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jpg    

 

中文片名將本劇的主軸幾乎“一言以蔽之”了,如果片名不要取得這麼直白,觀賞時可以獲得更大的驚奇與樂趣。這齣戲雖不算頂尖,然而起承轉合中也埋下不少勁爆點,尤其還出乎預期讓我看得又哭又笑。觀後查資料時發現IMDb只有6.3分,「爛番茄」成績更是爛透了。個人倒覺得還不錯呀,有不少可以思索的議題,難道我在這齣影片的播映過程中也被換腦了啊?!

   113.jpg      

本劇講述美國中情局CIA要遏止國際無政府組織罪犯作亂以維護世界安全,劇情架構在“換腦”的先進醫學上,導入換腦重刑犯擊毀恐怖組織的過程,繼而描寫人類可以藉由大腦神經元的更替,學習重新感受且改變性情。

 

故事採多線進行,在國中情局和腦神經學博士Dr. Franks(湯米李瓊斯 Tommy Lee Jones、重刑犯傑瑞可Jericho Stewart凱文科斯納 Kevin Costner、恐怖分子海姆多Hagbardaka Heimbahl赫帝莫亞 Jordi Molla、吉兒Jill Pope蓋兒加朵 Gal Gadot母女以及駭客楊Jan Stroop麥可彼特 Michael Pit之間切換,因支線多人物也不少,劇情時而流暢時而稍顯混亂。

 

開場中情局探員比爾Bill Pope萊恩雷諾斯 Ryan Reynolds出任務分分秒秒懸疑驚悚,牢牢攫住目光,當比爾真的陣亡時著實驚訝(天哪!萊恩雷諾斯只是個大配角啊,所以海報上沒有他),這也是換腦行動的開始。幾場動作追逐戲的節奏速度掌控頗佳,情感戲氛圍感人。

 

  108.jpg      

 【都是大腦惹的禍?】

 

被獨自關在私人牢房內且脖子、手、腳全被銬上鍊條的重刑犯傑瑞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棍。但是他既非黑道,也非恐怖組織成員,甚至曾經有一個黑道首腦要網羅他卻被他三兩下就擊斃。身繫數也數不清的人命卻仍關在監獄裡,因為傑瑞可乃特殊罪犯,他的大腦受損,是個對愛、恨沒有感覺,無從體會溫暖、痛苦、悲傷等情意的人。

 

殘暴衝動的傑瑞可人人聞之色變,但其實,他也是一個受害者。小時候媽媽向爸爸說小傑瑞可非他親生,讓爸爸氣憤的將他從車子裡摔出去,傷害了大腦的前額葉,使他性情像野獸般冷酷又易怒。

 111.jpg   

當比爾確定死亡時,中情局長官Quaker Wells蓋瑞歐德曼 Gary Oldman立刻找來Dr. Franks,想經由他研究多年的大腦記憶移植實驗,來「救」回比爾腦中的重要情資。前額葉成長完全停滯的傑瑞可,此時成為神經學博士最佳的人體實驗者。

 

這一段大腦記憶移植手術雖超出想像,手術過程也有點簡單,但論點還蠻吸引人的,極有可能是未來會發展出的醫學科技,這也是我認為被中文片名劇透後少了些驚喜的原因。

 

傑瑞可換腦後同時擁有本人與比爾的雙重記憶與雙重人格,在兩人記憶與性格交融磨合的過程裡,可能會衍生出許多難以防範的危機,應該不會像劇中這般和諧正向又浪漫吧!

 

再者,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換腦」能讓無情大漢變成有情大叔,相對的,也可能讓一個溫和的人成為兇惡之徒。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是發展新進科技與醫學不能不考慮的面向。

 

 115.jpg   

 

【罪犯的極惡對決】

 

海姆多有個信任的手下楊,代號是「荷蘭人」。楊持有發射核彈的技術與權柄,但是楊倒戈背叛了海姆多,改與比爾合作,用供出重要情資換得新身分與跑路錢。這就是海姆多去追殺比爾,中情局又必須幫傑瑞可換腦的原因。CIA以此途徑取得比爾腦中情報才能早一步找出「荷蘭人」,破壞海姆多的毀滅城市計謀。

 

詭計多端的海姆多還是個電腦高手,可以駭進任何場域:計程車司機的導航系統、機場的辨識系統與英國任何他想駭進的網路,他靠著這項絕技成功欺騙中情局長官並殺了比爾。而原先主導情勢的中情局反而在過程中成為瞎忙的大龍套。

 

