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7.jpg  

 

本片翻拍自1954年日本黑澤明執導的《七武士Seven Samurai》以及1960年美國華特‧伯恩斯坦 Walter Bernstein執導的《豪勇七蛟龍The Magnificent Seven》。

 

由經典片重拍的影片必定會接受多重審視並與前作來做比較,因此多多少少都得承受一些非戰之罪。不過,經典片既然會被一再翻拍也代表它具時代性的意義與價值,雖未看過前兩部影片,觀賞過導演安東尼‧法奎Antoine Fuqua執導的《絕地7騎士》後,深覺此片應已不辱使命。

 

278.jpg   

 

此齣西部動作片的故事內容簡單也耳熟能詳,屬於典型的邪不勝正劇情。然而,編劇群將這平凡故事講得完整又動人,文戲與武戲兼容並蓄。舉凡正邪兩方人物性格塑造、幽默對白、戰略運用皆很出色,尤其是正派人物間自然流露出人類互助的高尚情操,更醞釀了濃郁的人道精神。

 

決戰時刻槍彈、飛箭、炸藥齊發,激烈精采的火拼場面非常可觀。其中,因出現了近來影片中缺少的強大反派,使得兩造在智勇對決時更顯張力與魄力。

 

詹姆士·霍納James Horner(2015年過世)賽門·佛蘭格倫Simon Franglen悠揚、磅礡配樂烘托出西部荒野風情,並營造出對決前後山雨欲來緊張氣息與槍戰的熱烈激昂,也改編與沿用了1960年版的音樂。可惜預告片裡聽到的熱血老歌並沒有在影片中出現。    

 

265.jpg   

 

【善惡對峙之故事架構】

 

《絕地7騎士》劇情沒有倒敘插敘的變化,就依照時間的順序展演,整個故事分為四大段落,起承轉合流暢分明。

 

一、惡霸巴索羅謬•柏格Bartholomew Bogue(彼得•賽斯嘉Peter Sarsgaard)是投機主義者,從不遵照法律等規則,善用時勢製造圖利機會,僱用無道德感的槍手,利用武力侵略以達成利益目標。

 

1869年,Bogue率領一群惡徒來到美國西部玫瑰溪Rose Creek小鎮,收買該地警察,使用暴力焚燒教堂示警,威迫當地居民以低價將土地賤賣給Bogue,欲掠地侵城並驅逐小鎮農民,以獨佔煤礦金礦開採權。

 

小鎮居民不平則鳴,Bogue與手下槍殺多名善良百姓,婦女艾瑪•卡倫Emma Cullen(海莉•班奈特Haley Bennett)的丈夫馬修·卡倫Matthew Cullen(麥特•波莫Matt Bomer)因而死於非命,心中燃起憤恨之火。

 

267.jpg   

 

二、艾瑪決心復仇四處招兵買馬,見到治安官山姆•齊森Sam Chisolm(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緝拿罪犯時的果決驍勇,於是請求Sam Chisolm協助。

 

Sam Chisolm因與Bogue有過節故答應艾瑪請託,並另外找來了六名夥伴。此七名勇士精於飛刀、槍、炸藥、做陷阱、射箭…等技能,組成伸張正義的團隊。 

 261.jpg  

 

三、Sam Chisolm與艾瑪回到小鎮,一方面先處置了為惡不仁的警察,放話給Bogue;另一方面集合居民精神喊話,進行人力、戰略的部署。

 

有的居民寧願遠走他鄉也不願與惡徒對抗丟掉性命,但也有像艾瑪一樣愛鄉愛土地的人願意留下來為家鄉奮鬥。為了要增強作戰力,七騎士將Bogue藏於礦場的武器和炸藥運回,另外還使出看家本領教導小鎮農民使用各式武器,婦女小孩則幫忙置作小風車等道具。

 

抗敵策略面面俱到,小紅色風車是前方爆炸區域、白色帳篷埋伏槍手和制敵線繩、挖戰壕、稻草車火燃區可防止敵人騎馬進入;小鎮內有至高點槍手、射手與多個爆炸點。

 

