏噓,而自私自利殘酷的費茲傑羅則是死無葬身之地。在動盪的時代中,大部分獵人仍屬好人,這些善行閃耀出溫暖的光芒。

 

213.jpg   

 

【歸來的亡魂】

 

對於格拉斯而言,原住民妻子、兒子是他一生的最愛。格拉斯常於夢境中幻覺裡與妻、兒的亡魂相會,歸來的亡魂(片名The Revenan雖讓格拉斯痛徹心扉,卻是讓他在險惡情勢中一次次存活下來的最大力量。

 

格拉斯被灰熊攻擊後奄奄一息,若換成旁人幾乎沒有活下來的可能,但是格拉斯並未死去,他就像當年對著被火燒傷重傷難治的兒子霍克所言般「努力的呼吸」。他不能死,他不能留下霍克被白人欺負,他一定要活著照顧兒子,這是一位父親對兒子深情的愛。

 

格拉斯的原住民妻子其村莊被軍隊洗劫時妻子當場死亡,格拉斯則為了愛子殺了一個軍官,亨利隊長詢問此事時,他輕描淡寫說「我殺的是一個企圖殺我兒子的人」,意即那個人是甚麼身分不重要,想取霍克性命者就是惡魔。小霍克雖未死卻傷重,是格拉斯用無盡的愛喚回了兒子;因此,費茲傑羅殺了霍克,在格拉斯眼中是魔鬼,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當亨利隊長與其他毛皮獵人都以為格拉斯已死卻又再度看到他時,黑暗中被火光照耀著的格拉斯宛如是歸來的亡魂(The Revenan),眾人又驚又喜。

 

霍克死後,格拉斯在一次夢境中與兒子重逢,他輕摟著兒子,妻、兒亡魂之所在也是格拉斯的歸屬。當費茲傑羅死亡,妻子的亡魂又出現,此次應是了無牽掛真正的告別,格拉斯再度孤單勇敢走向命運之路。

 208.jpg  

【忠於自我的費茲傑羅】

 

可以這麼說,獵人群中的唯一反派是費茲傑羅,也是人性塑造最完整的角色。

 

費茲傑羅會養成這樣冷酷的性格當然與原生家庭成長背景息息相關,從他與布里傑聊天中,得知他的父親原是個無神論者,費茲傑羅則更不受宗教教義規範。費茲傑羅所有想要的東西都須靠自己打拼,因此看事情的角度相對趨於現實面;再者,他曾遭印地安人捕捉虐待過,被削去一大片頭皮,這種「適者生存不適者滅亡」的危機意識已在他內心根深蒂固,他所有的無情原本乃出自於對生活的不安與對生命的防衛,久而久之成了他的性格。

 

費茲傑羅冷血、勢利、缺乏情義,卻仍存有人類的善念,他後來饒過布里傑一死而且沒有再動過手(他大可以在回到營地前殺死布里傑以杜絕其說出真相之後患)。格拉斯找到費茲傑羅時兩人又殺又砍血跡斑斑,費茲傑羅說了句「你跑這麼遠就是為了殺我,那麼,你就慢慢享受吧!」如此豁達胸襟應該是掩飾內心的恐懼。其實,他並不想事情如此演變,他是被自己反社會人格傾向箝制,被衝動與暴烈脾氣所害。

 

費茲傑羅忠於自己,死到臨頭仍堅持說真話:「或許你應該鍛鍊你兒子成為真男人而不是個娘泡(所以三兩下就被我殺死)」,此話雖惡毒卻又有些道理。費茲傑羅的思想偏向利己,對他而言這是艱苦時代的必要之惡。

 

210.jpg   

【百鍊成鋼格拉斯】

 

個性低調溫和的格拉斯,一心只想將愛子扶養長大讓他過安穩生活,以慰妻子在天之靈。然而,因自己受灰熊攻擊意外受傷,厄運竟波及到兒子使其意外死亡,他自責吶喊,誓言殺掉費茲傑羅替兒子報仇。

 

但是,他破碎的身軀連走路都有問題,也幾乎喪失照顧自己的能力,要如何復仇?他費盡心力繼續呼吸、維持生命機能,再一步步計畫找到費茲傑羅。

 

格拉斯在荒原與雪地中經歷了層層煎熬:為了要止血而用火藥燒喉嚨傷口、逃避原住民時被河川急流沖走、生吃魚肉牛肉、摔落山崖、躲在馬屍的肚子裡禦寒,是一部身心受盡折磨的血淚史。

 

除了受到波尼族原住民幫助,格拉斯還接受了動物的幫忙。讓他身受重傷但被他殺死的灰熊,其毛皮讓他取暖禦寒度過隆冬侵襲;格拉斯騎著波尼族原住民的馬匹逃走,此馬死後又讓他躲過暴風雪。

 

格拉斯時常寫著「費茲傑羅殺死我兒子」來燃燒仇恨,在無盡的痛苦歷程中,格拉斯努力求生並鍛鍊出鋼鐵般的意志,終於迎向與費茲傑羅的正面對決。最後格拉斯將費茲傑羅的命運交由上帝,完成心中復仇之業。

 

212.jpg  

 

‧看完電影後去翻閱了原著,發現時代地理背景、灰熊攻擊格拉斯以及格拉斯復仇一事與原著相同外,其餘細節「全都變」,以下列出原著裡與上述電影文當中相關的資料:


1.該事件的時代背景為西元1823年。我的電影文中所述「美商毛皮公司」其正式名稱為「洛磯山皮草公司」;而「公司營地」的正式名稱為「聯合站」。

 

2.一開場與獵人們大戰的是「阿里卡拉族」,非「瑞族」,也沒有瑞族酋長找尋女兒一事。

 

3.格拉斯(小說翻譯葛萊斯)確實曾經與原住民波尼族生活過,但未娶該族的女子,所以也沒有霍克這個兒子。

 

4.格拉斯被灰熊攻擊後,留下來照顧他的是費茲傑羅與布里傑,但費茲傑羅主要是想等格拉斯死後“繼承”他的那把好槍。這兩人照顧格拉斯一周後8/24--8/31將他“丟包”,原因是費茲傑羅真的看到附近有五名印地安人,而年僅19歲的布里傑則是因為恐懼才丟下格拉斯。

 

5.格拉斯要復仇的原因當然就與兒子無關了,是因為費茲傑羅與布里傑不但拋棄他,還將他可以存活用的刀子、槍與其他物品都帶走,斷絕了他的生機。

 

6.格拉斯在復仇之路上所經歷的事幾乎都與原著不同,但他的確接受了原住民的幫忙,不過,不是落單的波尼族人,而是一群蘇族原住民。

 

7.亨利隊長沒有跟格拉斯去找費茲傑羅,所以沒有死;格拉斯找到費茲傑羅後並沒有對決一事,費茲傑羅也沒有因此事件而亡。

 

8.書名《The Revenant》指的就是如亡魂般歸來的格拉斯。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