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jpg  

 

人類科技文明得以大躍進,許多時候都要歸功於每個世紀走在思想尖端的先驅者,這些洞燭機先的引航人堅持信念犧牲奉獻,方能扭轉乾坤並創造更美好安全的世界。

 166.jpg  

 

1862年,氣象學還未受到重視,英國天氣學家詹姆士·格萊舒James Glaisher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大力鼓吹「預測天氣」的重要性時,受盡皇家天文學會一些成員的嘲笑。James後來向有熱氣球飛行經驗的艾美莉·芮恩Amelia Rennes(費莉絲蒂·瓊斯 Felicity Jones)尋求協助與合作,兩人共創了嶄新記錄。

 

174.jpg   

 

電影雖標明取自於真人真事,但歷史上僅詹姆士·格萊舒James Glaisher是真有其人,艾蜜莉Amelia則是綜合了James研究夥伴特色的虛構人物,而Amelia的人物特質和家庭結構同時取材於19世紀法國熱氣球女飛行員蘇菲·布蘭切特Sophie Blanchard

 

原本以為James會掌控旅程的大小事,結果Amelia才是逆轉險境的主角。她遇事能理性設法解決,如當機立斷熱氣球該上升或下降、勇敢完成爬高、擺盪等危險動作…導演湯姆·哈波Tom Harper不遺餘力讓Amelia樹立女性典範,宣揚女性冒險家大無畏精神。

 

176.jpg   

 

2014年《愛的萬物論Theory of Everything 》飾演夫妻後,艾迪·瑞德曼Eddie Redmayne和費莉絲蒂·瓊斯 Felicity Jones再度攜手演出,本片裡兩人雖不是夫妻也不是戀人,談話互動時依然默契十足,有時眼神的交會就勝過千言萬語。

 

配角有JamesAmelia的家人以及皇家學會成員,人數雖不少,但由於雙主角的戲份過重,配角趨向於功能性角色,人物性格也顯得平板,僅James失智父親的勉勵較具個人色彩。

 

171.jpg   

 

劇情溫馨流暢,高空上黃蝴蝶飛舞和修理熱氣球等視覺特效驚人,故事聚焦於AmeliaJames的回憶與兩人在熱氣球上的飛行,但James尋求贊助所遭遇的挫折有些平淡,兩人如何募款、朋友如何支持等過程闕如,敘事有些偏頗。

 

JamesAmelia的對話常常句句珠璣、精雕細琢(飛上月球帶回璀璨星塵…),不過有些台詞頗突兀與教條化。此外,James研究氣象卻不知低溫的致命性竟未帶禦寒衣物、Amelia未戴手套也未曾想過氣閥卡住的替代方案,只想飛上青天探索未知領域,卻連一般安全措施都沒有準備,如同兩個衝動的年輕人,能平安返回真是靠老天爺眷顧啊~

 

170.jpg     

 

故事在過去與現在之間交錯前進,一個背負失去摯愛的傷痛、一個得不到同業的認同,命運將他們聯繫在一起,各自奉獻所長致力研究氣象學。

 

當年的女性拋頭露面是會被指指點點被批判的,Amelia也不例外,幸運的是,Amelia有一位懂得欣賞她支持她的丈夫,讓她相信自己的價值。聰明的她會以娛樂方式取悅眾人,將一般人的負面批評轉為正向的參與。

 

167.jpg    

 

兩年前Amelia的丈夫為了爭取Amelia生存機會從熱氣球一躍而下,當Amelia想到丈夫的慘死,對於答應James再度登上熱氣球一事想毀約時,James好友約翰·特魯John Trew(希姆許·帕托Himesh Patel)策勵趑趄不前的Amelia「妳不是要把握機會而已,而是應該用獨特才華去盡應盡的責任」,就如James相信自己的天命一般,努力爭取機會實現未竟夢想。

 

175.jpg     

 

具遠見的James,越了解氣象就越確定預測天氣對世界對人類的必要性,除了能幫助農夫選擇種植與採收農作物的時機,亦能規避氣候災難或在天災降臨時拯救百姓,氣象學是與生活息息相關且能造就人民福祉的重要顯學。James致力於飛上天空實際研究天氣,從混亂中找到秩序,為氣象學做出非凡的改變。

 

然而皇家天文學會的老學究嘲諷James「我們是科學家不是算命師」,雖遭眾人訕笑,James仍不改其志,繼續朝著飛上天空研究氣象的目標前進。James小時候,父親就拿望遠鏡教他觀測天上的星辰,讓James天空充滿好奇與熱情,他為自己的理想全力以赴時,也是為父親圓一個夢。

 

 173.jpg    

 

籌得經費、製作了熱氣球、估算適宜天氣狀況後終於成行。兩人計畫要在一天內盡量往高處飛行,取得更多元的天氣溫度濕度等數據。

 

熱氣球飛行途中經歷暴風雨、氣閥門卡住、球體破裂下墜等危機,但他們超越了法國人23000呎紀錄,飛到37000呎高,最終也化險為夷且帶回精密資料,向氣象學領域往前跨一大步。

 169.jpg    

 

時至今日,因人類對地球的不珍惜,地球暖化造成的極端天氣已演變成隨時都能毀滅一座城市的超級殺手,每年都會有氣象災禍的報導,如英國48天缺雨、日本酷熱和暴雨、美國中西部大雪、澳洲雪梨西北部森林大火…所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已難估量。

 

當人類的破壞威力已凌駕惡劣氣候之上,導致科學家僅能預測氣象,各國卻再也無法控制它頻繁且大規模的肆虐,這首末日悲歌應是一百多年前James Glaisher等科學家所始料未及的吧~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