作戰前一晚,神父的感恩肺腑之言令人動容。七騎士異鄉人與小鎮居民(本地人)合作,做足充分預備以共同抵抗外侮捍衛家園,十分溫暖感人。居民與七騎士皆是有勇氣有膽量的鬥士。

 

279.jpg   

 

四、Bogue果然不是省油的燈,在短時間內便召集一大隊人馬,準備「收復」黃金之地。

 

雙方展開對戰後,小鎮的抗敵招數雖一一奏效,但是Bogue一方人力武力太龐大,七騎士與居民紛紛掛彩陣亡,玫瑰溪小鎮節節敗退。此時,已受傷的騎士喬許·法拉第Josh Farraday克里斯·普瑞特Chris Pratt)以己身當餌誘敵上鉤,炸毀了火力最猛烈的加特林機關槍,犧牲自我達成任務。

 

Bogue以勝利之姿踏入小鎮,豈料Sam Chisolm正等著他,最後他與艾瑪解決了此惡霸,完成克敵志業,小鎮恢復安定。死亡的四名騎士厚葬於小鎮,僅剩的三騎士踏向另一條人生之路。

 

劇本已屬佳作,但仍有幾點較乏邏輯:一、既然BogueSam Chisolm有殺害親人之仇,Sam Chisolm理應以治安官身分對Bogue進行制裁或私下動手,為何要等到艾瑪開口要求後才予以懲治。二、激戰過後,剩下Bogue與兩名手下,前方小鎮一片悄然,但以Bogue老奸巨猾又謹慎的性格而言,他應該不太會在局勢未明之際就輕敵的深入險地才是。三、這是攸關性命之戰,但有幾位騎士參與作戰的動機卻不明。

 

263.jpg   

 

【七騎士雜牌軍】

 

這七名騎士的族群背景多元,而除了保衛官Sam Chisolm是正派人士外,其餘六人皆浪跡江湖亦正亦邪,他們組成的隊伍可說是一支傭兵雜牌軍。但原本其中幾名以金錢利益為參戰條件的騎士,最後卻都培養出相濡以沫的兄弟情義。

 

七名勇士的性格塑造頗立體,大家都有一套亂世生存法則,其中幾人還背負著傷痛回憶。

 

262.jpg   

 

七人的領隊是非裔Sam Chisolm,參與過南北戰爭(北軍),現擔任七州的治安官,捉拿通緝犯以維護和平。

 

Sam Chisolm答應艾瑪鏟奸除惡時就已經有自知之明,這是一場苦戰,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他仍然選擇要出手幫忙,原因除了他是當地七州的保安官外,還因為Bogue曾經在1867年以同樣惡劣方法蹂躪他的家鄉堪薩斯州,並屠殺他的母親與妹妹(對隊友秘而不宣有點說不過去)。他在被處以絞刑時活了下來,但脖子上留有一圈傷痕。

 

丹佐•華盛頓飾演Sam Chisolm,詮釋這位機智敏銳善於謀略、處事冷靜從容、槍法神準俐落的準尉極有大將之風。

 

 270.jpg  

 

Josh Farraday是個賭徒,為了贖回愛馬而加入Sam Chisolm的團隊。他對聲東擊西的戰術得心應手,劇中曾以撲克牌救了自己一命,更以點菸趴地一招騙過敵人炸毀敵軍裝備大快人心。

 

克里斯•普瑞特飾演這位平日言談幽默搞笑但內心存有正義魂的雙槍手,充分展現出他的個人魅力。

 

275.jpg   

 

晚安羅比修Goodnight Robicheaux伊森·霍克Ethan Hawke)也參與過南北戰爭(南軍),分屬不同對立陣營的Sam Chisolm還曾經對他伸出援手,兩人本來就是朋友。伊森•霍克飾演這位戰爭時是個神槍手,但戰後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士兵,無法再開槍制敵的糾結情緒頗具說服力。

 

