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jpg  

 

未來世界裡,單身者不受社會接納,必須住進“單身配對飯店”並在一個半月裡尋找到適合的伴侶(一定要青菜配青菜、蘿蔔搭蘿蔔,可不能“只要我喜歡”就可以喔)。若找不到,哼哼,等著成為動物吧!在「短暫時間」與「伴侶條件」的雙重限制與巨大壓力下,這些單身者要如何能真正遇到、找到門當戶對又彼此喜愛的the one 呢?

 

真實情況是,能達到此完美境界的機率當然是少之又少囉!這群住進飯店找尋另一半的單身者,實在無法找到契合的伴侶時會出現以下幾種情況:狩獵技巧高超的可以從捕捉樹林中的“單身禍害”得到積分,延長45天的限制;狩獵技巧普通又想延續人類人生的就違背意志,作假自己與另一個單身者很match而成為一對;無計可施的認命者就接受制度成為動物;無法延續人類生命又不想成為動物者就自殺;另有一途則是逃出單身配對飯店躲進樹林。

 

21.jpg    

 

隨著故事發展,劇中前後出現三大場景:單身配對飯店、單身者森林與成雙成對城市。此三個場域代表未來世界因激進的價值觀與道德觀而產生壁壘分明的對立狀態,而三個場域中的人事物相互影響、牽制與糾葛,讓社會離烏托邦越來越遙遠。

 

這個貶抑單身的故事,架構雖不複雜,但每一段劇情都有其欲探討的議題,其中隱藏的寓意不勝枚舉,更極盡嘲諷之意

 

23.jpg   

一、單身配對飯店--歧視單身者

 

不管是甚麼原因成為單身,都得入住單身大飯店接受「不成功就成動物」的震撼教育,因為單身就是一種不能饒恕的原罪。由班維蕭 Ben Whishaw飾演的跛行男是因為妻子過世成為單身,大衛David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卻是因為太太外遇拋棄他而成為單身。弔詭的是,背叛婚姻者沒事,反正她仍有伴侶,被背叛而重返單身的人卻必須接受殘酷制度洗禮,是笑貧不笑娼的另類版本。

 

飯店採統一規格管理,服裝都穿得一模一樣,男人穿襯衫、女人穿洋裝,從服裝開始就抹去成為一個人的特色,大家成為另一種商品,生活在單身集中營裡。

 

當配對期限一到,未尋得伴侶者就會成為自己預定的動物流放野外,單身者,不配為人。大衛的哥哥變成狗、跛行男的媽媽變成狼、流鼻血女的朋友變成馬,而大衛若未配對成功則想變成一隻龍蝦The Lobster/片名:長壽、像貴族、有旺盛生育力。當大衛逃進單身森林時,那些突然出現於附近的孔雀、駱駝、馬…等動物,都在提醒你單身所應得的懲罰。

 

 24.jpg  

 

飯店抨擊單身的壞處無所不用其極。為了刺激單身者認真尋伴,一方面讓飯店女侍(Ariane Labed飾演)去勾起男人慾望,另一方面又禁止男人手淫,違者烤麵包機伺候(但未陳述女性的性欲刺激與處罰方案);飯店經理編導「單身有害、伴侶有益」的行動劇讓眾人觀賞;飯店單身者搭車到單身森林獵捕單身遊民。

 

其中,「捕獵單身者」是徹底的唾棄單身儀式,讓自己是單身的人去獵捕也是單身的人,等同拔除單身的可恥印記;被抓回的單身叛逃者則被支解做器官利用,下場悽慘。

 

暴力超殺女(AngelikiPapoulia飾演)因為狩獵成績太好,可以無限延長住在飯店的時間(這也是臥底女侍要幫大衛除掉她的原因),就像罪犯幫助國家抓另一批罪犯,嘲諷社會的畸形思維。

 

 27.jpg  

二、單身者森林--仇視有伴侶者

 

這邊有仇視單身者的族群,另一邊則出現討厭有伴侶的團體。森林裡住了一群單身叛逃者組成的聯盟,由年輕美麗的女領導人Loner leader(蕾雅瑟杜Lea Seydoux)領軍並制定規矩,單身森林的規定剛好與配對飯店相反,形成強烈對比:不得與異性調情親吻、不得談戀愛,可以耍孤僻、可以盡情自己解決生理需求。違者要接受殘忍處罰,所以連音樂都是適合自己獨舞的電子音樂。

 

然而,單身森林與配對飯店的規定都一樣專制極權,一樣荒謬可笑,讓各自站在仇視彼端,愛與不愛都沒有立足空間。

 

 25.jpg  

三、成雙成對城市--門當戶對的假象

 

大衛即將被休夫時問了妻子一句沒頭沒腦的話「他是戴隱形眼鏡還是眼鏡?」妻子答「眼鏡」。這是一句關鍵性的詢問,代表外遇對象和他的妻子一樣都是近視眼,而“近視眼”就是兩人外表契合的象徵。

 

這樣具有共通點的象徵性在本劇不停的出現,於是,跛行男為了找到伴侶故意把自己弄得時常流鼻血來和流鼻血女孩配對;大衛將自己塑造成暴力男來與暴力女配對;大衛連在單身森林中遇到真命天女時都不忘談論起兩人成為近視時的年紀。因此,Loner leader為了拆散大衛與近視女,用計弄瞎近視女,讓他們倆人無法配對。

 

而這些所謂的門當戶對條件能保證兩人恩愛嗎?走在城市裡的每一對伴侶都是幸福的嗎?

