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jpg    

 

上周突然想起《赤誠者》也要分成上下兩集展演時,兩年前《飢餓遊戲3:自由幻夢 》上集的拖戲夢魘頓時浮上眼前,雖心裡有點抗拒去看「上集」的拖延戲碼,但是又何奈,跑電影院寫電影文有時就得接受這種“挑戰”,只為了要忠實的看首輪,親臨第一波熱潮,寫出心裡最直接的感受。(看場電影說得好像要去從容赴義似的,有這麼悲情嗎)

 

猶記去年編劇群破釜沉舟的改編第二部曲《叛亂者 》讓我驚艷,印象深刻的還有羅伯史溫基 Robert Schwentke導演接手執導後拍出有別於第一部曲《分歧者 》的熱血,這是看過原著與電影第一部曲後兩相比較之後的感覺。第三部曲《赤誠者》仍由羅伯史溫基接續導演,但編劇群換了另一批Noah OppenheimAdam Cooper、比爾克爾吉 Bill Collage、史蒂芬切波斯基 Stephen Chbosky),這種模式倒常出現在歐美電視劇中,用在《赤誠者》中個人覺得還算蠻成功的。

 

 42.jpg  

 

影片開場的審判博學派讓我有點坐立難安,怕影片從這裡就開始拖沓,待碧翠絲Beatrice Prior(或稱翠絲/Tris;雪琳伍德利 Shailene Woodley)、托比亞TobiasFour四號;席歐詹姆斯 Theo James)一行人奔逃至聳立高牆處用抓鉤開始攀爬時,各個角度俯拍仰拍營造出脫逃的驚悚感,氣氛就此高昂。

 

文戲武戲的分配適中,既有愛情、親情、友情的對立與和解;也有追逐、近身搏鬥、游擊戰的鬥智鬥力;更有混沌困厄後的撥雲見日。節奏快慢緩急掌控得宜,拂去上集常出現的的拖延慣例。

 

47.jpg   

 

劇中主要有四個場域,雖是虛擬,但用了顏色與不同景觀做區隔:芝加哥市有都市大樓,然而破敗毀損建築物四處林立,綠色褐色灰色交間;到達高牆外的另一邊(邊界殖民地),一片焦紅荒漠、汙染紅水流竄、幾乎杳無人煙如末世景象;穿越隱形門後的基因改造局,高科技金屬建築、玻璃帷幕大樓,閃耀銀白光芒;再到達繁榮先進的天意市,綠意盎然,就如天堂美景了。

 

45.jpg  

 

在第一、二部曲裡是以碧翠絲的視角為中心,原著第三集則改成碧翠絲和托比亞的二元視角交替敘述,因此可以看到較多托比亞的想法,這點改變也同時呈現於電影,《赤誠者》中可以明顯感覺碧翠絲有一大段時間因為被大衛的謊言蒙蔽而缺乏個人思維,托比亞則在與碧翠絲的短暫分離中,經歷了襲擊邊界殖民地居民的震撼教育,而有了較多的體悟與信念的反芻,再加上打鬥搏擊的場面增多,個人特色突顯,托比亞儼然成了《赤誠者》上集的主角。

 

49.jpg   

 

劇中一些人物塑造也頗耐人尋味,原來直覺不是善類的角色竟藏有另一層風貌,例如一直帶著碧翠絲去找大衛的馬修Matthew比爾史柯斯嘉 Bill Skarsgard ),一臉不懷好意,誰知竟在托比亞遇難之時大力相救;同樣的,若即若離帶有警備心的妮塔Nita Nadia Hilker),在碧翠絲、迦勒Caleb Prior安塞爾泰勒 Ansel Elgort和好友克莉絲汀娜Christina柔伊克拉維茲 Zoe Kravitz 要逃離基因改造局的危急時刻出手幫忙。

 

而之前連妹妹的生命都可置之不理的迦勒,不但痛改前非,還在緊要關頭與碧翠絲聯手拯救了芝加哥市;看似改邪歸正的彼得Peter麥爾斯泰勒 Miles Teller),卻又再度顛覆了自己的生命輪盤,當了裡外不討好的牆頭草;最後談談效忠伊芙琳Evelyn娜歐蜜華茲 Naomi Watts始終如一的艾德格Edgar喬尼維斯頓 Jonny Weston),反派得很徹底,和托比亞爭寵母愛的嫉妒心強烈又純粹。

