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1.jpg   

遇難而獨自奮鬥求生的電影總能激起觀者的生活鬥志,如湯姆·漢克斯Tom Hanks的《浩劫重生Cast AwayNetflix平台可觀賞)、麥特·戴蒙Matt Damon的《絕地救援The Martian 》…本片劇情流暢故事完整、女主角安娜·卡斯提洛Anna Castillo擔綱演出恰如其分,但充其量只是以社會議題包裝的超現實奇幻片。

6.jpeg   

西班牙因應歐洲資源短缺措施實施了「無法求全」計畫,七個月後略見成效,在恢復資源平衡前,政府對國民施行極端作為,不但已經除掉不事生產的老人,接著要消滅小孩和孕婦,於是許多民眾想辦法逃離這個無仁無德的國家而成了難民。 

由於鄰國狀況也如西班牙般慘烈,難民嚮往搭乘貨櫃逃到或許可以安身立命的愛爾蘭。即將臨盆的米雅Mia(安娜·卡斯提洛Anna Castillo)和先生尼可Nico(塔馬·諾瓦斯Tamar Novas)也在逃難行列中,兩人付出所有財產甚至婚戒,只求Mia與胎兒能遠離暴戾政策,追求一息生存希望。

7.jpg   

Mia躲進的貨櫃,其櫃身上寫著斗大名稱「NOWHERE天涯海角」貨運。「Nowhere」是片名,有無所不在、不知名的小地方、任何地方、不存在的地方等義,巧妙呼應難民不知何處能容身、女主角Mia海上流亡徬徨失措的複雜情境,中文翻譯成「無處逢生」亦切合影片情節。 

10.jpg  

本片由西班牙導演阿爾伯特·平托Albert Pintó執導,他曾經執導過電視劇《紙房子La casa de papel1集和《紅日狂花Sky Rojo4集,這是繼2020年電影《馬拉薩尼亞32號陰宅Malasaña 32》後的第二部劇情長片。

2.jpg     

20分鐘,難民涉險躲藏貨櫃風聲鶴唳般驚恐心境、丈夫妻子被迫分離櫃門關閉一刻的痛苦難過、大街上孕婦小孩遭獵捕泣血椎心恐懼哀痛、臨檢遇荷槍實彈惡官步步進逼的絕望,皆令人感同身受深深同情。 

貨櫃中所有人都被屠殺後就成了Mia獨幕劇,遭遇的層層疊疊困難讓人為她擔心也為她捏了好幾把冷汗,然而,原本談論的糧食危機、資源失衡,以及人權、難民等議題,在只剩Mia單獨求生後,幾乎化為煙霧,被風吹得無影無蹤。

8.jpg   

前述電影《浩劫重生Cast Away》、《絕地救援The Martian》或是2010年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的《127小時127 Hours》,都在於主角是因面臨了單純意外事件後所形塑的災難而靠自救以求存活,不像本片拋出當今世代重大議題後淪為搶救母女大作戰。 

4.jpg  

有別於男性極限生存影片,《無處逢生 Nowhere》則以女性發揮堅韌毅力求生為主軸,同質性較高的影片有梅蘭妮·蘿倫Mélanie Laurent的《氧氣危機Oxygen 》、凱亞·絲柯黛蘭莉歐Kaya Scodelario的《鱷魔 Crawl 》,而布蕾克·萊芙莉Blake Lively主演的《絕鯊島 The Shallows 》更與本片有異曲同工之妙(以上3部影片Netflix平台可觀賞)。 

上述三部災難影片觀賞當下能感受其驚悚氛圍,佩服堅強女性所展現強大求生意志,且亟欲得知女主角如何脫困。反觀本片,女主角Mia孤立無援獨自奮鬥時touch不到情感也沒有共鳴,心想自己怎麼如此冷漠。   

思索後,除了省略難民逃生的寫實歷程與不合邏輯的bug(廣大海洋中手機竟有信號、電池續航力堪稱世界第一)外,還出現奇幻想像,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 Life of Pi 》中的鯨、拿保鮮盒當船身浮板可以穩穩當當漂流。 

5.jpg  

更甚者,女主角太超現實的強悍健壯暴風雨撞擊貨櫃沒有宮縮流產海水中生下嬰兒與大腿撕裂傷卻無細菌感染、吃胎盤吃生魚無胃腸不適問題),讓人覺得她無所不能,處處有危險但處處有生機,所以接下來發生任何奇聞異事也不覺稀奇,相對的卻也失去真實感。 

當然,十分讚嘆女主角能靈活運用身旁用品,如抽出保鮮盒的橡膠塞住彈孔止住海水滲入貨櫃裡,保鮮盒可放胎盤臍帶、可養魚、還能放求生紙條。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變出讓人目瞪口呆的實用物品,如耳機線能織成密網捕魚、耳機線後來還當成小船帆布。喔,還能快速找到針與縫線來縫合傷口~

 3.jpg  

兒童本是國家的希望,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但極端天災造成人禍,年紀小沒有生產力的孩子只會不斷耗費食物,對其他成人而言是一種潛在威脅更是現實生活中的剝削。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美其名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卻是一種自私殘暴的體現。能對小孩孕婦下重手的國家,有公平正義嗎?真的有未來嗎? 

所幸,Mia和嬰兒諾雅經歷了重重危險和考驗,自助神助又人助,最後終於到達Somewhere,絕境重生。

9.jpg  

 

 

 

arrow
arrow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