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jpg  

 

2001911日於美國發生「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後,激起了許多熱血青年的愛國心,他們加入軍隊遠征異國,誓死對抗恐怖主義與邪惡國家。這些青年參與多場激烈戰爭,有些死於戰場,有些身體殘障,有些心靈受創…這是無法量化的傷害。不管戰績為何,參戰國其實永遠沒有贏家。

 

克里斯凱爾 Chris Kyle布萊德利庫柏 Bradley Cooper從小與父親去打獵時就展現了射擊的天分,長大後當了一段時間的德州牛仔,1998年美國大使館爆炸案之後加入美國海軍海豹部隊,911事件後被派遣到伊拉克參戰。克里斯神乎其技的射擊能力被隊友美稱為「傳奇」Legend,他是隊友的守護神,同時是敵軍重金懸賞的美國大兵。四度到伊拉克的派駐任務,讓克里斯與同袍建立肝膽相照的生死之交情誼,然而也帶來家庭與婚姻的危機。退伍後茫然多時的克里斯,終於找到戰場外的生活能量,卻蘊藏了另一波洶湧暗濤。

 

 391.jpg  

 

第一次派駐到伊拉克,克里斯立刻面臨兩難抉擇:面對形跡可疑的婦女與小男孩到底要不要開槍?請示上級卻得到「自行決定」的裁示,天人交戰下,瞥到男孩手裡砲彈後克里斯便開槍射擊了,這兩槍拯救了一隊弟兄的生命。克里斯的心中有一把尺,它以國家、同袍安全至上,它用來抵抗邪惡維護正義,毫不遲疑。

 

造成克里斯這種幾近洗腦程度的愛國思想其來有自。小時候父親說了一個「綿羊、惡狼、牧羊犬」三種勢力消長的關係,綿羊代表溫和軟弱,惡狼象徵惡勢力,牧羊犬則擊倒殘暴(惡狼)捍衛正義保護綿羊父親希望克里斯與弟弟傑夫都能像牧羊犬般勇敢,這樣的教導深深影響克里斯的人生觀;此外,上教堂聽牧師講道更加強了克里斯心中鋤強扶弱的信念;而美國大使館爆炸案911恐怖事件的發生便是一劑強而有力的催化劑,讓克里斯以親臨戰場殲滅敵人的方式實現他的愛國情操。

 

在伊拉克戰場上,綿羊是受困或需幫助的弟兄,惡狼是伊拉克的蓋達組織,牧羊犬則是勇敢強勢能解救國家人民免於被欺壓厄運的美國軍人包含克里斯自己。根深柢固「牧羊犬」重責大任的克里斯當然誓死都要保國衛民,這是他四度返回伊拉克的動力,長達十年的軍旅,也讓他成為美國軍事史上狙擊人數記錄最高者,是最致命的狙擊手。

 

  394.jpg  

 

 

第三次派駐到伊拉克讓克里斯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痛記憶,這一回海豹部隊不像前兩次那樣幸運,已建立深厚同袍情誼的弟兄傷亡慘重,其中包含了好友畢大個BigglesJake McDorman飾演)。畢大個遭到敵軍神準狙擊手穆斯塔法MustafaSammy Sheik飾演)射擊,後來回美國時死於手術台上。穆斯塔法曾經參加過奧運射擊項目還得過獎,他與克里斯的射擊實力於伯仲之間,兩人因戰爭互相結下傷害自家兄弟的仇恨,都想置對方於死命(穆斯塔法還為了賞金)。第四次派駐到伊拉克,在一次攻堅活動中,當沙塵暴來臨之前,克里斯找到兩公里外的穆斯塔法,瞄準,扣下板機,子彈穿越瀰漫戰火直射穆斯塔法腦門,終於為畢大個報仇。

 

同一個家庭長大的兄弟,克里斯強韌充滿鬥志,弟弟傑夫JeffKeir O'Donnell飾演)個性卻與之迥異。因此,也上戰場的弟弟在一次與克里斯短暫會面時,便強烈表達對戰場的痛恨。兩兄弟對於戰爭想法殊異,形成強烈對比,這也是美國境內主戰派與和平派之間理念對壘的縮影。