 

 41.jpg  

 

認真審視下,劇中可找出許多似是而非不盡合理的劇情:既然已知道牆外有可以設計高科技神秘盒子的先進國度,無派別這麼驍勇,困獸般的他們派個團隊去牆的另一邊看看應該是合理的思維,但是無派別卻趑趄不前;基因改造局建了個芝加哥市,邊監督與邊放任他們兩百多年毫無道理(在基因改造局眼裡屬優質人種的分歧者,卻讓他們遭遇致命的危機)。

 

再者,如果碧翠絲是唯一的基因純淨者,權力慾望那麼重的大衛怎會讓她多次在危險中穿梭,不是應該在她的兒童時期就派人去擄回基因改造局做實驗研究了嗎;施放洗去記憶的紅色氣體就像一場玩笑,明明這些氣體都從室內室外溢出而散布在四周了,躲在建築物裡就能逃過嗎,何以大家最後都沒事…諸如此類,有蠻多前後矛盾的故事線。

 

 44.jpg  

 

這是作者薇諾妮卡‧羅斯 Veronica Roth在進行這些情節設定時欠缺邏輯性的考量,使得編劇在編寫劇本時為了要顧及原著的主結構,也只能做有限篇幅的改編,所以必定會出現劇情瑕疵。

 

不否認原著中有些亮點,但都會亮一下後又迅速黯淡,這位薇諾妮卡‧羅斯常常思緒紊亂零散,行文也缺乏流暢,小說水準實在差強人意。書中看似較具創意的五個派別,其實又跟《美麗新世界/1932年》裡社會分成的五種階層相仿,其他內容都可以從眾多反烏托邦小說中找到相似點,如:《一九八四/1949》、《飢餓遊戲/2008--2010》、《移動迷宮/2009--2011》、《羊毛記/2011》。由於《分歧者》系列分別於2011、2012、2013年出版,發行時間比上述系列叢書都晚,參考與擷取精華的機會也多。

 

從經典中學習並無原罪,但在書中寫出新局卻是必要的條件,《分歧者》系列作者應有不錯的構思但無法精準表達,常讓人在閱讀時猶如進入迷宮不知所以。因此,我相信電影改編已努力把原著的單音旋律擴展為交響樂了。

  

43.jpg  

 

反烏托邦故事中,二元對立的情節常常是主軸,善與惡、光明與黑暗、正義與邪惡互相映襯,烘托出一邊的好或另一邊的壞,藉此凝聚戲劇張力。

  

無派別執政黨VS.友好派在野黨相煎何太急

 

矗立在芝加哥市邊界的高牆已有兩百多年,為了保家衛國維持城市運作,人民分成五個派別各司其職。但是,博學派領導人珍寧想取得芝加哥市的總攬大權,私下與無畏派的首領串通結盟,替無畏派成員注射血清使之成為殺人機器,利用這群無畏派肅殺克己派。碧翠絲與托比亞為了拯救無辜民眾奔走努力,最後博學派又被其他派別聯合剿滅。

 

珍寧與博學派被推翻後,原本不屬於任何派別、居無定所只能在野外聚集與求生的「無派別」,從完完全全的在野黨迅速竄起掌控大權,成了檯面上的執政黨。這些平日遭受博學派欺壓之苦的無派別,將博學派黨羽視為寇讎進行審判,再交由民眾決議與處置。雖有少部分人民建議要用民主方式審理,但大多數民眾在仇恨的激情催化下,皆傾向將博學派同黨置之於死,於是,現場就上演一場場處決秀。

 

愛好和平的友好派領導人喬安娜JohannaOctavia Spencer),無法接受如此殘酷野蠻的鬥爭殺戮大會,對無派別領導人伊芙琳提出抗議又不被採納,友好派與無派別正式宣告分裂,各自帶著支持者另起爐灶。自此,友好派成了與無派別抗衡的在野黨「赤誠者」。然而,在芝加哥市形成黨派對決的他們有所不知,高牆外有一雙眼睛正在虎視眈眈,不團結就會自取滅亡。

 