劇情巧妙之處就是這一段,重刑犯經由換腦手術後也換了性情,成為想保護弱勢與捍衛安全的人,再由這位重刑犯去對付恐怖罪犯。而且傑瑞可雖沒有海姆多的蝦兵蟹將和超神奇駭客技術,卻能憑他走過險惡江湖的能耐與比爾傳輸到他大腦的探員思維對事情當機立斷。

 

片名Criminal有「犯法的」與「罪犯」之意,在本片指的就是傑瑞可這位身陷囹圄的重刑犯,以及欲犯下摧毀世界安全的無政府組織首腦海姆多,這是一場重刑犯與恐怖主義者之間的對決。

 

110.jpg     

但是,劇情出現最多bug的也是這個部分。楊為何能握有隨時發射核彈的權責讓人迷惑;中情局三番兩次被海姆多駭入系統卻無防備心實在太瞎;海姆多能追蹤到探員比爾、傑瑞可和任何他想追蹤的人,卻找不到躲藏的楊實在匪夷所思,楊甚至還打過電話到比爾家耶。另外,「蟲洞」到底是什麼啦?

 

「你傷我一分,我就加倍奉還」,這是傑瑞可浪跡江湖的“座右銘”,最後以此句格言爆發出大快人心的結局。

 

114.jpg   

 

【艾瑪的梳子】

 

換了腦的傑瑞可,腦中會顯現比爾生前的影像,每顯現一次他就體驗比爾的心情一次。比爾是個家庭和樂幸福的探員,與太太吉兒鶼鰈情深,對小女兒艾瑪呵護寵愛,這些家人相處的甜蜜時光,一點一滴成為真實的感受傳輸給傑瑞可,漸漸的,傑瑞可受這些感覺影響,脫離了冷血的性情。

 

當他典當飾品卻對髮梳情有獨鍾時,當他會向別人說出「感恩」這種也令自己莫名其妙的言語時,傑瑞可知道「換腦行動」的確開始改變了他。

 

傑瑞可從比爾家拿走一堆飾品典當現金後原本想一走了之的,卻在當鋪老闆仔細端詳一把精美小梳子時,他的腦中立刻顯現出比爾與吉兒無限寵溺女兒艾瑪的畫面,霎時如同一道電流直竄心扉帶來了暖意,他無聲的將艾瑪的梳子收回口袋裡。這把小梳子喚醒冰凍數十年的情感,讓傑瑞可越來越有人性,也逐漸理解博士所言「沒有情感的人生是匱乏的」。

 

開車從橋上俯衝入海的傑瑞可,逃脫時大腿受了嚴重創傷,他第二次回到比爾與吉兒的家。比起第一次他對吉兒的粗暴,這回他溫柔又有禮,藉由比爾在他腦中的記憶與吉兒有了溫情的互動,並以手指輕觸鼻尖的戀人手語讓吉兒不再畏懼傑瑞可。(這裡我差點以為要看到《第六感生死戀》的經典片段哩)

 

艾瑪純真的笑靨與童言童語,更激起傑瑞可心中莫名的父愛。傑瑞可雖不太清楚這股暖流為何會讓他遠離暴戾而變得溫和平靜,但心中非常享受這樣的「天倫之樂」。

 

比爾的大腦神經元是一座橋梁,這48小時內的比爾記憶,讓傑瑞可從黑暗走向光明,從一連串的數字代號成為有血有肉的人。

 

112.jpg   

凱文科斯納將這個性情前後對立的角色演得絲絲入扣,從火爆的重刑犯成為想保護比爾妻女的深情大叔,之間轉換的歷程雖有些太快速,凱文科斯納演來卻毫無違和感,還讓我感動得淚眼婆娑。(有幾幕在昏暗中真的像萊恩雷諾斯,奇怪的是聲音與側面也像湯姆哈迪)

 

該怎麼說蓋瑞歐德曼呢?他這位CIA長官雖激進熱血要救世界,另一面卻跋扈無情又顢頇,竟然只有在終場結束時讓我想正眼瞧他一眼,可以令人如此生氣應該也算演技出色,但角色塑造頗矛盾啊;Lara Decaro飾演的小艾瑪靈秀可愛,讓人想多看幾眼;而蓋兒·賈多特仍是劇中最美的存在,一顰一笑都牽動人心。

 

116.jpg   

 

呼應首段IMDb與「爛番茄」成績不佳的疑惑,除了劇情有些不合理難以支撐這場殲敵行動外,試想,假如把凱文科斯納和萊恩雷諾斯的角色互換,讓萊恩雷諾斯來演罪犯Jericho再去消滅大罪犯Heimbahl,然後與蓋兒加朵共譜浪漫戀曲,這樣對影迷的吸睛力應該會上升,成績也會上揚吧,呵呵。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