 

到底是遠征異國殲滅恐怖組織對呢?還是應該盡量以和平方式解決才好呢?戰爭常常是一場混亂,今日的盟友可能是未來的敵軍,反之亦然;而原來以戰爭為手段想達成的目標,在目標達成後也可能讓崇高旨意完全變質。1980年代,美國曾在兩伊戰爭中軍事支持伊拉克攻打伊朗,卻在1990年伊拉克軍隊入侵科威特導致海灣戰爭爆發時,美國成為首腦並組織了多國部隊展開沙漠風暴行動對伊拉克進行攻擊。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立場或利益,發動戰爭也都有一番冠冕堂皇說詞,所以,穆斯塔與克里斯各自站在崗位上槍擊對方多名士兵,正義與邪惡的分界線其實是模糊渾沌的,他們既是勇者,也是劊子手。

 

 393.jpg  

 

經歷戰爭後無法回復正常心情與生活步調者大多數是得了「退伍軍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克里斯一樣有這種煩惱,他會因電鑽聲、吵雜聲而風聲鶴唳,導致神經緊繃做出異於常人的舉動。而克里斯與其他軍人最不同的是,他時時刻刻掛念戰場上的弟兄,他仍想回到戰場上捍衛正義保護國家。有一幕,他坐在未開機電視前,腦中耳中卻充滿戰場呼嘯聲的畫面,將「人不在戰場,心卻留在戰地」的詭譎與惆悵如實搬演。克里斯也無法接受千里外的美國士兵其性命隨時受到威脅之際,而國內同胞卻一派悠閒無事的享受歡樂,這造成他心境的恐慌,彷彿背棄弟兄而逃向安逸。克里斯這般念茲在茲關心前線弟兄的心思,說實在,也好讓人佩服。

 

 395.jpg  

 

《美國狙擊手》改編自克里斯凱爾的自傳《美國狙擊手:美國軍事史上最致命狙擊手的自傳》,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導演將克里斯參與伊拉克戰役的神射手傳奇、開槍前的內心掙扎、同袍間的深厚情感與面臨家庭軍隊間的抉擇,以流暢的影像展演而出,平實誠樸的劇情卻醞釀出豐厚的故事張力。導演未刻意抨擊戰爭的是非,而以一幕幕戰場上的對峙呈現在這樣紛擾的政治事件中參戰國士兵與人民的真實生活樣貌,譜寫了在這些非常狀態下的生命之歌,寬懷而溫柔。克林‧伊斯威特對生命議題似乎情有獨鍾,2003年的《神秘河流》與2011年的生死接觸最觸動我心,201584高齡又交了一張出色的成績單,Bravo

 

 392.jpg  

 

布萊德利庫柏刻意增重以飾演克里斯,除了外型與本人相似度高之外,也將克里斯效忠國家關懷同袍的鮮明軍人形象做了精彩的演出。他穩重、沉潛的性格,憂鬱、悲傷的神情,無法適應平民生活的糾結,細膩而到位。飾演克里斯太太塔雅Taya的席安娜米勒 Sienna Miller 實在漂亮,軍人老婆的無助、不安定情緒都在她的眉宇間漫延,最後一幕,塔雅於門後的疑惑憂心煞是揪心。其他飾演軍人同袍與敵軍的主要配角演技自然生動,共同成就這齣影片。比較可惜的是,劇情焦點太著重克里斯,弟弟傑夫支線後段未再出現,軍中同袍眾多但演出空間被極度濃縮了。

 

戰爭無情,生命無常。在戰場上歷經多場慘烈征戰,分分秒秒在死神窺視下仍持續奮戰,時時刻刻瞄準無數敵人終結其生命的神射手,又怎能預知生命盡頭竟是在自己的美麗家園?又怎能預料生命結束的方式竟繫於同胞之手?生死之間的界線看似遙遠,有時又近得超乎想像。

 

若可以選擇,克里斯會不會想要像穆斯塔法那般,死在同為神射手敵人的槍彈中?或,像好友畢大個那般,傷於戰場,死於手術台?但,我想,這是死神寫的劇本,雖帶點諷刺、充滿感傷,卻又華麗絕倫。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