48.jpg   

芝加哥市牆內VS.基因改造局牆外--是誰在看著你

 

芝加哥市民從博學派取回管理權後,民眾已打破六個派別之分,融為一個國家群體,然而,這只是表象,原來的派別擁護者仍會跟隨領導人與其他派別做抗爭,爭取最大的權力和利益,這也讓無派別與友好派走向分裂之道。民眾在博學派的獨斷獨行與剷除異己行動中風聲鶴唳惴惴不安,無派別在掌政後卻迅速走回極權統治方式,處決異黨並禁止人民到牆外世界一探究竟,政權換了人仍然沒換腦袋,一樣的封建與獨裁。

 

高牆外的基因改造局,人民雖過著安穩的生活,然而領導人大衛David傑夫丹尼爾 Jeff Daniels也是個緊握權杖利益薰心之輩,為了找到基因純淨的小孩,派遣軍隊到邊界找小孩,然後使用非常手段將他們捉回改造局消滅他們的記憶,這些孩子忘了家人也忘了自己是誰,成為大衛可以利用的棋子(如碧翠絲的母親)

 

基因改造局不但監控著邊界殖民地,同時也監控芝加哥市,碧翠絲等人的所有行動都被牆外的大衛掌控著,被當成實驗對象。在更高行政單位天意市的財政控管下,等候多年,大衛終於盼來了分歧者碧翠絲,想以她當成攀上更高階權力的跳板。口口聲聲「要改變就要犧牲」的大衛,踩著眾人的性命「犧牲他人完成自我」,早已讓基因改造局裡的下屬心生不滿與憤怒。

 

失道者寡助,大衛失去民心,馬修與妮塔暗地裡倒戈,一前一後幫忙托比亞與碧翠絲回到芝加哥市,挽救芝加哥市被消除記憶的危機,還讓分裂的兩個派別團結一致,將炮口對準基因改造局。從這一刻起,芝加哥市也要嚴密的監看基因改造局,不再當刀俎下的魚肉。

 

 53.jpg  

純淨者VS.缺陷者真正的強者

 

芝加哥市裡的五個派別,原本是安定城市的象徵,而同時屬於多種特色的分歧者則是紛亂的起源,在眾人眼中是不能存在的。結果,到了牆外的基因改造局之後,發現分歧者竟是最適合生存的人,最接近基因純淨的優質人種。

 

幾百年前,人類發明了修正基因以適合生存的高科技醫學,讓人們能擁有美好生活,卻因干涉自然基因造成人類的浩劫(如:有聰明基因卻顯得無情、有勇敢基因卻變得好戰),最後,擁有未被修改過的純正基因人種成了人類世界能走入未來的金鑰匙,這樣的人不會被歸類為某一派別,他同時會擁有多種特質,這些人就是芝加哥市裡的分歧者。

 

但是,並不是每個分歧者都是基因純淨者,相反的,基因百分之百純淨的人只有碧翠絲,其他如托比亞等人都屬於缺陷者。當碧翠絲等人剛進入基因改造局時,曾被機器在手上刷了如刺青般的條碼記號,碧翠絲有12條橫槓,是碩果僅存的純淨者;托比亞僅有11條橫槓,他是缺陷者。大衛以此隔離了碧翠絲與托比亞,就算托比亞在芝加哥市表現再好都枉然,缺陷者是無法超越純淨者的。

 

大衛灌輸「為民眾創造更好生活」的美麗謊言到碧翠絲腦中之際,實際上卻早已將基因純淨者和缺陷者分成不同階級,形塑種族對立與階級歧視,也造成碧翠絲與托比亞心生誤解。直到碧翠絲看到了托比亞義無反顧重返芝加哥市,受了重傷又被囚禁,她終於認清大衛的真面目,立刻追隨托比亞腳步返回芝加哥市,多人同心協力解除人為災難,安然度過宛如滅城的難關。

 

或許碧翠絲的純淨基因能讓她施展更多的可能,但是,擁有一顆愛家鄉、愛親人、愛同胞的無私心,讓基因缺陷者托比亞得以穿越謊言迷障,勇敢做出正確的選擇,帶領眾人遠離暴亂邁向和平。少了一槓的缺陷者托比亞,是芝加哥市裡真正的強者。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