 

飯店經理的老公在Loner leader槍枝威脅下「大難來臨各分飛」,只為自己打算;刻意設計流鼻血配對成功的跛行男,猶如計畫了一樁高攀上流社會的假面婚姻;特地去拆穿跛行男的大衛也曾偽裝自己去配對暴力女,結果不但害死了狗大哥,還差點因此被舉發。

 

就連Loner leader回到充滿對對伴侶的城市裡,一樣要穿得人模人樣帶著假伴侶回原生家庭在琴瑟和鳴的父母前演戲。

 

這個高調的規則早已根生蒂固埋在血液裡,劇末,大衛為了與眼瞎的真命天女在一起,竟決定刺瞎自己雙眼。

 

29.jpg   

 

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 Yorgos Lanthimos擅於批判社會荒謬價值觀,前作《非普通教慾Canine 》中,一個父親為了不讓孩子受到社會污染而從小箝制他們的思想與行為,更將他們禁錮於豪華住宅裡不與外人接觸,片中眾多教育方式讓人啼笑皆非又瞠目結舌,家長將孩子當成個人財產的扭曲作為簡直是驚世駭俗。

 

《單身動物園 The Lobster》的驚駭度也不惶多讓,闡述人類社會因對於單身者的歧視與偏見,衍生出脫離單身的配對制度與無法找到伴侶的懲罰方式,在這些違背人性的規定中滋生出千奇百怪的亂象,形塑成亂世浮生的警示劇。

 

這位獨立製片導演總是能跳脫一般人看事情的角度,把荒謬的社會現狀從隱性變成顯性且聚焦問題並加倍放大,厲害的是他能將社會不合理的制度與觀點以極端方式做深入淺出的呈現,影片雖具奇幻、超現實風格,但若回歸人性本質來看,卻又再寫實不過,因這些思維與作為早已在社會中暗潮洶湧。

 

22.jpg   

 

劇中除了柯林法洛有名字外,其他人多以外表特徵識別。第一段的單身配對飯店最令人驚艷,黑色幽默劇情充滿奇思妙想,大衛入住飯店前的貝多芬弦樂四重奏、入住飯店後的晚宴雙人歌曲〈Something Gotten Hold Of My Heart〉都引人入勝

 

可惜到了第二段的單身森林後,節奏感與流暢度稍顯紊亂,與首段難以銜接;到了成雙成對城市後的突兀感與幸福假象營造,呈現出將單身者邊緣化與對其無情迫害的社會畸形觀點,則與前兩段做了完美的呼應。全劇以瑞秋懷茲飾演的近視女旁白敘述,雖能清楚闡述超瞎無腦的荒謬論點,可是以絮絮叨叨的方式連貫劇情又顯得有些多餘。

 

從人心出發,說到底,單身或有伴究竟干卿底事?為何有伴侶者就認定單身是有罪的呢?為何找伴侶就要條件相當呢?為何不能是雙性戀呢?我要過得像隻龍蝦般的快意人生又有何不可呢?

 

人類對與自己不同調的族群往往懷有歧見,然而,人是很難用教條去全盤控制的,所有違反人性的偏執制度與規定皆會出現反抗的力量。每個人都有權利與意志來選擇自己的人生,要單身、要結婚、要同居都悉聽尊便,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都無妨,「單身無罪,有伴萬歲」,不管單身或成家都有其存在價值,尊重每個人的抉擇,才是真正意識自由的烏托邦。

 

26.jpg   

 

劇中留有三處懸念,一是開場被女子射殺的驢子是怎麼一回事?這一段從各個角度解讀就會產生不同寓意(驢子也許是暴力超殺女XD)二是跛行男與流鼻血女子是否能修成正果?三是大衛真的肯為喜歡的女人刺瞎雙眼嗎?這無疑是大衛人性與靈魂的雙重考驗。

 

片中最真心純情的是流鼻血女的好朋友金髮女,她在期限最後一天仍不願接受大衛的刻意搭訕、在流鼻血女矯情念出告別信時甩她一巴掌,然後義無反顧的成為一匹馬,是全劇最勇敢最真誠的人物,也是世界不會走向野蠻的文明光芒。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