Robicheaux與來自亞洲的比利·洛克斯Billy Rocks李炳憲Byung-hun Lee)成為好友,兩人合夥走戰江湖,雙雙被Sam Chisolm網羅Billy Rocks知道Robicheaux無法開槍的秘密,全心保護好友,對於Robicheaux臨陣脫逃也能瞭然於胸。李炳憲飾演的亞裔刺客其作戰時刀槍並發帥氣十足。這兩位好友最後在鐘樓並肩作戰而亡,令人感傷。

 

 266.jpg  

 

被列為通緝榜單的墨西哥逃犯巴斯克斯Vasquez馬奴·賈西亞-魯爾福Manuel Garcia-Rulfo),答應Sam Chisolm作戰後能信守承諾發揮己力。印第安人科曼奇勇士(馬丁·山米爾Martin Sensmeier)是神箭手,平日沉默堅守作戰崗位,殺死為惡人作戰的老族人前說了句「我以你為恥」,極具震撼力。

 

268.jpg   

 

傑克·霍恩Jack Horne(文森·唐諾佛利歐Vincent D'Onofrio)是個山地捕獸者,曾經獵殺許多印地安人割頭皮領獎金。文森•唐諾佛利歐飾演這位一身蠻力粗暴,聲音卻尖細高亢且言行溫文儒雅的野人Jack Horne,很有性格反差的神采。

 

尤其是他雲淡風輕的以典故「索多瑪Sodom與蛾摩拉Gomorrah(聖經中兩個被天火焚毀的城市)來表達所處情境(火焰燃燒)、在危急時刻念出聖經詩篇「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受傷害,因為你與我同在…」時,實在有出乎意料的驚喜。本來我以為他是來亂的,結果後來我覺得他最有另類的趣味(失敬了啊!電視劇夜魔俠Daredevil大反派威爾森Wilson~~。他最後死於老印第安人之手是命運的輪迴。

 

272.jpg   

 

除了這七位,飾演反派的彼得•賽斯嘉,常常一副不耐煩又事不關己的模樣,耍起狠來又完全不留餘地,平日精於工計死前卻膽怯畏懼的惡徒形象,表現很是精湛。他燒毀教堂死於教堂也是注定的命數。

 

由此觀之,四名騎士與惡霸的死亡設定頗富巧思,其中還潛藏宗教的勸善懲惡教義。

 

萬綠叢中一點紅的海莉•班奈特有別於《列車上的女孩 The Girl on the Train 》中的性感人妻,在此劇是個不畏惡勢力的堅毅妻子。她在丈夫(抗議,為甚麼不給麥特·波莫的戲分多一點)面臨生命威脅時表現過於冷靜讓我有點納悶,但後來的演出可圈可點,為表演生涯交出代表作。

 

 271.jpg  

 

【永遠的戰爭】

 

在南北戰爭戰場上曾是敵軍聞名喪膽的神槍手Goodnight Robicheaux,戰爭後生了心魔無法開槍制敵。他在大對決前被Sam Chisolm交與射殺壞蛋Bogue的任務,思考過後決定一走了之。

 

Sam Chisolm問他原因,他據實以告:南北戰爭表面上雖已結束,但這世界上的殺戮事件仍不斷上演,人世間的戰爭根本永無止境,所以常聽到悲慘聲音看到貓頭鷹的他承認自己「懦弱、沒有勇氣」了。在西方國家,貓頭鷹是「夜的守護神」,有洞悉一切的能力,具有神秘的力量在中國,則當作厄運和死亡的象徵)

 

276.jpg   

 

世界上只要有人類存在就有戰爭,場域或大或小、時間或長或短。為了爭土地所以發動戰爭,為了搶人力所以發動戰爭,為了得權力所以發動戰爭,為了謀利益所以發動戰爭,甚至,連為了求和平也得發動戰爭。想想,本劇裡的戰爭便涵括了上述多項原因。晚安先生的話並沒有錯,為了太多理由,參與戰事之人前仆後繼,輸贏不停輪替,戰爭永不止息。這或許也是本片的弦外之音。 

 

 

    Emi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